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梵谷最後的旅程(下) 安息相伴】

麥田群鴉(英:Champ de blé aux corbeaux / 法:Wheat Field with Crows)

梵谷(Vincent van Gogh)油畫

1890, 50.2 cm x 103 cm

阿姆斯特丹 梵谷美術館(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六月底,文生才來到奧維不到一個半月,西奧傳來令人苦惱的消息。其一是畫廊高層和西奧之間對事業發展的看法有重大嫌隙,情勢迫使西奧必須思考自立門戶的可能。但萬事起頭難,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文生固然鼓勵弟弟朝著理想去做,但也擔心剛成家的西奧,壓力會變得更大。另外,西奧的家裡也發生意外,兒子因為喝了不潔的牛奶幾乎失去性命。起因是巴黎某地區的牧場環境惡劣,加上牛隻吃了不潔的食物,導致牛奶受到污染所致。後來,接連半個月,西奧安排酪農把驢子送到家門口,擠溫熱的鮮奶喝,才救活了小文生[1]。文生知道了以後,感到十分焦慮,想到巴黎去探望,但又擔心自己舊疾復發,對嬰兒不好。這些事讓文生陷入憂鬱無助的情緒。

這段時間,他創作了一系列特殊尺寸的風景畫,是由兩個正方形的畫布所合併起來的長方形規格,給人寬廣延伸的視野。《麥田群鴉》就是採用這個規格的代表作品。

文生以麥田為主題或背景的作品,大多象徵自然生命力,蘊含人與土地的濃密情感,惟《麥田群鴉》散發著前所未見的蕭瑟黯淡。畫面中,藍色的天被灰暗的雲氣籠罩,低低地壓著麥田。ㄧ條蜿蜒的通道,從麥田中急急剖開而去,不知通往哪裡?只有一群令人感到不祥的烏鴉知道它的終點吧!視線盡頭的上方,有我們熟悉的淡黃色氣旋,但天色過於凝結沈重,不可能看得見星星,難道那只是一團隨時散去的雲?

《麥田群鴉》畫完約兩個多星期後,七月二十七日,文生如同往常出外寫生,但他沒有按時回到民宿用晚餐,很讓主人擔心。約莫9點,文生捂著胸口,踉蹌地回來,才知道在白天的時候,他用左輪手槍,朝自己的胸部射了一槍,就昏迷了過去。直到傍晚因劇痛醒來,才自行走回住處。

鎮上僅有一個醫療站,但值班醫生不在。民宿主人找來嘉舍醫生。他看了以後,表示傷勢嚴重,恐回天乏術,只用棉花清除傷口,再用紗布包覆止血[2]。隔天中午過後,西奧匆匆趕來。當晚,西奧一直在床側陪他。37歲的文生對弟弟說:「是我離開的時候了。」[3] 一個半小時後,二十九日凌晨,文生辭世。

西奧辦完喪事後,對母親說:「一個不能找到安慰的人,不能寫出自己有多悲痛,這悲痛還只會延伸。只要活著,我就不能忘記;唯一能說的是,他已經找到他渴望的安息⋯⋯生活對他是個負擔,但現在,每個人都讚揚他的才能⋯⋯喔!母親,他是我最心愛的哥哥啊!」[4]

九月二十日,西奧為文生舉辦回顧展。結束以後,西奧也倒了下來。西奧先在巴黎接受治療,之後轉送到荷蘭烏德勒支(Utrecht)的精神療養院。1891年1月25日,也就是哥哥過世約半年後,未滿三十四歲的西奧,追隨文生,離開人間。

【敦南藝術講堂】 西洋藝術從頭開始 不再錯過 :https://bit.ly/2t4MMaP

[1] 西奧給文生的信,1890年7月,寫於巴黎。Johanna van Gogh (Trans), Robert Harrison (Ed). Van Goghs Letters – Unabridged & Annotated. Retrieved Nov 15, 2015 from http://www.webexhibits.org/vangogh/letter/21/T40.htm

[2] 有關文生死因——包括自殺或他殺——的傳聞有諸多版本。民宿主人的女兒Adeline Ravoux,目睹了文生帶著槍傷回到旅館後的經過。1956年,76歲Adeline Ravoux,決定自述一篇紀念文生的文章說明她的所見所聞,文章裡也記述父親照顧和急救文生的過程。Robert Harrison (Trans), Memoirs of Vincent Van Goghs stay in Auvers-sur-Oise. Collected in Van Goghs Letters – Unabridged & Annotated. Retrieved Nov 15, 2015 from  http://www.webexhibits.org/vangogh/letter/21/etc-Adeline-Ravoux.htm

[3] 西奧(1890年8月)給母親的信,寫於巴黎。林淑琴(譯序)(1997)。《追憶文生梵谷》。收錄於《梵谷書簡全集》(頁56)。

[4] 西奧(1890年8月)給母親的信,寫於巴黎。林淑琴(譯序)(1997)。《追憶文生梵谷》。收錄於《梵谷書簡全集》(頁56)。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