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梵谷南方基地(五) 夜間露天咖啡座】

文生對於明亮色彩的喜愛,甚至延伸到了黑夜。他運用一貫喜愛的主色調——藍與黃,穿插著綠和橙,創作出極負盛名的《夜間露天咖啡座》

夜間露天咖啡座(法:Terrasse du café le soir / 英:Café Terrace at Night) 梵谷(Vincent van Gogh)油畫 1888, 80.7 cm × 65.3 cm 荷蘭 奧特洛 庫勒-穆勒博物館(Kröller-Müller Museum, Otterlo)

在《夜間露天咖啡座》裡,梵谷揭示一個沒有黑色天空的夜晚。他以正對著觀者的透視構圖,引領我們進到現場。我們不會為畫的傳統結構感到俗膩,因為文生點燃黃色煤氣燈的燈暈效果,反射到如巨大光源的涼篷和牆壁上,然後輻射到鵝卵石地面,乃至澄明的巷道空氣之中。文生的天空和白天一樣是藍的,只是稍暗。閃爍的星星,緊貼在巷底的天空,彷彿普羅旺斯的藍不會因夜晚降臨而消失,眷顧不願休息的人們。

但是,在如此美好的畫作背後,梵谷有段令人難以想像的自述 :

「我日漸年老,有時候想像力在作祟,使我認為藝術是一塊爛木頭,再恰當貼切不過。如果你有能力的話,你該令我覺得藝術是活的,你也許比我更熱愛藝術。我告訴我自己,有決定作用的不是藝術而是我個人;在藝術領域裡盡力而為,是唯一使我重獲信心與安寧的方法。雖然我的骨架日益潰散,我的手指卻愈發柔順。」讀到這段話,我們腦際會浮現一個老態龍鍾,眼凹額凸的藝術家形象,但梵谷才剛滿三十五歲 !

離開巴黎,來到阿爾的梵谷,經常提到寂寞、年老與死亡。西奧也不好過,他自剖心境:「當他兩年前來的時候,我沒想到我們兩人會如此親密,現在,我感受到絕對的空虛⋯⋯他 對這個世界的博聞與洞悉的程度,令人難以置信。文生如果還有幾年可活的話,我確信他將成名。透過他,我認識許多尊敬他的畫家,他是當代最有新想法的前衛畫家之一。」

在巴黎時,梵谷的身體就常出狀況,因此,他沒有把梵谷自陳未老先衰的感嘆,當成不著邊際的抱怨。梵谷雖然才三十五歲,受過的苦難非常人所能想像,因而他想幫懷奇才而不遇的文生找位畫家同伴,彼此照料鼓勵,直到天理伸張,梵谷得到應有的肯定,能獨立的走下去才行。他極力慫恿的對象是高更。

自從高更辭去證券交易員的優渥工作,專注於繪畫的志業後,生活經常陷入困境。梵谷兄弟對高更的才華非常欣賞,梵谷甚至請託西奧收購高更的畫,協助度過難關。到了阿爾以後,梵谷還提議:如果高更一同來住的話,西奧每個月只需匯兩百五十法朗,除了自己所有的畫以外,每個月也會獲得高更的一幅畫,但高更遲未表態。文生只有自我安慰:「寂寞並不令我苦惱,因為我找到了更明燦的太陽,自然對季節的感應如此令我著迷。因此,不必為了我的關係,而急忙催促高更來此,你明瞭我們不該放棄幫助他的念頭,可是我們並不需要他。」 文生說不需要他,當然只是客氣的扭捏。

【繁星巨浪 藝術講堂 五月份下午班、晚間班】即將開課囉:https://bit.ly/2HMguYe

《繁星巨浪》已經出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