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馬諦斯的蛻變(七)完美的詐欺風暴】

1883年,一家報社爆料,指稱泰雷茲(馬諦斯岳母的主人)的百萬遺產是虛構的騙局,她所吸引的資金多流入個人口袋,以支應奢華的開銷。這時,美國克勞福家族後代,突然現身提告,矢言爭奪克勞福的繼承權。泰雷茲於是請出一位頗孚眾望的公證人,證明遺囑的真實性,並將克勞福的債券遺產封存在一個厚重的保管箱內,直到女兒成婚時,才能開箱繼承。對於公眾來說,爭產事件足以證明遺產的真假。因此,接續而來的借貸與投資,如滾雪球般地越滾越大。杭伯特夫婦甚至設立一家債券金融保險公司,處理投資與利息發放的事宜。

1901年,有人懷疑杭伯特家族的負債遠遠超過資產,開始要求還債。消息傳開後,才發現有超過一萬名的債權人,爭相索債。為平息恐慌,官方不得不強制執行開箱查驗遺產,但杭伯特夫婦已逃逸無蹤。而擔任看管責任的艾蜜莉父母——也就是帕黑耶夫婦——連鑰匙都找不到,因此被法院要求見證查驗過程。

由於置放在樓上的保險箱經過特殊設計,尺寸比房門還大,工人只能從樓上卸除門窗,將保險箱移出來,垂降到地面。幾個小時後,官方差來鎖匠撬開,發現裡頭只有一張舊報紙,一枚義大利銅板和一顆釦子。圍觀的群眾,為之譁然。在成千上萬的受害者中,許多人畢生積蓄化為泡影,有的債權人悔恨自殺,部分杭伯特的親戚遭受不斷的羞辱或索債而自盡。

受害人範圍之廣,涵蓋法國上下各階層。許多受牽連的上層人士,如官員、銀行家、律師等等,有的默默辭職,大多則是噤聲不語,以免失了錢財,還落得貪得無厭的罵名。畢竟,是什麼樣的鬼迷心竅,讓人相信這虛無荒謬的謊言,失心瘋地追逐年報酬率超過五成的債券利息?

艾蜜莉的父母為眼前殘酷荒謬的事實,嚇得目瞪口呆。他們的財產在一夕之間蒸發,夫妻落得幫兇的指控,他們從此受到警方和特務的監控,艾蜜莉工作的衣帽店和馬諦斯的畫室也都遭到搜索。1902年底,法國警方在西班牙發現杭伯特夫婦的行蹤,將他們從馬德里押回巴黎。同時,艾蜜莉的父親,亞曼德・帕黑耶,也以涉案人的身分遭到逮補,收押禁見,以便進行偵訊與對質。

馬諦斯夫人肖像(Green Stripe / Portrait of Madame Matisse.) 馬諦斯(Henri Matisse)油畫 1905, 40 cm × 32.5 cm 丹麥國立美術館(丹麥語:Statens Museum for Kunst)

當審訊的內容揭開以後,大眾才知道那位在火車心臟病發的克勞福是虛構的人物,而當初從美國來打遺產官司的克勞福後代,也是泰雷茲一手策畫的騙局,由她的兩兄弟喬裝扮演。司法調查發現,艾蜜莉的父母的確自始至終蒙在鼓裡,亞曼德因而獲得釋放。由於法國才剛經歷過劇烈動盪的「德雷菲斯事件」[1],總理皮耶・瓦爾德克-盧梭 (Pierre Waldeck-Rousseau,1846-1904)好不容易藉由特赦德雷弗斯,拆除了法國分裂的引信。

此時,他不樂見「杭伯特事件」延燒過烈。若要釐清完整的案情,傳喚所有涉案的債權人——包括政府官員、司法系統(古斯塔夫・杭伯特是司法部長,弗雷德瑞克・杭伯特本人有律師資格)和國會議員等等,則恐怕會對脆弱的政權,產生無可想像的衝擊。因此,政府對此案採取速審速判的態度。法院將杭伯特夫婦判刑五年,併服勞役,「杭伯特事件」的風波,才逐漸平息。[2]

在弊案爆發,進行訴訟的期間(1901-1903),艾蜜莉的家人受到極大的壓力,他們所剩不多的財產遭到凍結,父母只能投靠在學校教書的幼女。艾蜜莉的衣帽店得暫時關門,連著兩個冬天,馬諦斯一家人回到波漢,住在公婆家裡。馬諦斯的創作也幾乎中斷。

官司結束後,艾蜜莉回到巴黎,繼續經營衣帽店,馬諦斯也終於能夠重拾畫筆。

 

[1] 有關「德雷弗斯事件」的背景,請參閱第六章《我在巖谷想塵中》一節。

[2] 有關「杭伯特事件」的背景資料,摘取自 Hilary Spurling (1998). La Grande Thérèse: The Greatest Swindle of the Century. Profile Books.

 

故宮普希金博物館特展【品味藝術生活】開始報名:https://bit.ly/2Pk220p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