【畢卡索天才入侵(二)初試啼聲】

 

十九世紀中期以後,西歐鐵路建設快速地展開,引發第二次工業革命,封建時期不事生產的貴族逐漸被新興製造業、金融業、房地產業等資本階級所取代,專業分工的體系日益擴大,因此,中上階級莫不希望親眷子女繼承家業或擔任專業工作(如法官、律師),以延續家族的社會地位。至於藝術,若作為一種興趣與涵養,可凸顯不凡的優雅品味;但作為職業,則意味著入不敷出與家道中落。

然而,同樣的工業革命,卻沒有撼動西班牙的社會結構(北邊的加泰隆尼亞地區除外)。雖然鐵路也來到庇里牛斯山的南邊,但工業的發展因受到傳統階級與政府體系的壟斷,並未孕育出新生的中產階級。

就前者來說,西班牙的封建制度與宗教力量依舊頑強,與政權保持複雜緊密的關係,保障了世襲的階級與資產;而後者的政教體系龐大,扮演支配與消費國家資源的角色,即便是製造業,也多為政府囊括,以保障政教階級的勢力。至於一般民眾,仍屬憑藉勞力工作的工人與農民,一生辛勞而貧苦。因此,畢卡索一家雖稱不上優渥,但比工農階級好得多。因此,畢卡索無需經歷痛苦掙扎,便得到父親支持,朝藝術之路發展。

畢卡索得以適性發展的另一個原因,是令人嘖嘖稱奇的繪畫天分。據說,在畢卡索十三歲時,唐・荷西驚覺兒子畫得比自己還好,遂把自己的畫具移交給他,全心栽培。隔年,唐・荷西說服自己所任教的巴塞隆納皇家藝術學院(Escuela de Bellas Artes de Barcelona),破例讓兒子跳級報考高級班。按學校規定,他們會給考生一個月的時間作畫應試,但畢卡索才花了兩天就繳交作品。結果,他不但獲得錄取,而且跳升到二年級,和年長五、六歲的學生一起上課。兩年後,父親安排他進西班牙首屈一指的聖費爾南多皇家藝術學院(Real Academia de Bellas Artes de San Fernando)就學。

註冊前,在唐・荷西的規畫下,16歲的畢卡索創作一件大型油畫,《科學與慈愛》。

科學與慈愛(西:Ciencia y caridad / 英:Science and Charity) 畢卡索(Pablo Picasso)油畫 1897, 197 cm × 249.5 cm 巴塞隆納 畢卡索美術館(Museu Picasso, Barcelona)

十九世紀末,左拉自然主義風格的文學作品,受到歐洲各地讀者的歡迎。這股揭開生活底層與人性試煉的寫實風潮,不只影響文學寫作,也屢屢成為繪畫創作的主題。《科學與慈愛》描繪一個病重垂危的母親,接受醫生把脈。她家境清苦,來日無多,只能把小孩託付修女照顧。

畫裡的醫生角色由唐・荷西擔任,母親和幼子是巴塞隆納家附近的乞丐,修女則是畢卡索的朋友。整幅畫展現畢卡索精湛的繪畫功力,作品見證底層生活的殘酷、醫療科學的極限與人性慈悲的光輝。

作品完成後,唐・荷西把《科學與慈愛》送到馬德里的年度藝術大展,獲得榮譽獎項。接著,唐・荷西再送到故鄉馬拉加參展,又贏得省展金牌獎。整個家族莫不引以為傲。[1]

【敦南藝術講堂】荷蘭的黃金時代 開始報名:https://bit.ly/2ztoURe

[1] John Finlay (2011). Picassos World (p.6). Calrton.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