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前進布列塔尼的高更 (一) 尋找創作棲身地】

高更走得又快又急,不但身上沒錢,保暖的衣服也沒帶。他寫信給梅特,抱怨丹麥一無是處,只讓他帶回了風濕病,以致在巴黎時序入秋的夜裏,疼痛難眠。他嚷著要她寄大衣、背心、棉被、床單,他原以為回到巴黎,姊姊瑪麗會幫忙接濟,支助六歲的兒子上學的費用。但她的心意反覆,帶侄子住了一段時間後,又送還給高更。為解燃眉之急,高更只好變賣部分早期的收藏,並找了街頭貼海報的零工,以填飽肚子。

而梅特這邊也要撫養四個孩子,日子並不好過,她威脅要變賣其他放在丹麥家裡的收藏品。高更非常慌張,擔心她不分青紅皂白亂賣,他寫道:「我很憂心那兩幅塞尚的作品,他的作品量少,極其稀有,將來價值不菲⋯⋯馬奈和卡薩特的作品也不能賣,否則我將來一無所有。」[1]

分開一段時間後,梅特開始懷念以往相處的時光,哀訴失去丈夫的無助,一個人扶養小孩的寂寞辛酸,冀盼兩人的重逢。高更則冷峻譏諷地回道:「妳別老是那樣,毫無由來地墮入哀傷。妳信裡說,妳只有一個人過聖誕節,那表示妳的家人一點用也沒有?這些對我充滿敵意,卻讓妳讚不絕口、捧到天上的人,發生了什麼事嗎⋯⋯任何的指責都無濟於事,我們沒偷走他們什麼東西,誰也不欠誰。至於復合的事,我根本不去想,也不認為辦得到。如果沒錢,我也沒能力給妳舒適的生活。」[2]

經過一番折騰,姊姊瑪麗伸出援手,高更終於把兒子送到寄宿學校註冊。進去以後,高更總是積欠學雜費,不便前去探望而很少見面。然而,這個安排卻讓他能專心作畫。1886年6月,高更賣掉馬奈的畫,湊足旅費,啟程前往布列塔尼的阿凡橋(Pont-Aven)。

曾在巴黎沙龍入圍,又參加過數次印象派畫家聯展,不但能畫還擅長雕刻和陶藝——有這些輝煌歷史的高更,很快就成為阿凡橋年輕藝術家景仰求教的對象。他們在高更的作品裡,發現一種在印象派作品所沒有的神祕空間與蒼勁力量。《拉瓦爾側像與靜物》,或能說明高更初到阿凡橋的高調姿態,以及他在此一時期的創作所受的影響。

拉瓦爾側像與靜物(法:Nature morte au profil de Laval / 英:Still Life with Profile of Laval) 高更(Paul Gauguin)油畫 1886, 46 cm × 38 cm 印第安納波利斯美術館(Indianapolis Museum of Art)

二十四歲的畫家拉瓦爾(Charles Laval, 1862-1894),在布列塔尼遇見高更之後,尊之為師。在畫裡,拉瓦爾夾著鏡片,仔細觀察高更捏製的古怪陶藝品。這個狀似古印加文明風格的陶器,象徵流著秘魯血統的高更所潛藏的創作天分。

藉由畫中人物的注視,引領觀者看主題,是竇加愛用的手法之一。而畫面上所呈現的多重視角,包括:拉瓦爾的俯視、觀者看著陶器的平視角度、桌上水果的色彩以及呈現多角度的光影,則絕對是受塞尚的影響。

當高更還是個業餘畫家時,他透過畢沙羅認識塞尚,曾一起到巴黎郊外作畫。從那時候起,他從塞尚的作品預見了後印象派的可能發展。但高更還不完全明白其意涵和運用的方法,他寫信給畢沙羅,請求設法徵詢解惑 。後來,高更對於塞尚的創作哲學以及訓練養成的方式,有更深刻的了解。

【敦南藝術講堂】 西洋藝術從頭開始 不再錯過 :https://bit.ly/2t4MMaP

[1] 高更(1885年11月)給梅特的信,寫於巴黎。 Maurice Malingue (Ed), Jenry J. Stenning (Trans) (1949). Paul Gauguin: Letters to His Wife and Friends (p.56). MFA Publications.

[2] 高更(1885年12月)給梅特的信,寫於巴黎。Maurice Malingue (Ed), Jenry J. Stenning (Trans) (1949). Paul Gauguin: Letters to His Wife and Friends (p.59). MFA Publication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