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諦斯的收藏家(三) 俄羅斯的史楚金】

《藍色裸女》之後,李奧與葛楚沒再購買馬諦斯的作品,一方面,他們的目光轉向畢卡索;另一方面,馬諦斯的作品越來越貴,很難下手。關於後者,來自莫斯科的謝爾蓋・史楚金(Sergei Shchukin, 1854-1936),扮演推波助瀾的角色。

史楚金家世顯赫,經過數代的經商累積,到了謝爾蓋這一代,已成為俄羅斯的望族巨室,他本人經營規模龐大的紡織事業。由於市場拓展的需要,他經常往返巴黎與莫斯科。十九世紀末期,他開始收藏莫內的畫;約自1904年起,他注意到塞尚、梵谷和高更;馬諦斯曾親眼目睹史楚金一口氣買下11幅高更的作品 。1906年,史楚金已擁有幾幅馬諦斯的作品,但還談不上有系統的收藏。當史楚金在史坦家看到《生之喜悅》時,開始有了不同的想法。

彼時,史楚金的家人接二連三地發生憾事。首先是他十多歲的兒子在1905年投河自盡;一年多之後,妻子突然猝逝;1908年初,他的弟弟和幼子相繼自殺。這一連串的悲劇,對史楚金影響甚大。不久以後,他打開寓所大門,開放民眾免費參觀藝術品;同時開立遺囑,死後將所有收藏贈與親戚所設立的美術館,以便永久保存,供世人欣賞;至於個人收藏的方向,則開始轉向在世的藝術家 。至於史楚金何以獨鍾馬諦斯,有一段離奇的背景。

妻子去世後,史楚金獨自赴埃及旅行,在西奈半島荒漠的一間僧院待了下來。他遇見一位年輕的僧侶,自行研磨顏料,臨摹釘在天花板的一幅馬諦斯複製畫,令他大感驚訝,他覺得是一種召喚,預示他未來收藏的方向。回到巴黎以後,史楚金造訪馬諦斯的畫室,兩人開始建立深厚的友誼,長達數年的委託作畫,也就此展開。

史楚金寓所的餐廳懸掛十六幅高更的畫,牆面充滿人體膚色與大地的黃色調。1908年春,他請馬諦斯畫一幅藍色的靜物畫,打算將來懸掛在餐廳,以便和高更的畫產生活潑的對比。然而,作品完成時,整幅畫竟變成紅色。

紅色的和諧 又稱 紅色的房間 (法:La Desserte rouge / 英:The Red Room or The Dessert: Harmony in Red) 馬諦斯(Henri Matisse)油畫 1908, 180 cm × 220 cm 聖彼得堡 埃米塔吉博物館(Hermitage Museum, Saint Petersburg)

《紅色的和諧》秉持野獸派一貫的強烈對比色彩:紅與綠、黃與藍、黑與白。繪畫的主題,是馬諦斯一生創作中不斷出現的「餐桌」與「窗外」的延伸;繪畫的形式,則與1897年的《餐桌》和1905年的《敞開的窗》,相去甚遠。馬諦斯刻意壓平整個畫面,他對於空間感的暗示,僅運用聊備一格、粗具透視意象的窗框和木椅。在餐廳內,他安排身著黑上衣白裙的女人兀自在角落擺盤。似乎就在女士閉目的那一刻,象徵無所不在的阿拉伯紋飾,在室內無限蔓延,像萬花筒般展開,呈現饒富生趣的裝飾感。

史楚金對於這幅與預期落差甚大的作品,毫無怨言。他充分信任馬諦斯的決定。只是,這幅畫不能和高更的畫比鄰陳列。最後,史楚金將《紅色的和諧》懸掛在前廳,成為訪客所見的第一幅作品。

【敦南藝術講堂】荷蘭的黃金時代 開始報名:https://bit.ly/2ztoURe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