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始於繁華的高更(五) 從高峰墜落】

在這新舊遞嬗的時代,無後顧之憂的高更,應能盡興揮灑才情,繼續快意人生,但一股前所未見的海嘯卻毫不留情地吞噬一切看似萬里無雲的前程。1882年,一家大型銀行無力把股票交割款付給客戶,引發連鎖的流動性風險,巴黎近四分之一的證券公司瀕臨倒閉,不僅股票市場暴跌,甚至官方證券交易所都面臨關閉的危機,堪稱是法國十九世紀最險惡的金融危機[1]

高更未能倖免,他在股市的投資幾乎化為烏有。在百業蕭條的情形下,許多人面臨生涯的抉擇。他的畫伴舒芬內克,選擇到學校進修以報考美術教師的資格;而高更則在畢沙羅的鼓勵下,決定走向專職畫家的道路。

隔年(1883),高更帶著懷有身孕的梅特和四個孩子,搬到巴黎西北邊一百三十公里處的魯昂(Rouen)。搬家的考量,主要是魯昂生活費便宜得多,又有許多北歐人在這裡定居,來自丹麥的梅特比較容易適應。然而,勉力維持溫飽的苦澀,開始啃噬這對夫妻的親情。約在此時,長期照顧他的監護人亞羅沙離開人世,沒有退路的高更,性格變得倔傲厲色。在魯昂住了半年後,梅特帶著五個孩子,投奔哥本哈根的父母家。她找到教法文的工作來添補家用。梅特還是愛著高更,希望他也一塊來,認為他的畫在丹麥有市場。

1884年底,三十六歲的高更,移居哥本哈根。可能為了應付梅特兄弟姊妹的異樣眼光,高更找到一家防水布的法國製造商,從事銷售代理的工作。他的職稱上是駐斯堪地那維亞的業務代表,實質上就是個無底薪、純抽成的銷售員。從他與公司往來的信件,我們確知,他在開發新市場所會碰到的障礙,一樣也沒少,包括:規格與市場接受的不同;高端市場(如軍方單位和醫院)對材質感到陌生,需要長時間測試;一般市場(如鐵路貨運、餐廳)嫌價格太貴,不願驟然嘗試等等。此外,他擔任銷售工作,卻不會說丹麥語;在一個新的市場推廣,卻只有法語的型錄傳單,初期甚至沒有樣品可以提供給客戶參考。

人在異鄉的高更,念茲在茲的莫過於藝術市場是否能夠接受他的作品,他把希望寄託在哥本哈根藝術學院的個展,期望能藉此打開知名度和銷路。結果,官方內部有人杯葛,沒人敢幫高更的畫裱框。他好不容易從業外找人幫忙,畫展卻提前結束。

畫架前的高更 (法:Gauguin devant son chevalet / 英 : Self-Portrait) 高更(Paul Gauguin)油畫 1885, 52.4 cm x 60.3 cm 沃斯堡 金貝爾美術館(Kimbell Art Museum, Fort Worth)

在哥本哈根待了半年以後,高更再也受不了這種懷才不遇、屈就無成的生活,也嚥不下妻子家人的冷嘲熱諷,他決定離開這個傷心地,負氣帶著二兒子克羅維斯(Clovis),回到巴黎。

【敦南藝術講堂】 西洋藝術從頭開始 不再錯過 :https://bit.ly/2t4MMaP

[1] Eugene N. White (2007). The Crash of 1882, Contrary Risk, and the bailout of the Paris Bourse. The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