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馬諦斯的蛻變(五)才華是漫長的堅持】

奢華、寧靜與享樂(法:Luxe, Calme et Volupté / 英:Luxury, Calm & Pleasure)

馬諦斯(Henri Matisse)油畫

1904, 98.5 cm × 118.5 cm

巴黎 奧賽美術館(Musée d’Orsay, Paris)

馬諦斯為了鑽研後印象派,動用妻子的嫁妝購買塞尚的《三浴女》[1],變賣她的結婚戒指,買高更的《別著梔子花的男孩》[2]和梵谷的素描草圖;他也效法竇加、高更動手做雕塑,進一步掌握人體的線條、形體與姿態。這段蟄伏醞釀期可能比他想像的長。他的經濟陷入困境,時而對自己獨立探索的信心不夠,希望重回美術學院和畫室,但不是遭到驅逐,就是適應不良。妻子艾蜜莉則投入親戚經營的衣帽店,幫忙家計。

三浴女 (法: Trois baigneuses / 英: Three Bathers) 塞尚(Paul Cézanne)油畫 1879-1882, 55 cm ×52 cm Acquired 1899, Donated 1934 巴黎小皇宮美術館(Petit-Palasis)
別著梔子花的男孩 (法:Jeune Homme a la fleur / 英:Young Tahitian Boy with a Tiaré Flower) 高更(Paul Gauguin)油畫1891, 私人收藏

經歷幾番徘徊,馬諦斯幾無退路可走。支撐他的,可能是莫泊桑的一段話。他衷愛的小說家莫泊桑,曾提到向福樓拜就教請益的故事:「我常去看他。他戲稱我是他的弟子,代表他喜歡我吧!那七年,我寫詩,寫小說,甚至寫糟透了的劇本,現在已不知去向。大師會毫無遺漏地閱讀。然後,下個星期天,我們一塊兒吃早餐,他會鉅細靡遺地道出他的看法和批評。最後,他總是以此結尾:『如果你有任何原創的東西,一定要使勁全力地拿出來;如果沒有,你要設法取得。』」莫泊桑在同一篇文章繼續寫道:「才華是漫長的堅持。你想要表達的每件事,都必須經過反覆思考,專注地尋找別人尚未發現或表述的觀點⋯⋯就像要描述一場大火,平原上的一株樹,都必須站在那火或樹的前面,直到發現它們和其他的火和樹完全不同為止。」[3] 馬諦斯別無選擇,只有繼續往原創的道路前行。

從結婚、離開牟侯的畫室到現在,馬諦斯以摸索了七年。1905年5月,逾三十五歲的馬諦斯和小他十歲的安德烈・德朗一起到柯利烏(Collioure)作畫。柯利烏位於地中海邊,鄰近西班牙邊境的小鎮。馬諦斯和德朗是在巴黎的畫室認識,當時德朗未滿二十歲,就展現過人的繪畫天分。1901-1904年間,他中斷學畫去服役。

退役後,馬諦斯說服德朗的父親,讓他放棄工程師的工作,專心作畫。新生代的德朗,一開始就沒包袱地朝著後印象派的風格作畫。德朗在巴黎的室友——弗拉芒克(Maurice de Vlaminck)——也穿插來回柯利烏。弗拉芒克在1901年參觀梵谷的回顧展時,感動莫名,直呼梵谷是他藝術之父。

《繁星巨浪》已經再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1] 馬諦斯於1899年購買塞尚的《三浴女》(法:Trois baigneuses / 英:Three Bathers, 1879-1882),現存於巴黎小皇宮美術館(Petit-Palasis)。

[2] 馬諦斯於1899年購買高更的《別著梔子花的男孩》(法:Jeune Homme a la fleur / 英:Young Tahitian Boy with a Tiaré Flower, 1891)。

[3] Clara Bell (Trans.) (2014). Pierre and Jean (Preface: The Novel). The University of Adelaide. (Guy de Maupassant, 1888, Pierre et Jean). Retrieved Nov 17, 2015 from https://ebooks.adelaide.edu.au/m/maupassant/guy/m45pa/preface.html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