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梵谷生命之窗(二) 鐵柵窗外的風景】

《聖雷米風景》是梵谷在聖保羅精神療養院時期最溫暖,也是與阿爾時期最有聯結的作品。《聖雷米風景》涵蓋的地形比從臥室窗口看出去的景致寬廣,可能是文生曾站在更高的地方,將遠方隆起的山脈納進畫布。文生在荷蘭的時候就喜歡畫鄉野風光,他尤其喜歡金黃色的麥田,它象徵農夫流汗勞力的報酬,也是上帝和大自然的恩賜。鬆軟如波浪般的麥穗,就像溫馨大地的床被,給人豐足的幸福感。

聖雷米風景 (法:Paysage à Saint Rémy / 英:Landscape at Saint-Rémy, Enclosed Field with Peasant) 梵谷(Vincent van Gogh)油畫 1889, 74 cm x 92 cm 印第安納波利斯美術館(Indianapolis Museum of Art, Indianapolis)

《聖雷米風景》展現天空的蔚藍和大地的黃,以豔麗的色彩歌頌大自然之愛。然而,細看這幅畫採用的技法和觀念,與過去的作品呈現若干差異。首先,文生雖然參考了真實的地貌風景,但對於自然客體的描繪卻非主旨所在,表達內心的感受才是作品的目的。乍看之下,似乎和印象派相近,實則不同。印象派雖意在個人主觀的感受,但表現的形式是透過鮮明的色彩,抓住稍縱即逝的時光,不描繪形體的輪廓;文生則從出發點就有所不同,他不但保留形體的線條,甚至用彎曲如S形筆觸取代過去慣用的點和短直線,表達對主題的感受。

我認為,《聖雷米風景》中,如:波浪起伏的金色麥田、從地底板塊擠壓而不斷隆起的山巒、遠方疾風推波流動的雲,代表受到隔離的文生,雖然常只能透過囚禁之地,鐵柵窗格來接觸自然,但他深信自己能再站起來,於是竭力對抗沮喪憂鬱的處境,他燃燒旺盛的創作能量,迸發源源不絕的生命動力,一如自然大地的生生不息。

文生運用彎曲線條的想法,是呼應高更和貝納德的主張。他們認為除了師法自然以外,文生可以多運用抽象的線條來表達內心的感受。

不過,文生作品的特色存在不同的特徵。高更當時的創作多以黑線分隔色彩,著重平面的主觀色彩表達,散發神祕但裝飾風格強烈的畫面意象;而文生的畫作則一貫地洋溢熱情和生命力。在內心世界如岩漿汨流的底層運動下,透過彎曲線條表現自然的生命力,終至衝出地表,爆發為改變地貌的超自然力量。這樣的特徵,在文生的孿生作品——《山前的橄欖樹》和《星夜》——展露無遺。

不過,要表現出這種與阿爾時期不同的抽象情緒意念,單單說是高更的誘導(或刺激),恐怕還不夠有說服力,畢竟彼此作品的風格差異甚為明顯。有一種普遍的看法是:文生發病時的幻覺作用,提供他創作的養分。關於這個論點,我認為並不牽強。在波特萊爾的《人造天堂》裡,已經把吸食大麻鴉片所產生的精神感知狀態描繪得相當精細,而以文生敏感的個性,加上他能冷靜面對自己的病態,確實有可能透過自我觀察,行諸於畫布上。除此之外,最為具體影響,是來自日本的浮世繪。

《繁星巨浪》已經出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