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梵谷南方基地(七) 誰割了梵谷的耳朵?】

1889年11月,比利時「二十人團畫展」(Les XX)主辦單位向梵谷寄出邀請函,邀他參加1890年1月在布魯塞爾舉辦的年度展覽,塞尚、希斯萊、高更、羅特列克、秀拉等人也在受邀之列。人已在精神療養院的梵谷,挑選六幅作品——包含《紅色葡萄園》和這兩幅《向日葵》在內,名之為「普羅旺斯印象」。《紅色葡萄園》就是在這場畫展售出的。

到了開展前兩天,一位受邀的比利時畫家亨利・德格魯(Henry de Groux, 1866-1930),向主辦單位表明無法和梵谷令人作嘔的向日葵共同展出,聲稱梵谷是愚蠢的假貨。羅特列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 1864-1901) 聽了怒不可遏,站起來作勢要決鬥,德格魯則咆哮以對。這時,希涅克(Paul Signac, 1863-1935)站起來幫腔,揚言如果羅特列克死了,他會接著和德格魯對決。在劍拔弩張的情勢下,德格魯遭到主辦單位除名。[1]

回到黃屋。本來梵谷是打地鋪的,確知高更要來以後,他忙著買鏡子、椅子、所費不眥的床和生活必需品。他一個人將就著過也罷了,但眼見這南方的藝術驛站即將實現,他不能馬馬虎虎款待遠來的同伴。10月23日,讓梵谷等了大半年的高更,終於出現在阿爾。

高更非常喜歡《向日葵》。「有一天,高更對我說他看過一幅莫內的畫,插在一個日本式花瓶的向日葵[2],覺得美極了,但他更喜歡我的向日葵!我不同意他說的,但我可不是自卑消極⋯⋯如果在40歲以前,我的人物畫能夠達到高更口中那幅莫內花卉畫的水準,那我就能在畫壇取得一席之地。我得堅持下去!」[3]

高更來了以後,兩人一起作畫、吃飯、喝咖啡、參觀美術館。高更雖然同樣窮困,但自視甚高,也獲得較多人肯定,他在給朋友的信裡提到:「我扮演啓蒙的角色,這很容易,因為我自有豐沃的土壤,孕育滋生如大地般的原創性格,梵谷不懼怕我,也不固執,這些日子以來,我的梵谷進展神速。」[4] 由此可見高更的傲氣。

或許,梵谷一開始還可以逆來順受,然而,在一個屋簷下難有隱蔽的空間,兩人個性與觀點的歧異,也無從掩飾地暴露出來。高更漸漸對這小鎮感到不耐,「阿爾的一切令人感到茫然,一副小國寡民的狹隘氣息,地形風景也不出色。」[5] 高更有了離開阿爾的念頭,但他擔心西奧感到不快。西奧能幫他賣畫,甚至他最景仰的竇加也透過西奧收購自己的畫。

到了聖誕夜前夕,兩人緊張的關係,引爆了藝術史上盡人皆知的「自殘事件」。意外發生的原因,眾說紛紜。一般咸信的版本,是在12月23日夜晚,兩人發生了一場激烈的爭執,高更憤而叫囂要離開阿爾,梵谷受不了刺激,以致精神崩潰,自己拿剃刀割掉耳朵,然後用紙把耳朵包起來,拿去給他倆認識的妓女,要她好好保存。這個版本的說法來自當事人高更,也為《梵谷傳》的作者伊爾文・史東和西奧遺孀約翰娜所採信,但梵谷從未提及此事。

2009年,德國的歷史學家重啟史實的考證,他們從當時的媒體報導,以及高更與梵谷的信件比對,發現有關事件來龍去脈與先前的認知有異。相當啟人疑竇的是,梵谷給高更的信裡提到,「我絕口不提此事,你也一樣。」高更給朋友的一封信也提到:「他(梵谷)是個閉緊雙唇的人,我沒什麼好抱怨的。」[6]過沒多久,離開阿爾轉往巴黎的高更,創作了一只瓶子[7],瓶子的形狀是自己的頭,去除了雙耳,血流如注。

頭像 (Jug Self-portrait) 高更 (Paul Gauguin)粗釉陶 1989年1月 哥本哈根 丹麥藝術與設計博物館 (Designmuseum Danmark, København)

【繁星巨浪 藝術講堂 五月份下午班、晚間班】即將開課囉:https://bit.ly/2HMguYe

[1] Marina Ferreti-Bocqullon, Anne Distel, John Leighton, Susan Alyson Stein (2001). Signac, 1863-1935 (p.303).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Yale University Press.

[2] 這幅畫現藏於紐約大都會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3] 梵谷(1888年11月)給西奧的信,寫於阿爾。Johanna van Gogh (Trans), Robert Harrison (Ed). Van Goghs Letters – Unabridged & Annotated. Retrieved Nov 15, 2015 from http://www.webexhibits.org/vangogh/letter/18/563.htm

[4] Jp A. Calosse (2011). Vincent van Gogh (p.60). Parkstone International.

[5] Victoria Charles (2012). Vincent van Gogh (p.105). Parkstone International.

[6] Christel Kucharz (May 5, 2009). The Real Story Behind van Gogh’s Severed Ear. ABC News.

[7]  這只瓶子現藏於哥本哈根的丹麥藝術與設計博物館(Kunstindustrimuseet Copenhagen)。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