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前進布列塔尼的高更 (八) 建立綜合主義灘頭堡】

高更嫌棄普羅旺斯小鎮阿爾過於貧乏,只待了九個星期就要離開。梵谷獲悉將痛失好友陪伴後,於耶誕夜前夕,與高更發生激烈爭吵,精神崩潰,耳朵割了,被送進醫院。

高更回到巴黎後,整座城市洋溢著籌備1889年世界博覽會的熱烈氣氛。這將是巴黎第四次宣揚國威的盛會。屆時,法國大革命將滿一百週年,世界最高建築的艾菲爾鐵塔亦將落成,意氣昂揚地為博覽會展開序幕。

世界博覽會除了展出農工產品,也設有繪畫雕刻專區,展出百年來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安格爾、德拉克洛瓦、卡內巴爾等人的畫作,本來就是展覽的重點;而經過二十多年但仍具爭議的《奧林匹亞》,也在展出之列,算是追認馬奈的藝術地位。

高更一直苦思如何利用這個預計超過三千萬人次的盛會來推銷作品。在過去,一直進不到體制內的庫爾貝和馬奈,都曾在博覽會場附近,自費舉辦展覽。但是高更沒有錢,只有唆使不斷接濟他的舒芬內克想想辦法。

就在離開阿爾前夕,高更終於收到舒芬內克傳來的好消息。他打聽到,展覽區內,有家藝術咖啡館訂做的大片玻璃牆沒有送來,老闆沃爾皮尼(Volpini)急著尋找替代方案。舒芬內克知道消息後,趁機提議整面牆由一群藝術家朋友的作品取代,老闆欣然答應。這個咖啡館的位置相當理想,新聞媒體區和義大利藝術品展區都在附近。

高更接到信以後,立刻草擬參展者名單和作品配額[1],將畫展取名為「印象派暨綜合主義派畫家聯展」(Groupe Impressioniste et Synthétiste)。雖然名稱上有印象派,但那只是一個便於行銷的時髦名詞,代表新興潮流畫派的意思。實際上,高更刻意排除印象派畫家的參與,即便是引他進入畫壇的畢沙羅也不在邀請之列。

他擬定的名單之中,幾乎都是自己的跟隨者,如舒芬內克、拉瓦爾和貝納德等人[2]。梵谷也受到邀請,但西奧代為婉拒。西奧認為高更的溝通姿態高傲,策展安排充滿謀略,得罪了許多印象派畫家,讓這位支持印象派最力的畫廊經紀人不得不迴避。高更策劃這項畫展的目的,在於建立綜合主義門派,並藉著眾星拱月之勢,確保畫派掌門人的地位。

此時,高更繪畫的取向,已漸全面性地呈現綜合主義的風格。《黃色基督》是其中的代表作。

黃色基督(法:Le Christ jaune / 英:The Yellow Christ) 高更(Paul Gauguin)油畫 1889, 92 cm × 73 cm 紐約州 水牛城 阿布萊特・諾克斯美術館(Albright-Knox Art Gallery, Buffalo, New York)

雖然,這種結合日本浮世繪的簡單線條、區隔的對比色、具裝飾性風格的分隔主義,非高更所首創,但高更憑藉著天才般的領悟力和創意,延伸運用到更深層的領域。

他充分掌握分隔主義的形式,將繪畫的對象簡化,線條化,把他們變成一個個符號;在他所選擇的宗教、哲學、社會等的綜合主題或故事裡,透過非現實的構圖場景和色彩詮釋,創造出新的概念,形成一種超越現實的特殊藝術語言。簡而言之,高更這一時期的畫,都像是埋著天啓的密碼,在心靈的地圖上,指引至不可言說的世界。因此,當時有論者將高更的創作比擬為藝術的象徵主義,等同將他推到波特萊爾在象徵主義文學的先知地位了。

結果,畫展沒賣出多少作品,卻引起畫壇的注目,「綜合主義」從此在繪畫界建立起灘頭堡。

[1] 高更(1888年12月)給舒芬內克的信,寫於阿爾。Maurice Malingue (Ed), Jenry J. Stenning (Trans) (1949). Paul Gauguin: Letters to His Wife and Friends (p.114-115). MFA Publications.

[2] 這些參展者多曾在阿凡橋旅居或有淵源,又稱為阿凡橋派。

《繁星巨浪》已經再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