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馬諦斯的蛻變(三)舊愛與新歡】

餐桌(法:La Desserte / 英:The Dinner Table)

馬諦斯(Henri Matisse)油畫

1896-1897, 100 cm x 131 cm

私人收藏

1896年,馬諦斯從布列塔尼回來以後,開始創作《餐桌》,準備送交1897年的巴黎沙龍。

《餐桌》是馬諦斯早年靜物畫的主題系列之一。此畫呈現華麗餐宴前的準備時刻,洋溢興奮期待的氣氛。畫裡的鮮花與水果,喜氣盎然;熠熠光輝的醒酒瓶、酒杯與餐盤,更是光可鑒人,生氣蓬勃,展現畫家的不凡功力。

插花擺盤的女人,是他的情婦卡蜜兒[1](Camille)。卡蜜兒原先在畫室擔任模特兒,兩人在1892年認識,很快就陷入熱戀,住在一起,生下一個女兒。依當時風俗,中上階層的家長很少會接受有私生子女的情婦。馬諦斯雖對周遭的朋友宣稱他們是夫妻,實則未得到父親的許可,沒有法律名分。

當時,馬諦斯才氣出眾,是指日可待的明日之星,但名氣僅限於一小群年輕畫家之間,收入極不穩定。為了準備這幅畫,他向親友商借餐具,至於水果和花,則自掏腰包購買。為了延長水果鮮花的壽命,讓畫能夠順利完成,馬諦斯鎮日不開暖爐,兩人只能在公寓穿上厚重的衣服禦寒。

這對年輕伴侶,經常同進同出,女兒出生後,三人也一起去布列塔尼。卡蜜兒為了分擔家計,利用閒暇做衣帽,賺些工資。具有模特兒身分的卡蜜兒,對時尚的嗅覺靈敏,品味不俗,藉手工藝攢錢之餘,也收集製作不少精美的織物和家飾。《餐桌》的桌布擺飾與構思安排,想必有她的參與。

《餐桌》的構圖看似平穩,典雅細緻,但筆觸已是印象派的技法,完全不是出自牟侯的指導,也脫離學院理論的典範。羅素的影響力,在這幅畫穿透而出。看在親友眼裡(包括卡蜜兒在內),多苦勸他別以《餐桌》作為叩關巴黎沙龍的賭注。但馬諦斯心意已決。果然,在沙龍展出後,此畫受到無情的詆毀與冷落。

失望之餘,透過親戚介紹,馬諦斯帶著《餐桌》拜會畢沙羅、竇加等畫家,想確認自己是否走在正確的道路。結果,他們不僅給予溫暖與肯定,還要馬諦斯繼續堅持下去,他才終於擺脫惶恐不安的情緒。

不過,他和卡蜜兒漸行漸遠。原因不見得是畫家選擇了人稀僻徑,讓她看不見康莊大道。過去幾年,馬諦斯因為工作投入過深,壓力持續積累,導致如影隨形的失眠症狀日益嚴重,精神處於亢奮、纖弱的兩極;無論作畫或就寢,都忍受不了一絲聲音,這對個性同樣剛烈、身邊帶著襁褓幼女的卡蜜兒來說,日子並不好過。

1897年,夏季進入尾聲,馬諦斯一人從布列塔尼回到巴黎,參加朋友的婚宴,卡蜜兒和女兒並未同行。在馬諦斯的作品中,《餐桌》留下卡蜜兒的最後身影。

在巴黎友人的婚禮上,擔任伴郎的馬諦斯與伴娘艾蜜莉・帕赫葉(Amélie Parayre)一見鍾情。才剛結束一段關係的馬諦斯,擔心艾蜜莉不了解他的個性與畫家生活的特質,過去與卡蜜兒所發生的衝突恐怕難以避免。他對她說:「我由衷地愛妳,但我更愛繪畫!」[2]三個多月後,兩人成婚。

馬諦斯告別的,不只是舊愛卡蜜兒;牟侯的畫室也待不下去了,因為巴黎沙龍已不再是他追尋榮耀的殿堂。

《繁星巨浪》已經再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1] 卡蜜兒(Camille)是她擔任模特兒的藝名。她的本名是卡洛琳・喬布羅(Caroline Joblaud)。年幼時,隨父母從外省來到巴黎。認識馬諦斯時,才19歲。

[2] Julian Barnes (Nov 29, 1998). A Love Affair with Color. New York Tim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