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始於繁華的高更(三) 母親帶領的祕魯經驗】

雖然女兒的監護權,判給了芙蘿拉,還給身為女人的「賤民」一個公平的判決,然而,安德烈不但沒有收斂,反而伺機報復;除了印傳單指控妻子的不是,還買了手槍,從背後射殺芙蘿拉。芙蘿拉最終逃過死劫,而安德烈則被判20年強迫勞役的刑罰。1844年,芙蘿拉去世[1]。兩年後,芙蘿拉的女兒艾琳與克洛維斯・高更結婚。克洛維斯與艾琳婚後生下瑪麗(Marie)和保羅・高更。

1850年,成為寡婦的艾琳,帶著年幼的子女,來到秘魯利馬(Lima)投靠舅公唐・皮歐(Don Pio de Tristan y Moscoso)[2]——莫斯科索家族的大家長。他們受到熱情的接待,更因為艾琳的表親當選秘魯共和國總統[3],而住進總統官邸。後來,表親總統失勢,家族提供的庇蔭也搖搖欲墜之際,母親艾琳接到公公(高更的祖父)的來信,表明他將不久人世,希望他僅有的嫡孫,能回去承接部分遺產。艾琳抓住了機會,再度回到法國。

雖然離開秘魯時,保羅・高更才六歲(1854年),但他對於童年異國風情的記憶頗深,並自認身上流有印地安人的血液[4]。我想,這主要是出於對外祖母芙蘿拉的崇拜。芙蘿拉在高更出生前就已離世,這段南美時期的生活,填補他與外祖母未曾謀面的遺憾與縫隙,強化與芙蘿拉的正統嫡系關係。事實上,芙蘿拉的傳奇,對高更未來在畫壇的發展,多少有些助益。高更經常提到個人的生命與志業,始終受到芙蘿拉的指引。然而,事後看來,為理想而堅持不懈的精神,恐怕才是兩人唯一的連結。

回到法國,艾琳母子三人住進祖父在奧爾良(Orléans)的家。幾個月後,祖父就離開人世。11歲時(1859年),高更進入法國素負盛名的寄宿學校[5]。隔年,艾琳搬到巴黎,在巴黎歌劇院北邊附近的市中心區,做起時裝訂製服的生意。1865年,春天百貨(Le Printemps)在鄰近的奧斯曼大道開店營業,造成轟動。艾琳後因健康因素,收起店面,搬到巴黎西邊的郊區聖克盧(Saint Cloud),退休靜養。

高更的母親 高更(Paul Gauguin)油畫 1890-1893, 41 cm x 33 cm 斯圖加特州立美術館(Staatsgalerie Stuttgart)

1867年,艾琳去世。當時保羅正在遠洋運輸船上擔任幹部,航行於法國與中南美洲之間,後來又接著進入海軍服役。1871年,23歲的保羅結束6年的航海生涯,回到聖克盧,發現家已在普法戰爭中遭到破壞。幸運的是,母親生前已委託交好的鄰居古斯塔夫・亞羅沙(Gustave Arosa)照顧高更姊弟,因而兩人得以順遂的發展。

亞羅沙是西班牙裔猶太人,一個成功致富的金融家。他忠實履行艾琳的付託,將姊弟安排到巴黎宅邸旁的公寓住下來;幫高更安排到證券公司上班,更帶領他進入高級社交圈;介紹從丹麥來巴黎旅遊的梅特・賈德( Mette Gad,1850-1920)認識,梅特後來成為高更的妻子。亞羅沙的品味極高,不但收藏許多當代大師的畫作,包括庫爾貝、柯洛[6]、德拉克洛瓦、米勒等人的作品,更積極贊助剛出道的印象派畫家。因為這層關係,高更和畢沙羅開始熟識起來,之後兩人常一起作畫。亞羅沙可說是影響高更朝藝術界發展的第一人。

【敦南藝術講堂】 西洋藝術從頭開始 不再錯過 :https://bit.ly/2t4MMaP

[1] 有關芙蘿拉一生的故事,可參閱 Susan Grogan (1998). Flora Tristan: Life Stories. Routeledge.

[2] 有關高更母系家族在秘魯的背景,可參考Nancy Mowll Mathews (2001). Paul Gauguin: An Erotic Life. Yale University Press.

[3] José Rufino Echenique, 1808-1887.

[4] 由於高更的外曾祖父是西班牙裔秘魯人,芙蘿拉有二分之一的秘魯血統,而高更則有八分之一。但母系家族是否有和當地印地安人有過通婚,而融有印地安人血液,則不可考。

[5] 這所學校是Petit Séminaire de la Chapelle-Saint-Mesmin。

[6] 柯洛(Jean-Baptiste-Camille Corot, 1796-1875),19世紀著名的風景畫家,是法國從新古典主義過渡到印象派主義的重要人物,畢沙羅和莫利索都曾師事門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