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諦斯的收藏家(五) 美國與俄羅斯的間諜戰】

賽維爾 靜物

(法:Nature morte de Seville / 英:Seville Still life )

馬諦斯(Henri Matisse)油畫1910-11, 90 cm × 117 cm

聖彼得堡 埃米塔吉博物館(Hermitage Museum, Saint Petersburg)

1917年,成立逾兩百年的俄羅斯帝國,被布爾什維克黨人推翻,由蘇維埃政府取代。在列寧的統治下,史楚金——這位俄羅斯當代最慷慨的收藏家——的財產被迫充公,豪華寓所被強行分隔成公共住宅,一家人分配到原來是自家傭人的房間。史楚金更擔心的是接下來對資本階級窮凶惡極的批鬥與流放。他眼見身家性命岌岌可危,於是舉家逃離莫斯科,流亡法國[1]

原屬於史楚金的藝術品全數移到伊凡・莫洛佐夫(Ivan Morozov, 1871-1921)的豪宅,這座宅邸也遭政府沒收,暫作為藝術品的存放地。莫洛佐夫小史楚金17歲,但兩人的收藏等量齊觀。莫洛佐夫的收藏以印象派和後印象派畫家為主,品味較為保守而精緻。兩人遭到充公的收藏品,由政府成立的新西方美術館(The Museum of New Western Art)保管,其中包括:二十六幅塞尚、二十五幅高更、五十幅馬諦斯、五十三幅畢卡索[2]的作品等等。

在蘇聯統治的初期幾十年間,這批現代作品曾被貼上「親西方主義」的標籤,因政治不正確,而有銷毀的建議。所幸,這批藝術珍藏在不見天日的庫房中躲過劫難。其後,這些作品過半分配到聖彼得堡的埃米塔吉博物館(Hermitage Museum),其他則留在莫斯科的普希金博物館(Pushkin Museum)。但西方世界並未遺忘史楚金和莫洛佐夫遺留下來的瑰寶。

1954年底,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簡稱MOMA)館長阿爾弗烈德・小巴爾(Alfred H. Barr Jr.)接到一通電話,對方是長期與政府往來的律師馬歇爾・麥克道菲(Marshall MacDuffie)。麥克道菲曾擔任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3]駐烏克蘭團長,與當時的烏克蘭黨委書記尼基塔・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 1894-1971)結識。麥克道菲曾受邀到赫魯雪夫的鄉間別墅過夜,一起喝伏特加,不厭其煩地回答赫魯雪夫頻頻詢問有關美國的生活方式。如今,赫魯雪夫已成為蘇聯的最高領導人。

麥克道菲打電話來,問小巴爾是否有興趣收購史楚金與莫洛佐夫的藝術品,表示他可以透過赫魯雪夫的管道,來豐富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的收藏。隨後,小巴爾寫信給董事會重量級成員尼爾遜・洛克斐勒(Nelson Rockefeller),徵詢他的意見,並央求代為爭取其他董監事的支持。1955年1月,麥克道菲得到博物館的委託,啟程前往莫斯科洽談。他被授與「近乎無上限的預算」,購買館方所列出的一紙願望清單,其中包括塞尚、盧梭、梵谷、馬諦斯和畢卡索的作品。

然而,麥克道菲進入克里姆林宮後,他的提議未被接受。最後赫魯雪夫答應將這一批藝術品送到美國展覽,作為蘇聯善意的回應,以免讓舊識落空而返。這項海外特展,終於1959年成行。之後,麥克道菲和小巴爾又策劃一項巴黎展覽,目的是希望透過法國共產黨的管道,輾轉購買這些批精品。不料,在法國定居艾琳娜・史楚金納(Irena Shchukina)——史楚金的女兒,突然出面聲請法國政府扣留蘇聯非法充公的家產。蘇聯當局驚慌地立即將所有展品運回莫斯科。從此,史楚金和莫洛佐夫的後代,不斷提出歸還或補償的要求。

近四十年後,西元2000年,義大利總統府舉辦「埃米塔吉博物館百大典藏展」。就在開幕前幾天,史楚金納的兒子德拉克-傅庫(Delocque-Fourcaud),也就是史楚金的孫子,向羅馬法院遞狀,要求扣留馬諦斯的《舞蹈》。俄羅斯當局未待法院判決,就急忙把作品運回聖彼得堡。[4]

 

【敦南藝術講堂】荷蘭的黃金時代 開始報名:https://bit.ly/2ztoURe

[1] Albert Kostenevich. Sergei Shchukin and Others. Hermitage Amsterdam. Retrieved Nov 17, 2015 from  https://www.hermitage.nl/en/tentoonstellingen/matisse_tot_malevich/achtergrond-sjtsjoekin.htm

[2] Konstantin Akinsha and Grigorij Kozlov (Apr 2008). Fighting for Their Rights. Art News.

[3] 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United Nations Relief and Rehabilitation Administration),是二次世界大戰後所成立的救援組織,旨在提供受到戰爭破壞的同盟國經濟救援。獲得最多援助的國家包括中國、波蘭、南斯拉夫、希臘、烏克蘭。

[4] 有關史楚金與莫洛佐夫後代爭取歸還和求償的經過,可參閱Konstantin Akinsha and Grigorij Kozlov,  Apr 2008, Fighting for Their Rights, Art New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