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馬諦斯的蛻變(二)話說從頭印象派】

亨利・馬諦斯(Henri Matisse, 1869-1954 )原來在律師事務所工作。二十歲時,因罹患盲腸炎,兩年下不了床,母親送他一套油畫工具箱以打發時間。不料,他越畫越起勁,燃起對藝術的熾烈熱情。身體康復後,馬諦斯決定翻轉人生志向,投入藝術創作。馬諦斯自述:「我拿到這箱油彩時,知道那就是我的生命。我就像一頭見獵心喜的野獸,奮不顧身地撲過去。」[1]

1891年,從家鄉波漢[2](Bohain)來到巴黎的馬諦斯,天分極高,習畫才兩年多,作品就受到官方沙龍的青睞,接連由政府收購。1892年起,他進入以象徵派宗教畫見長的古斯塔夫・牟侯(Gustave Moreau, 1826-1898)畫室習畫,也常到羅浮宮臨摹。這段時間,他結識了未來共同開創野獸派的同學好友。

1895年的夏天,他受一位畫家邀請,定期前往布列塔尼寫生。第二年,在布列塔尼認識來自澳洲的印象派畫家,約翰・彼得・羅素(John Peter Russell, 1858-1930)。早先,羅素在巴黎柯蒙(Fernand Corman,1845-1924)畫室時,與梵谷頗為交好,曾為梵谷畫肖像畫。兩人曾討論藝術村的想法,認為志同道合的畫家可以透過群聚生活相互切磋砥礪,彼此互為奧援,建立穩固的創作基地;他們理想的聚落,是一處可從中領略生命內涵,接受自然薰陶與啟示;充分汲取光線、色彩與景致的自然環境,進而可將源自大自然的學習與靈感,融合運用於畫布上。

來自北方的梵谷,嚮往南方的陽光、生氣盎然的色彩和質樸熱情的民風;而來自澳洲的羅素,則鍾愛四季分明,聳立傲偉海岸的布列塔尼。羅素選擇的落腳處,是位於布列塔尼外海的貝勒島[3](Belle Île),這個地點和他所崇拜的莫內有關。莫內經常到貝勒島寫生,留下澎湃壯闊的畫作,羅素深深為之著迷。

1888年,梵谷左支右絀地在阿爾拼湊傢具,迎接高更來到「南方畫室」的黃屋時,擁有澳洲礦業家產繼承權的羅素,已早一步在貝勒島築起城堡級的豪邸。羅素為人慷慨熱情,經常接待夏日到訪的藝術家朋友,一同作畫。1896年,馬諦斯初到羅素寓所拜訪時,還曾在儲藏室看到莫內的畫具手推車。

他許多印象派藝術的觀念和技巧。這是馬諦斯過去幾年在美術學院、畫室或羅浮宮都學習不到的概念,對他日後的作畫理念與風格,埋下重大轉折的種子。此外,羅素甚至轉贈兩張梵谷親手畫的素描插圖,來由是當初梵谷把阿爾時期創作的油畫主題,用素描畫成示意圖,寄給羅素參考。這也是馬諦斯接觸梵谷等後印象派藝術的開端。

牡丹與女人 (Peonies & head of a woman) 約翰・彼得・羅素 (John Peter Russel)1887, 40.7 cm x 65 cm 墨爾本 維多利亞國立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

《繁星巨浪》已經再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1] Christina Henry de Tessan (2012), Forever Paris: 25 Walks in the Footsteps of Chanel, Hemingway, Picasso, and More (p.100). Chronicle Books.

[2] 波漢的全名為(Bohain-en-Vermandois),位於法國東北部。

[3]貝勒島(Belle Île)的原意是美麗島,位於阿凡橋東南方約70公里的小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