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諦斯的收藏家(一) 史坦兄妹 】

由左至右: 李奧、葛楚與麥可史坦兄妹,1906

當馬諦斯領銜的野獸派成群出柙時,藝壇的評價不一,市場風向未明,銷路不穩定,畫家的工作幾乎難以為繼。此時,旅居巴黎的外籍人士,可能因為文化包袱少,對嶄新事物的接納度程高,成為馬諦斯及野獸派的守護天使,是擁抱20世紀法國藝術的先鋒。其中,最負盛名的當屬來自舊金山的史坦兄妹(李奧與葛楚)。他們獨具慧眼,在十八個月內接連購入馬諦斯最受爭議的《戴帽的女人》、《生之喜悅》和《藍色裸女》等作品,懸掛在他們川流不息的巴黎寓所。

李奧與葛楚史坦兄妹巴黎寓所 1907, Teresa Erhman 巴爾的摩美術館 (Baltimore Museum of Art)

這些畫,對畢卡索形成莫大的刺激與追求突破的動力,也讓其他來訪的歐美親友,包括慕名前來的俄羅斯富商巨賈,開始接觸馬諦斯的繪畫,進而為馬諦斯打開美國和俄羅斯的廣大市場。

1904年來到巴黎定居的麥可與莎拉(Michael Stein & Sarah Stein),是史坦家族的大哥與大嫂,受到弟弟妹妹的慫恿與鼓勵,從舊金山移居到藝術之都。《藍色裸女》是李奧與葛楚所購買的最後一幅馬諦斯作品,惟麥可與莎拉不只接棒贊助,更以終生推廣馬諦斯藝術為職志。

在1906年秋季沙龍展覽期間,李奧・史坦已經預購《生之喜悅》,待畫展結束,就可迎接作品回家,增添典藏的丰采。然而,4月18日,舊金山發生有史以來災情最嚴重的地震,約有八成的房屋在地震中倒塌,或在隨後引發的全城大火中焚毀,總計逾三千人喪命,金融市場也因於產生劇烈的動盪。當時,靠房產租金作為收入來源的史坦家族兄妹,與美國的聯繫中斷,財源也受到影響,以致秋季沙龍結束,《生之喜悅》移回寓所幾個月後,李奧還遲遲無法付款給馬諦斯。

家族年紀最長的麥可史坦夫婦,急促地收拾行李,返美了解家產狀況。即便面臨重大災變,夫婦倆仍攜帶幾幅馬諦斯的作品,欲介紹給美國的親友。他們為了避免海關攔檢課稅,兩人合演了一齣戲。。

「麥可刻意告訴官員,馬諦斯是全世界最偉大的畫家,作品無價;接著,莎拉踱步到先生的背後,作勢指著他的頭,然後怏然不悅地拍拍自己的額頭!」[1] 暗示先生的腦袋有問題,海關於是無奈地放他們通行。這趟旅程,他們發現財產幾乎完好無損,樂得與灣區朋友分享最前衛的法國作品。

【敦南藝術講堂】荷蘭的黃金時代 開始報名:https://bit.ly/2ztoURe

[1] Janet C. Bishop, Cécile, Rebecca A. Rabinow (2011). The Steins Collect: Matisse, Picasso and the Parisian Avant-garde (p.131). 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 Grand Palais (Paris, Franc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N.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