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馬諦斯的蛻變(一)激進奔放野獸派】

1905年10月,「秋季沙龍」(Salon d’Automne)舉辦成立以來的第三次年展。創辦人弗朗茲・茹爾丹(Frantz Jourdain)的想法是廣納年輕藝術家的作品,讓秋季沙龍成為世界前衛藝術的平台。他期盼,秋季沙龍能像1863年橫空出世的「落選者沙龍」(Le Salon des Refusés),吸引如馬奈、塞尚等劃時代藝術家的作品,成為官方「巴黎沙龍」以外,最有藝術影響力的組織,品味前衛而多元,不受學院狹隘的價值系統所局限。

秋季沙龍草創之時,官方檯面下的抵制動作不斷。茹爾丹籌辦1903年的首展時,四處碰壁,只能在缺乏暖爐設備的小皇宮(Petit Palais des Champs-Élysées)地下室舉行。儘管如此,茹爾丹本著知名收藏家的身分及廣闊的社交網路關係,仍成功招攬不少年輕藝術家共襄盛舉。此外,在張羅的過程中,獲悉高更過世(1903年5月)的消息,便立刻決定在首展中加入高更的回顧展。由於他的人脈、努力和過人的機敏,秋季沙龍出師告捷。

1904年,秋季沙龍的氣勢升高,展覽場地移到大皇宮(Grand Palais des Champs-Élysées),深受前衛藝術圈所推崇的塞尚、雷諾瓦和羅特列克等人的作品也應邀展出。到了1905年,更有重量級畫家——安格爾和馬奈——的回顧展。然而,已故大師作品的參展,固然是票房保證,對秋季沙龍的地位提升也有助益,但這和當初標榜當代藝術擂台的理想,顯然有些差距。茹爾丹或許自認秋季沙龍是一尊能攻下巴黎沙龍的屠城木馬,但看在年輕一輩藝術家眼中,感到有點虛張聲勢,骨子裡仍嫌保守懦弱。

譬如,當茹爾丹看到馬諦斯《戴帽的女人》、《敞開的窗》、《柯利烏的屋頂》作品,覺得色彩與筆法過於顛覆,難以肯定其藝術價值而感到不安。他擔心,若在秋季沙龍展出,會折損主辦單位的公信力。於是,他暗中規勸評審篩除,但遭到拒絕。

柯利烏的屋頂 (法:Les toits de Collioure/ 英:The roofs of Collioure) 馬諦斯(Henri Matisse)油畫 1905, 59.5 cm × 73 cm 聖彼得堡 艾米塔吉博物館(Hermitage Museum, St. Petersburg)

茹爾丹的顧慮,並非自尋煩惱。開展前一天,藝評家路易・瓦克謝爾斯(Louis Vauxcelles)走進第七展間(Salle VII)預賞。在交錯著文藝復興時期雕像的空間裡,他看到馬諦斯、德朗(Andre Derin, 1880-1954)、弗拉芒克(Maurice de Vlaminck, 1876-1958)、卡曼(Charles Camoin, 1879-1965)等人的作品。他們的畫,色彩喧囂迸射,構圖大膽放肆,頗有挑釁並解構印象派和後印象派的意味。這些油畫的激進狂野和文藝復興雕像的古典優雅產生尖銳的對比,以致瓦克謝爾斯寫道,這像是「唐納太羅[1]擠身在野獸之中」[2]

此文一出,以馬諦斯為首的「野獸派」(法:Fauvisme / 英:Fauvism),在秋季沙龍一戰成名,各界擁護與撻伐之聲,久久不歇。令茹爾丹始料未及的是,經過此役,秋季沙龍成為二十世紀初期前衛藝術的發表聖地。往後,教人瞠目結舌的立體派(Cubism),也在此集結發聲,彰顯秋季沙龍在藝壇的影響力。

《繁星巨浪》已經再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1] 唐納太羅 (Donatello, 1386-1466) ,文藝復興時期雕刻家。《繁星巨浪》第一章《預知死亡紀事》一節,有其作品《大衛》的介紹。

[2] Laura McPhee (2006). A Journey Into Matisse’s South of France (p.117). Roaring Forties Pres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