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高更的天堂之路(二)重回殞落的大溪地】

在安娜趁機搜刮他的財產後,高更深受打擊,決定出清所有能賣的畫,回到大溪地。不過,這場拍賣會賣出不到預期的一成金額,甚至不夠支付行政開銷。為了避免糗事傳開,只有私下做假訂單,全數自己買下。幸好,有兩位經紀人賞識他的才華,簽下合約,高更才得以在1895年6月重返大溪地。

再度回到大溪地的高更,發現在離開的兩年間,當地的面貌以超乎想像的速度崩壞。「帕皮提已經有了電力設施,到處看得到電燈;國王故居前的草皮上,竟弄了一座旋轉木馬,花25生丁,可以騎一次、聽一首留聲機的音樂⋯⋯殖民地政府準備要鎮壓受英國人鼓動鬧革命的土著。」[1]

這個令他魂縈夢繫的心靈故鄉變了調,兩年前揮別的蒂哈阿曼娜,也改嫁他人。而命運對剛愎自用、拋家棄子、自私毀義的高更,才剛開始展開一波波的報復。原來簽約的經紀人失信履約,高更又墮入飢餓貧困的生活;前一年在布列塔尼遭打碎的腳踝,未曾痊癒,此時又以劇烈疼痛的形式襲擊而來;過去頻繁而恣意的縱欲,化成梅毒惡疾,進一步侵蝕他的身體,讓他像是掉入詛咒的深淵,無從翻身脫逃,連自救的力氣也沒有。

乳房與紅花 (法:Les Seins aux fleurs rouges ou Deux Tahitiennes / 英:Two Tahitian Women) 高更(Paul Gauguin)油畫 1898, 94 cm × 72.4 cm 紐約 大都會博物館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Y.)

1897年,元配梅特更傳來獨生女艾琳(以高更的母親命名)死去的消息,讓高更有了此殘生的念頭。人生至此,只剩下賣不出去的畫,原來無懼於評論家和敵人的恥笑,在殘破畫室堅持創作的意志力,如今已不受指揮,一併消沉隕落。

決定結束生命之前,他集結一些對宗教、藝術、新聞、時事的雜記,封面寫上獻給梵谷的字樣。然後,他要用盡最後的氣力,構思創作一部此生最為宏偉的巨幅作品《我們從哪裡來?我們是什麼?我們要往哪裡去?》。高更欲以此作為畢生創作的總結。

【敦南藝術講堂/繁星巨浪】北方的文藝復興 歡迎報名:https://bit.ly/2PUqH8n

[1] 高更(1895年7月)給巴黎鄰居威廉・穆拉德(William Molard)的信,寫於大溪地。Maurice Malingue (Ed), Jenry J. Stenning (Trans) (1949). Paul Gauguin: Letters to His Wife and Friends (p.203). MFA Publication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