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風格【塵沙遠颺尋埃及 (六) 埃及人的自我認同】

撒哈爾是埃及資深的中文嚮導,想必應付過各種有關認同的問題。於是,我開門見山地問。

「妳是阿拉伯人,還是埃及人?」
她愣了一下會兒,緩緩作答 。
「我是阿拉伯人,也是埃及人。」
「我以為這問題會得到直覺地回答,為什麼需要思考呢?」在她還不及反應時,我繼續追問。
「很多書上寫古埃及人已經消失,現代的埃及人都是從阿拉伯移民來的。」
「我不知道在埃及的土地上阿拉伯移民有多少,但有人說我和埃及法老王拉姆西斯二世長得很像,就是在建造阿布辛貝神殿的那位,你覺不覺得?」

埃及嚮導撒哈爾(Sahar)
開羅南方發現的拉姆西斯二世雕像

由於我去過約旦和以色列,對阿拉伯世界以及與猶太人歷史不陌生,故在一番詰問和交鋒之後,我得出一個民族認同的輪廓,同時也發現,許多二十世紀的新興國家都面臨類似的遭遇。

原來,埃及人從未消失過。只是,在千百年外來政權統治下,埃及人多處於務農為主的中下階級,尤其在阿拉伯人和土耳其人統治後,埃及的語言文字全移植為阿拉伯語,再加上伊斯蘭宗教的傳播,強化了阿拉伯主義的認同,因此古埃及文化漸遭掩埋阻隔,埃及土地上逐漸蔓延綿密的阿拉伯文化。

到了二十世紀之初,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古埃及學的考古熱潮仍盛,本土知識分子掀起一股反省的思潮,認為這塊土地上的埃及人已存在五千多年,比起阿拉伯人統治,更早了四千年,現代埃及人從來就是古埃及人後裔,應該有自己的民族認同。撒哈爾告訴我,就在兩個月前,埃及的文化古物部長宣稱,在採驗圖坦卡門法老王的木乃伊後,發現他的基因能在現代絕大多數埃及人身上找到。

不過,到了1940年代,因為中東阿拉伯世界都在英國殖民統治下,因此有團結反抗與爭取獨立的共同目標,同時,他們更聯合反對猶太復國主義,而有建立一個廣大的阿拉伯聯盟的政治傾向。在埃及獨立後,被視為現代埃及國父的納瑟(Gamal Abdel Nasser),擔任首屆總統,是位熱烈的阿拉伯主義者。1958年,他與敘利亞結盟,一起更改國名為阿拉伯共和國(United Arab Republic) 。後來,因為納瑟以霸權姿態強壓敘利亞,造成後者不滿退出結盟。但是,埃及繼續以「阿拉伯共和國」作為國名,直到下一任總統沙達特(Anwar el-Sadat),更名為阿拉伯埃及共和國(Arab Republic of Egypt),「埃及」才又重新出現在國名之上。

沙達特與納瑟不同,主張國家發展的重心在埃及本土,關心的是埃及人的福祉,而不是阿拉伯世界。他在總統任內,最特殊的一項成就是與以色列簽屬和平協議,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撒哈爾說: 「你看,沙達特和拉姆西斯二世法王一樣偉大,他們和敵人簽了和平協議,讓埃及可以和平發展!」但此舉引起阿拉伯世界的反彈,也激起國內伊斯蘭極端主義者的不滿,沙達特在三年後遭到暗殺。
談到這裡,她對埃及的遭遇嘆氣連連。我轉個話題。
「為什麼埃及人不重視古文物,甚至多數不知道金字塔?」
「埃及有一半人不認識字!」我對這相當低的教育水準感到驚訝,但繼續追問。
「怎麼像妳這樣的大學畢業生,當初也不大認識金字塔和獅身人面像?」
「說起來很難讓人相信,我們的教科書不教埃及史,而是阿拉伯史與可蘭經。直到九零年代末期,我才在小朋友課本上開始看到埃及歷史與文物的介紹。」

原來,民族認同始終脫離不了政治的意識形態……

註: 主題圖片為阿布辛貝神殿,入口的雕像皆為拉姆西斯二世

2 Comment

  1. 蕭羽喬 says: 回覆

    這篇文章太棒了!解開了我的疑惑^^

    1. richardchang says: 回覆

      謝謝您,羽喬。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