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諦斯妝點新世界(二) 剪紙游泳池】

1930年起,陪馬諦斯走過三十多個寒暑的妻子艾蜜莉,身體漸漸虛弱,難以兼管先生的經紀、支援創作的需求及應付家務的處理等浩煩的庶務。夫妻找來一位20歲的女生,來自西伯利亞的莉迪雅・德雷克托斯卡亞(Lydia Delectorskaya,一般稱呼她為「莉迪雅女士」),擔任助理。

自幼失怙的莉迪雅,為了躲避蘇維埃的統治,隨姑姑逃到法國。年紀輕輕的她,離過婚,與一個男人同居,平日四處接臨時演員、模特兒及舞者等工作維生。1932-1933年,她協助馬諦斯完成一幅由費城巴恩斯基金會委託的大型壁畫《舞者》,獲得500法朗的酬勞。不料這筆不小的外快,竟被男友拿去賭場下注,一夜花光,從此消失無蹤。[1]

莉迪雅不僅能力極強,她金髮碧眼、皮膚白皙的冰山美人外貌,也引人側目。自1935年起的4年間,她成為馬諦斯唯一的模特兒,其中當然包括裸體畫。其實,艾蜜莉本來對於先生的裸體模特兒見怪不怪,但莉迪雅竟能包辦私人助理、家務總管到作品經紀等所有事務,對自己產生極大的威脅。當艾蜜莉身體好轉後,她要求馬諦斯在莉迪雅和自己兩人之間作抉擇。馬諦斯選擇了妻子,莉迪雅只有離開。然而,夫妻之間的裂痕難以修復。1939年,艾蜜莉搬離寓所,並正式提議離婚。

莉迪雅遭到解聘後,頓失生活的憑藉,想不開,持槍朝胸口自殺,但未造成致命的傷害。在馬諦斯離婚後,他迅即請她回來,延續兩人的夥伴關係。

過了70歲,馬諦斯因罹患十二指腸癌及其他疾病而不良於行,不便進行油畫、雕塑等需要肢體靈巧、耗費體力的創作。但他很快地找到一種新的媒材——剪紙,讓他的藝術創作生涯得以延續,甚至展開一波豐盛的創作時期。莉迪雅在這過程中,扮演不可或缺的推手。

1952年的某個夏天早上,馬諦斯告訴莉迪雅,他想去看潛水。他們到了坎城一處很受歡迎的游泳池,在炙熱的陽光下,曬了一整天。回到尼斯的住所,馬諦斯說:「我要在家裡蓋一座游泳池!」[2]

游泳池(法:La piscine / 英:The Swimming Pool)局部 馬諦斯(Henri Matisse)剪紙作品 1952, L:1,646 cm 紐約 現代藝術博物館(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對於常靠輪椅活動的馬諦斯來說,只要一只剪刀在手,創作的能量就源源不絕,毫不受到限制。剪紙與浮貼呈現的藝術視覺效果,正是他長期致力色彩的對比、採用樸拙童真的輪廓(或筆觸)、以及透過雕塑呈現的原始手感,最終所獲得的最佳綜合表現媒材。此外,紙片彎曲的彈性、剪紙圖案的圖騰化意象以及圖像免於畫框的限制,讓剪紙產生自由奔放、無拘無束的想像。再者,剪紙浮貼在鋪底的壁紙之上,更有類浮雕的視覺效果。

馬諦斯以橫向展開的壁紙,作為透視泳池的水中世界,讓泳者浮潛翻騰的姿態,傳神地躍然紙上。他發揮無邊的想像力,在泳池裡,水母、貝殼、海星和其他海洋生物悠游其中,好一幅洋溢著生趣與活力的裝飾藝術。

游泳池 局部
游泳池 局部

【敦南藝術講堂】荷蘭的黃金時代 開始報名:https://bit.ly/2ztoURe

[1] Graham Watt (Aug 1, 2010). Lydia Delectorskaya. British Journal of General Practice.

[2] Henri Matisse, the Cut-Outs: The Swimming Pool.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Retrieved Nov 17, 2015 from https://www.moma.org/interactives/exhibitions/2014/matisse/the-swimming-pool.html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