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馬諦斯的蛻變(四)從古典走向印象】

雨、蒸汽和速度-大西方鐵路(英:Rain, Steam and Speed –The Great Western Railway)

透納(J.M.W Turner)油畫

1844, 91 cm × 121.8 cm

倫敦 國家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 London)

當初來到巴黎,他在畫室精煉理論與技藝,繼而藉由羅浮宮的臨摹,掌握各種不同的畫派,試著找尋適合自己的風格。後來,在布列塔尼遇見羅素,他發現被排斥於學院門外的印象派,絕非一般認知的隨性塗鴉或即興之作;它源自對自然的細膩觀察,嚴謹的光線分析,巧妙的原色運用,以呈現個人感受的瞬間,產生凝視與回憶的效果。

現在,他接受畢沙羅——提攜過無數前衛畫家的印象派哲學家——的建議,與艾蜜莉前往英國度蜜月,同時研究前印象派畫家透納( J. M. W. Turner, 1775-1851)的作品。

看過透納的作品以後,他才發現,原來在印象派之前,透納已經擺脫歷史、哲學、宗教的上層結構,在強調形體(Form)寫實、架構平衡、色彩協調的底層建構之外,著手描繪變化萬千的光影和捉摸不定的氣氳。對馬諦斯來說,這趟旅程的意義可能在於:印象派的問世,不見得是歷史的偶然轉折,而是繪畫藝術創新的延續進程;繪畫的空間從室內延伸到戶外;自古希臘羅馬、文藝復興及新古典一脈相承的金字塔藝術結構,轉向大自然奧秘的學習;從著重形體形式與細膩色彩調和的學院美學,走向明色的併列運用,呈現當下瞬間的個人感受。

若從透納算起,印象派已問世超過五十年;即便從莫內開始,也已逾二十年。所以,印象派體系已屆完備,而即將成為典範。馬諦斯意識到,他得背向巴黎沙龍,否則終其一生將只是個走不出傳統的畫匠罷了。他要遠離傳統,意味著必須開創自己的道路,但下一步是什麼?他必然感到徬徨。他只有竭力吸收前衛藝術,融入他們的形式與方法,以俾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眺望遠方。

婚後,馬諦斯時而效法塞尚的人物畫法,畫出永恆蒼勁感,如:《男模特兒》;時而鍾情於梵谷的熱情表現,如:《科西嘉的日落》;後來則亦步亦趨地參考希涅克的點畫筆法,創作《奢華、寧靜與享樂》[1]。除此之外,由於艾蜜莉出生於土魯斯(Toulouse),讓他有機會到南部旅行,接受南方陽光和風土的洗禮。因此,馬諦斯的繪畫,越來越能感受鮮明色彩的力量。

模特兒(法:Le serf / 英:Male Model) 馬諦斯(Henri Matisse)油畫 1900, 99.3 cm x 72.7 cm 紐約 現代藝術博物館(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科西嘉的日落(法:Coucher de soleil en Corse / 英:Sunset in Corsica) 馬諦斯(Henri Matisse)油畫 1898-1899, 32.8 cm x 40.6 cm 私人收藏

 

[1]《奢華、寧靜與享樂》在獨立沙龍展出後,由希涅克收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