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梵谷南方基地(六) 獻給高更的向日葵】

到了八月中旬,高更捎來短訊,打算南下與他一起作畫。會促成高更動念的原因之一,恐怕是梵谷兄弟倆剛從過世的伯父分得部分遺產,兄弟因此有餘裕來支付高更的旅費。無論如何,梵谷興奮莫名,開始打理租處。當初租下來的時候,他就說服房東要將房子的外牆漆成奶油黃,稱之為「黃屋」,這是普羅旺斯蔚藍天空下,南國色彩的美好想像。

他對這個小天地有個烏托邦的憧憬:「我有一個理想,想提供後繼者一個能夠更安靜地進行創作的處所,也是南方入口處的畫室兼避難所。這應該不是太瘋狂的想法吧!為什麼偉大的德拉克洛瓦認為有去南方的必要呢?顯然因為由阿爾往南到非洲的話,可發現各式各樣美麗對比的效果,紅與綠,藍與澄,硫黃色與紫丁香色等。凡是真正的色彩家都應該來到這兒,承認這兒有異於北方的色彩。」 順著這浪漫的想法,梵谷創作一系列的畫,裝飾一樓的畫室和二樓的兩間臥房。《向日葵》主題,是這一系列作品的開端。

在巴黎的時候,梵谷就畫過相關主題的靜物畫,分別是躺在桌上的兩朵和四朵切短了莖的向日葵。他以其中一幅,作為與高更互換的作品,高更相當喜歡。這回,從8月20日起的一星期內,他以驚人的速度畫了四幅插在花瓶的向日葵,從一束三枝、五枝、十二枝到十五枝等不同的版本,涵蓋向日葵生命的瀟灑綻放與枯萎凋零,每一幅的蛻變,不止是象徵畫家與植物的心境對話,更是概念與技法的疾速躍進。

向日葵(法:Tournesols / 英:Sunflowers)第三幅 梵谷(Vincent van Gogh)油畫 1888, 91 cm × 72 cm 慕尼黑 新繪畫藝術館(Neue Pinakothek, Munich)
向日葵(法:Tournesols / 英:Sunflowers)第四幅 梵谷(Vincent van Gogh)油畫 1888, 92 cm x 73 cm 倫敦 國立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完成之後,梵谷決定把第三幅(十二枝)和第四幅(十五枝)掛在較舒適的客房白牆上。他顯然很滿意這兩個版本,分別在花瓶上簽上自己的名字。一般畫家署名,多會連名帶姓,但梵谷覺得一般法國人不知道怎麼發「谷」(Gogh)的音,所以僅署名文生。

這兩幅《向日葵》與之前的畫有明顯的不同,尤其是徹底去除空間透視的第四幅。畫裡的向日葵,從花瓶裡爭相向外生長,有的嫩莖彎曲,垂掛初開的鮮花;有的花瓣輻射齊列,完全盛開;有的花瓣落盡,剩下密結熟成的果實,也是種籽。

梵谷的向日葵,讓人想起塞尚的蘋果。塞尚以蒼勁而含蓄的手法,畫出蘋果自身的存在感,也藉著蘋果實驗新的立體繪畫空間;梵谷的向日葵——尤其是第四幅,充滿自身情感的投射,散發強烈的生命氣息。第四幅《向日葵》的另一個特色,是背景不用對比的冷色系。梵谷在擺放花瓶的平面塗上檸檬黃,牆面則是淡卡其,都是泛黃暖色系,以致使一朵朵向日葵整呈現類似地毯的編織效果,更烘托花朵強韌的立體感。而花瓶本身的色系與背景一致,但上下顛倒,梵谷巧妙地以簡單的景泰藍線條分隔瓶身顏色,也分隔了背景色塊。

【繁星巨浪 藝術講堂 五月份下午班、晚間班】即將開課囉:https://bit.ly/2HMguYe

《繁星巨浪》已經出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