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諦斯的收藏家(二) 美國新時代藝術的誕生】

兩個史坦家庭的巴黎寓所比鄰而居,蒐藏大量的藝術品,包括:中國瓷器、日本浮世繪、波斯掛毯和法國的繪畫與雕塑品。他們也都舉辦藝術沙龍,與好友交流對藝術的看法。相較於法國當代收藏家的品味,史坦兄妹通常站在藝壇潮流的最前沿。

其中,有位常客是頂尖的時裝攝影師愛德華・史泰欽(Edward Steinchen, 1879-1973)。他注意到,莎拉只買馬諦斯的畫。藉由莎拉,他認識馬諦斯本人,並造訪畫室。1908年,史泰欽促成馬諦斯作品在美國(紐約第五大道)的首次個展。但馬諦斯的名聲,要到五年後才在美國本土引起廣泛的注意。

美國現代藝術知名的策展人華特・派屈(Walter Pach),原本就在史坦家看過馬諦斯的畫,但沒有深刻的印象。1907年,他和麥可・史坦夫婦共遊義大利。旅途中,他們談的盡是馬諦斯的畫。1913年,華特・派屈策劃美國史上規模最大的「國際現代藝術展」(The International Exhibition of Modern Art)。超過一千三百件的作品中,約有三分之一來自歐洲,包括印象派(如畢沙羅、莫內、雷諾瓦)、後印象派(如塞尚、秀拉、梵谷、高更)、野獸派(以馬諦斯為主)和立體派(如畢卡索、杜象)的作品。

「國際現代藝術展」的第一站,在紐約的「軍械庫」展覽館[1]舉行,後人多以「軍械庫展覽」(The Armory Show)來稱呼這場具有歷史意義的藝展。展覽會場的所在地,引發譏諷的聯想:「軍械庫展覽」就像是歐洲前衛藝術家點燃美國本土火藥庫的引線。

美國前總統老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 1858-1919)參觀以後,以《一個外行人的看法》為題,投書媒體。他寫道:

「最近的國際現代藝術展值得我們注意。策展的目的是讓美國人了解歐洲『現代』藝術的樣貌和影響力,其用意甚佳⋯⋯但這不代表我接受這些極端主義者的作品。沒錯!誠如這些極端主義的倡議者所言:沒有改變,就沒有生命;沒有改變,就沒有發展;懼怕不同,懼怕改變,就是懼怕生命。然而,我必須說,這種改變也可能意味著死亡,而不是生命;意味著退化,而不是發展⋯⋯成千上萬的人付了點錢,來看假的美人魚,然後一些人還竟然花錢買立體派的作品,或奇形怪狀的裸女畫,它們從頭到尾都是令人厭惡的東西。」[2]

紅色的馬德拉斯頭巾 (法:Le Madras rouge /英:Red Madras Headdress) 馬諦斯(Henri Matisse)油畫1907, 100 cm × 81 cm 費城 巴恩斯基金會(Barnes Foundation, Philadelphia)

之後,展覽移師芝加哥藝術學院。激情的學生,製作《藍色裸女》的紙糊塑像,在示威抗議中縱火燃燒;伊利諾州州長控訴部分作品有傷風敗俗的嫌疑,下令逐件檢查,判斷充斥其中的裸體像是否為假藝術,真色情,違反了美國法令。最後,展覽移到波士頓的卡普力協會(The Copley Society of Art)舉行。因為空間不足,美國藝術家的作品被排除在外。

一共為期三個月的巡迴展,引發煙硝四起的論戰,也帶來空前的人潮,超過五十萬人次買票參觀。這項展覽,劇烈地衝擊美國的藝術創作者,讓他們質疑過去的養成教育與傳統,思考獨立創作的價值與意義,進而開啟美國新一代藝術創作的風潮。

【敦南藝術講堂】荷蘭的黃金時代 開始報名:https://bit.ly/2ztoURe

[1] 軍械庫展館為美國國民兵69兵工團(69th Regiment Armory)所有,位於曼哈頓萊辛頓大道(Lexington Avenue)因佔地廣闊,經常成為借展的場所。

[2] Theodore Roosevelt (Mar 29, 1913). A Layman’s view of an Art Exhibition. Outlook. Retrieved Nov 17, 2015 from http://historymatters.gmu.edu/d/5565/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