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風格【塵沙遠颺尋埃及(三) 搶救阿布辛貝神殿催生「世界遺產」】

來到埃及第三天,凌晨三點不到就得出門,趕搭一天只有一班,五點起飛,往阿布辛貝的班機。飛機班次這麼少,和茉莉花革命、ISIS恐攻以及國內敵對政治勢力屠殺觀光客的陰影有關,造成國外旅客劇降。現在,埃及旅遊業從崩塌後一息尚存的谷底中緩緩回升,但人數距離高峰時期只有三、四成的光景。

雖然半夜出門,飛行途中還得短暫停留亞斯文,但在抵達國境之南的阿布辛貝,巍峨聳立的神殿巨像映入眼簾後,所有的疲憊頓時消失。

攝於阿布辛貝機場

阿布辛貝(Abu Simbel)的名稱,得自一位十九世紀時,引導瑞士與義大利探險家到遺址的當地男孩。阿布辛貝神殿,是西元前十三世紀的法老王拉姆西斯二世(Rames II, 1303~1213 BC)所建,目的是崇敬與歌頌埃及境內三大神祇與神化的自己。

阿布辛貝神殿正門

拉姆西斯二世被認為是埃及史上最偉大賢明、在位時間最長的法老王。他為平定邊疆的騷亂,出兵巴勒斯坦;他也為國家利益攻打安納托利亞高原上的西臺帝國。雖然最終無法取得軍事勝利,但與敵國簽訂停戰協議,讓埃及得以繁榮發展數十年。

在阿布辛貝神殿入口處兩側,沿著山壁鑿刻出四尊震撼懾人的二十公尺高的坐姿雕像。起先,人們以為這四尊石像分別代表三大神祇和法老本人,後來經過考古學家研究,發現這全都是拉姆西斯二世本人,意味著沒人比他更有資格保護這座神殿。

進入神殿後,穿過偌大的石柱雕像群,最終抵達祭祀的密室。

石柱雕像廳堂

雖然這座宏偉神殿在西元前六世紀逐漸沒入砂堆,經過兩千四百多年才被人重新發現,但它出土不過一百多年,卻因埃及政府欲在此建立巨大的亞斯文水壩,而將面臨淹沒的危機。由於亞斯文水壩及其攔河形成的湖,是個寬35公里,長達550公里(比台灣還長)的超大型水庫,因此,淹沒的範圍,遠遠不止阿布辛貝;毫不誇張地說,整個埃及南境的尼羅河流域沿岸,五千年來所有的人類古文明遺蹟都將慘遭浩劫。

值此之際,各國紛紛伸出援手,投入遺址的調查、考古研究與遺址搶救。以阿布辛貝為例,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協調下,將神殿所有雕像切割成20-30噸的石塊,往上移至六十公尺山岩處,挖鑿洞窟,再重新組裝,成了我們目前看到的現址。基於這個瀕臨毀滅的古蹟搶救行動,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決定設立「世界遺產」的規範,藉由促進觀光與嚴格的審查,達到推廣與保護世界遺產的目的。

由於埃及政府對古蹟的重視程度不夠,又缺乏經費,他們竟選擇遺址上規模小而完整的神廟饋贈給搶救遺蹟的主要贊助國,以至於在美國(紐約)、西班牙(馬德里)、荷蘭(萊登)和義大利(杜林)都看得到埃及神廟真跡。這些都成為現今埃及人揮之不去的恥辱。

然而,埃及的損失不僅於此。亞斯文水壩的初期效應雖然明顯,但尼羅河挾帶的泥沙,堆積於亞斯文水庫,據專家估計,此水庫壽命不超過五百年。由此對比五千年的古蹟損毀,何其荒謬;再者,自古以來,尼羅河所挾帶的沃土不再隨河流往下游,造成廣大的三角洲土壤逐漸貧脊,作物效益也逐漸降低。此外,這長達五百多公里,廣大沙漠中的河谷地帶,全是世居於此的努比亞人(Nubian)——一支膚色較深的原住民族,他們的民族遺產全部隨之淹沒沒,數萬人也被迫遷徙,造成境內努比亞人強烈的屈辱感,因而獨立的呼聲不斷。

文末,讓我們回到阿布辛貝。當我們進入神殿,穿越石柱廳堂,抵達祭祀密室,會看見四尊石像,從左至右分別是:

  • 拉(Ra),上埃及太陽神。
  • 拉姆西斯二世(Ramses II),象徵自己為新太陽神。
  • 阿蒙(Amun),下埃及太陽神 。同時有上下埃及神,表示拉姆西斯二世有效統治尼羅河上下游的完整埃及領土。
  • 卜塔(Ptah),造物神,也是冥神。據傳,卜塔是印何闐的父親(欲了解印何闐背景,請閱讀文化風格【塵沙遠颺尋埃及 (一) 金字塔的源起】一文)因此也被視為醫學與建築之神。

    祭祀密室

在三千三百年前建造密室時,出於建築師的精心設計,在每年十月21日與二月21日——分別是拉姆西斯二世的生日與加冕日,太陽光會射入阿布辛貝神殿,穿越石柱大廳,直抵密室,讓光照在卜塔以外的三尊太陽神上,彼此輝映!然而,因為遷址之故,陽光照射之日延後一天,而且無法達到涵蓋三尊太陽神的原始設計,這也算是拉姆西斯二世對不尊重古蹟者的一種嘲諷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