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梵谷生命之窗(三) 運用浮世繪技法畫出鐵柵窗外的內心風景】

當梵谷在巴黎的時候,他和西奧蒐購許多日本浮世繪的版畫,其中,葛飾北齋(1760-1849)的作品最受到兄弟的喜愛。後來,梵谷搬到阿爾的時候,仍對這些版畫念念不忘。他對西奧說:「請你把葛飾北齋的三百幅富士山以及日本民間生活景象畫保存下來…..它們將於數年內變得非常稀有,售價也更高昂,可以使你換得莫內等人的畫。日本藝術之珍貴一如原住民藝術,其價值不下于古希臘或古荷蘭⋯⋯」[1]

神奈川沖浪裏 (英:The Great Wave off Kanagawa) 葛飾北齋(Katsushika Hokusai)版畫 1832, 26 cm x 38 cm

在葛飾北齋眾多的作品裡,有個名為《富嶽三十六景》的著名畫作系列,是以關東地區各處景點遠眺富士山為主題的畫。其中,最饒富盛名的就是《神奈川沖浪裏》。在這幅畫,可見滔天巨浪之中有三條船載浮載沈,船夫們都懼怕地伏臥在船底。刹那間,觀者在巨浪相連的坡谷之間,看見了富士山。當俯衝的浪像要吞噬了船,浪頭的碎波欲墜時,它們卻像雪花溫柔地飄落在富士山上。

葛飾北齋繪畫的取材極廣,涵蓋山水風景、民間風情、奇想怪談、仕女和春宮畫等等。據說,長壽的葛飾北齋,酷愛旅遊,住所曾搬過近百次。當《富嶽三十六景》問世後,受到極大的好評,於是又加追加十景。此外,他還曾畫遍日本全境最有名的橋。

至於只能待在療養院的文生,他的作畫主題受制於院內外視線所及的景物,如:人物、天空、麥田、橄欖樹、絲柏、杏樹等主題,他必須力求在表現技法求突破,以擺脫身軀自由的限制。所以,或許結合了部分高更的技法,自己幻覺的體驗,加上葛飾北齋的啟發,文生發展出以S動態線條來作為表達繪畫意念的主調。

葛飾北齋的《神奈川沖浪裏》以富士山為眺望的對象,畫出滔天巨浪。文生的聖雷米風景畫呢?我的推測是以「天」為中心,畫出大自然的狂捲舞動。

造成文生精神疾病的原因,或許是長時間的過度工作,不正常的飲食(更貼切的說法,是饑餓造成的傷害),酒精中毒(尤其是劣質的酒),早期的淋病,不斷的受辱挫敗以及永無止境地遭到拒絕。現在,他自己選擇聖雷米的聖保羅療養院,總要給個說法,對自己有個交代。他絕非自暴自棄,他還努地工作著。有關《山前的橄欖樹》《星夜》的創作想法,我大膽的臆測是:他欲效法耶穌基督為人類背上十字架的德行。

山前的橄欖樹(法:Oliviers avec les Alpilles à l’arrière-plan / 英:The Olive Trees) 梵谷(Vincent van Gogh)油畫 1889, 72.5 cm x 92 cm 紐約 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下週,我們進一步梳理梵谷如何延伸葛氏北齋的風格技法,創作出《山前的橄欖樹》和《星夜》這兩幅名作。

《繁星巨浪》已經再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1] 文生(1888年6月)給西奧的信,寫於阿爾。果云(譯)(1997)。《梵谷書簡全集》(頁4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