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前進布列塔尼的高更 (三) 死不放棄】

熱帶植物(法:Végétation tropicale / 英:Tropical Vegetation)

高更(Paul Gauguin)油畫

1887, 116 cm x 89 cm

愛丁堡 蘇格蘭國立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 of Scotland, Edinburgh)

《熱帶植物》,是在馬提尼克島的聖皮埃爾(St. Pierre)附近,往北眺望著培雷山(La montagne Pelée)的景致。高更謹記塞尚典範色彩——「凝重藍」和「顫動紅」,精準而自然地施展在畫布上。畫的表現不在呈現真實存在的自然體積感,而是將這與世隔絕的天地一隅,以富有感情的筆觸,帶領觀者在充滿熱帶生命色彩的紅土上,注視莊嚴深邃的藍色山脈,傳遞寧靜自得的感受。

然而,高更與拉瓦爾在馬提尼克的土著生活夢,很快就幻滅。他們分別都染患嚴重的瘧疾,併發腹瀉和高燒的症狀,兩人待在頂著草棚,舖著海草的惡劣居住環境(確實是土著的生活)下,無法得到適當的醫療照顧,久病不癒,身形骨瘦如柴,連講話的餘力都沒有,幾乎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後來,高更用盡唯有的氣力,寫信向法國政府求救,才終於將自己送回巴黎,結束為期半年的中美洲之旅。

後記

高更離開馬提尼克後的第15年,1902年4月下旬,《熱帶植物》畫裡的培雷山,從地表噴氣孔竄出硫磺氣,當時人們不以為意,覺得這只是週期性的地底活動。五月初,火山口噴出大量的碎屑石和火山灰,因為爆發的衝擊力量很大,這些物質相互激烈碰撞,加上火山底部吸進海水,混雜其中,造成火山口上方不斷出現巨雷閃電。

培雷山火山爆發 Photo by Heilprin

幾天以後,火山灰往北飄移,島上北邊的居民便往南遷移到第一大城的聖皮埃爾避難,也就是《熱帶植物》所在的位置。五月八日耶穌升天節當天,培雷山突然爆出巨大的蕈狀雲,它所夾帶的巨量火山碎屑流、氣體和火山塵,席捲整個聖皮埃爾。在整個過程發生不到六十秒的時間內,超過三萬個生命瞬間消逝,全城化為火海,寫下二十世紀死傷最為慘重的火山爆發事件[1]。至今,聖皮埃爾未能恢復當初的榮景。

劫後的首府聖皮埃爾化為灰燼 Photo by Heilprin

高更回到巴黎後,先去投靠舒芬內克。休養期間,梅特希望他來哥本哈根探望家人。高更冷峻地回道:「一、單單去哥本哈根的旅費,就足以讓我在布列塔尼待上三個月。二、我的工作不容許有孩子們打擾,而且,我沒有中產階級格調的夏季服裝,那將會非常難堪!三、我們之間根本沒有辦法達成最低限度的共識,見了面只會有無限的沈悶或重複的爭吵。妳的家人會怎麼說?想想看,說不定我們事後又生出一個孩子!四、最後的理由,自從分手以後,為了保存精力,我已逐漸壓制我的情感,我這方面的本能已經沈睡,若因為見到孩子而喚醒,我恐怕無法應付再次分離的危險。妳要記得,我的體內有雙重人格:印第安人和感性的人。感性的我已經消失,印地安人取而代之,勇往直前。」[2]

信寄出以後,他啟程前往布列塔尼。

【敦南藝術講堂】 西洋藝術從頭開始 不再錯過:https://bit.ly/2t4MMaP

[1] Vic. Camp. Mt. Pelée eruption – How Volcano Works, Department of Geological Sciences, 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

[2] 高更(1888年2月)給梅特的信,寫於巴黎。Maurice Malingue (Ed), Jenry J. Stenning (Trans) (1949). Paul Gauguin: Letters to His Wife and Friends (p.94-94). MFA Publication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