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前進布列塔尼的高更 (七) 藝術競技的正義與暗流】

高更自畫像(以貝納德肖像為背景)

(法:Autoportrait avec portrait de Bernard, ‘Les Misérables’ / 英:Self-portrait in the Role of ‘Les Misérables’ Protagonist Jean Valjean, with Émile Bernard Portrait)

高更(Paul Gauguin)油畫

1888, 45 cm x 55 cm

阿姆斯特丹 梵谷美術館(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一直以老師姿態指導貝納德作畫的高更,很快地在貝納德畫風的基礎上,加入神祕與宗教的元素,而獨占「綜合主義」創立者的光環,但卻從不承認年輕同伴的貢獻,令貝納德非常沮喪。

問題是,貝納德的《草地上的布列塔尼女人》和高更《佈道後的幻象》約莫是同一時期的創作,貝納德真的早於高更提出分隔主義的概念嗎?關於這一點,我們或許可從另一組作品來見其端倪。

在上述兩幅作品完成不久以後,高更準備要離開布列塔尼,前往阿爾,與梵谷一起作畫。梵谷先前在信上建議三人互贈肖像畫。於是,高更帶著自己和貝納德的自畫像後,高更,同時也一併攜帶貝納德的《草地上的布列塔尼女人》到普羅旺斯。

在這幅《高更自畫像》中,高更兀自揮灑狂妄的自我,讓畫面湧現怪誕詭譎的氣氛。在畫面右下角,他簽上「Les Misérables Jean / Valjean / P Gauguin」,意即「悲慘世界 / 尚・萬強 / 保羅・高更」。

尚・萬強是雨果小說《悲慘世界》的主角人物。他因為偷竊麵包的小罪,被判5年徒刑。接著,他多次逃獄,最終在監牢服了19年的漫長刑期。尚萬強在社會的歧視、警探的監視追逐等不公義的世界中,經常打抱不平,扶貧濟弱,伸張正義。最後他在主教的協助下,開了工廠,擔任市長。高更藉由這幅畫,將自己比擬為尚萬強,表明自己的繪畫成就尚未得到應有的重視,以致流落到三餐不繼的地步,但他終將有功成名就的一天。

就畫的結構來看,高更的半身像趨近古典的表現。儘管有著清楚的輪廓線條,但頭部與五官相當立體,明暗陰影對比也很明顯;面部表情和頭髮的處理,亦相當精細,整幅畫看起來是融合了傳統與創新的結果。看來,高更當時尚未確立運用「分隔主義」的手法作畫。

貝納德自畫像(以高更肖像為背景) (法:Autoportrait avec le portrait de Paul Gauguin / Self Portrait with Portrait of Gauguin) 貝納德(Émile Bernard)油畫 1888,46 cm x 56 cm 阿姆斯特丹 梵谷美術館(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反觀《貝納德自畫像》,姑且不論創作的技巧層次和構圖上色的細緻程度,這幅畫顯然在分隔主義上的表現,「純粹」得多。當梵谷看到已成為高更收藏的《草地上的布列塔尼女人》,大感驚喜,覺得極具原創性,不僅寫信向貝納德致意,還迅即依此臨摹一張水彩畫,寄給西奧。

布列塔尼女人與小孩(法:Femmes bretonnes et enfants / 英:Breton Women and Children) 梵谷(Vincent van Gogh)臨摹貝納德《草地上的布列塔尼女人》 的水彩畫 1888, 47.5 cm x 62 cm 米蘭現代美術館(Galleria d’Arte Moderna di Milano, Milano)

貝納德的這兩幅畫,也對梵谷《山前的橄欖樹》、《星夜》以及之後一系列作品的風格,產生相當的影響。由梵谷的反應可以判斷,「分隔主義」應由貝納德所創。而高更則在「分隔主義」的基礎上,加入宗教、哲學和神祕的意涵,發展成「綜合主義」。

《繁星巨浪》已經再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