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諦斯妝點新世界(一) 裝飾風格的胴體】  

1920年以後的十多年間,馬諦斯的油畫,以裝飾性圖案為背景的女性人體畫為最大宗。裸露的女體,多以挑逗撩人的姿態出現,引起論者的批評,謂其對女性的尊重不足,內含的情感深度有限,減損其藝術價值的層次與高度。

舉起胳膊的宮女 馬諦斯(Henri Matisse)油畫 (法:Odalisque assise aux bras levés, fauteuil rayé vert / 英:Odalisque with Raised Arms)1923, 68 cm × 64 cm 華盛頓 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馬諦斯的宮女系列,有相當程度是受到竇加浴女系列作品的啟發。竇加以窺視的角度,發掘各種私密的浴女胴體姿態,展現前所未見的裸體美學。而馬諦斯的裸女,則在色彩氾濫的裝飾背景下,毫不避諱地出現在廳堂之中,讓她們成為裝飾構成的一部分。《以裝飾圖案為
背景的人體》可說是這個概念的典型。

以裝飾圖案為背景的人體 (法:Figure décorative sur fond ornemental Decorative / 英:Figure on an Ornamental Ground) 馬諦斯(Henri Matisse)油畫 1926, 130 cm x 98 cm 巴黎 龐畢度現代美術館(Musee National d’Art Moderne, George Pompidou Center, Paris)

在《 以裝飾圖案為背景的人體》畫中,眼花撩亂的花紋圖案由壁紙、地毯、坐墊、飾布、洛可可飾鏡、盆栽和水果盤等七種物件構成,競相爭奪觀者的目光。然而,它們不會令人有頭暈目眩的俗麗感,反而呈現爭奇鬥豔、欣欣向榮的節慶氣氛。

馬諦斯之所以能夠神乎其技地收服這些令人眼花撩亂的圖案,主要來自明色的交錯運用、阿拉伯紋飾的延伸效果、織物與地毯的質感處理,以及其幾何花邊的分隔所致;此外,盆栽與水果盤的置入,在平面的畫布上產生立體空間的視覺效果,不致產生混亂失序的畫面。最後,畫中裸女形體更有別出心裁的安排。她僵直的背與厚實的左腿,形成90度的直角,確立空間的存在感;發光的人體穩定整個畫面,使這色彩繽紛的畫面構成,不致分散失控。

馬諦斯設計的花紋圖案,活潑奔放大器。20世紀的設計師,如依夫・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保羅・史密斯(Paul Smith),都從馬諦斯的作品獲得重要靈感。我們可以在他們的時裝和配件設計,看得見馬諦斯野獸派裝飾風格的元素。

【敦南藝術講堂】荷蘭的黃金時代 開始報名:https://bit.ly/2ztoUR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