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始於繁華的高更(四) 神祕色彩印象派】

高更在證券投資公司認識了埃米爾・舒芬內克(Émile Schuffenecker, 1851-1934),兩人對繪畫都有興趣,有段時間,他們利用夜間上繪畫課,假日則結伴去羅浮宮臨摹或郊外寫生。從此,他倆建立起堅固的友誼。

就當時高更所屬的中上階層而言,繪畫充其量是業餘的雅好,時髦人士展現高貴品味的才藝罷了;但高更的藝術天分,令人刮目相看,他竟然只花了四年——還只是利用忙碌工作之餘的零碎時間——就將作品送進巴黎沙龍的窄門。這令人嫉妒稱羨的才華,很難令人不聯想到外祖父安德烈的遺傳。

或許是因為巴黎沙龍的肯定,高更決定騰出更多時間作畫。他轉換工作到上班時間較為穩定的銀行,把家從時髦的香榭大道附近,搬到巴黎南邊空間較大的嶄新公寓,有了個人的工作室。

那段期間,他不但有更多的時間創作,還有餘裕在巴黎股市最強勁的時期搭上順風車,憑藉他的人脈與膽識,在股票現貨與期貨市場賺得豐沛的報酬。他也效法一手栽培他的監護人亞羅沙,陸續收購藝術品。

亞羅的沙收藏,主要是他這一代經歷新古典過渡到印象派時期的繪畫,以浪漫派和田園畫派的作品居多;而高更則將目光轉移到當代的新興畫家的作品,如:馬奈、竇加、容金、畢沙羅、莫內、希斯里、塞尚等人的創作。

1880年,當不成牧師的梵谷,才要從自暴自棄的遊民生活中走出來,抓住僅剩的浮木——對繪畫的興趣,參加基礎美術課程,看看是不是能闖出點名堂。而高更的處境呢?就像是人生對照組般地諷刺,擁有勢不可擋的好運,天縱的才氣,連自己景仰的竇加,都邀請他去參加印象派畫家聯展呢。

《女孩夢境》是高更這一時期的業餘代表作品。 女孩夢境(法:Jeune fille rêvant, etude d’un enfant endormi / 英:Young Girl Dreaming, Study of A Child Asleep) 高更(Paul Gauguin)油畫 1881, 54 cm x 73 cm 哥本哈根 新嘉士伯藝術博物館(Ny Carlsberg Glyptotek, København)

《女孩夢境》的描繪對象,是他唯一的女兒艾琳(Aline,以高更的母親命名)。從女孩裸露的雙腳線條,躺臥的白色床褥,褐黑色的護牆板來看,這幅畫顯然有馬奈《 奧林匹亞 》的影子。然而,他對女孩的睡衣、床褥、護牆板上的壁紙處理,是運用短刷痕的印象派筆觸,顯示高更欲抓住艾琳夢境的進行式。

背對著觀者的艾琳,踢下被子,露出雙腿,她的手卻裹在睡衣裡,暗示在獨眠的夜晚,她不由自主地被推進一個鬼魅的夢境:在疾風勁吹的草原上,無助的她,看見數隻黑鳥朝自己俯衝而來;鐵床護欄邊的小丑,扮演揭開神祕幻境序幕的開場角色。女孩的夢才剛開始。

雖然是早期的作品,創作風格和技巧掌握尚未臻至自成一家的格局,但是我們可以從這部作品感覺到,藉由捕捉逝去時光來表達個人感受的印象派,無法滿足高更對於未知心靈世界的探求(譬如夢境)和對於神祕感的摸索。於是他採取了具有妥協性、兼容並蓄的筆法:女孩的頭和腳有具體的線條輪廓,而環境的描繪則採用印象派的短刷筆觸。這是高更在後印象派時代的探索與嘗試。

【敦南藝術講堂】 西洋藝術從頭開始 不再錯過 :https://bit.ly/2t4MMaP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