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梵谷吸納藝術漲潮的能量(一) 西奧無悔的支持】

圖為西奧21歲時進入谷披爾藝廊的照片

 梵谷與父母親一直都關心彼此,也深愛著對方,但梵谷不太受傳統觀念束縛,非常固執己見,經常成為爭吵的引爆點,很不容易相處。當父親在1885年3月去世後,為了母親健康和家庭氣氛,大妹安娜(Anna)建議梵谷搬出去住,他因而感到憤而離家。

幾個月以後,他有了去巴黎投靠弟弟西奧,發展繪畫生涯的想法,但在谷披爾藝廊(Goupil & Cie)工作的西奧請他隔年六月以後再來,屆時會搬到大一點的房子,兩個人住起來比較方便。

詎料,他逕自從荷蘭出發,於1886年3月1日早上抵達巴黎車站,然後用鉛筆寫了字條,請腳夫專程遞給西奧,上面寫著:「請原諒我沒事先告訴你,我已到了巴黎。反覆思量之後,我覺得這樣比較節省時間。中午以後,就會到羅浮宮,也許會更早一點,請回覆我,你何時可以到方形展廳[1]。別擔心費用的問題,我手邊還有些錢,花用之前,我會先和你討論。一切都不會有問題的!」[2] 由此可見梵谷一意孤行的倔強脾氣。

除了西奧,最了解梵谷的是小妹薇爾(Wilhelmina,暱稱Wil),她在一封給友人的信裡提到:「西奧說,知道梵谷名號的人越來越多,但我們對此沒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只要他有任何小小的的成功,就很令人開心。妳不曉得他的日子有多苦,那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的傷痕?這些挫敗沮喪讓他飽嚐艱辛,讓他變成一個怪人。」[3]

梵谷來到巴黎以後,經常得罪人,帶給西奧很多麻煩,必須花很多精力處理他惹的禍,兩人也經常爭吵。西奧對小妹薇爾吐苦水說:

「妳的來信帶給我莫大的安慰,當日子變調,當我再也無法想像靠自己一個人能夠度過這些難關,覺得無路可走的時候,有人能指引對的方向,是多麼令人欣慰。妳的信證明我是錯的,畢竟眼前的狀況無例可循⋯⋯我常問自己,一直幫他是對的嗎?我經常瀕臨抉擇,是不是讓他自生自滅算了?

讀過妳的信,認真地反覆思考後,我只能繼續支持他,別無選擇。他的確是個藝術家,也許他現在的作品未必都美,但是一定會對他未來的偉大創作有益。如果他的工作中輟,那真是罪過。無論他多麼的不切實際,當技藝成熟的那一天,他的畫一定賣得出去。

你無需掛慮錢的事,那不是最困擾我的問題,主要的癥結是彼此個性不合。我深深地愛過他,曾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但那已成為過去。他的情況越來越糟,不放過任何羞辱我的機會,我只有反擊。家裡變成難以忍受的地方,沒人願意來家裡拜訪,因為他們總看到我挨罵。他老是髒兮兮,把家裡弄得一團亂,這個家一點都不吸引人。我希望他離開,靠自己生活,他也一直把這件事掛在嘴上。如果我真叫他走,他反而會刻意作對而留下來。我已對他無益,只要求他不要傷害我,我無法承受與他住在一起的壓力。

他似乎有雙重人格,一個才華洋溢,善良體貼;另一個自私無情。他們輪流出現,我會聽見一個說東,然後另一個說西,他們永遠反覆爭辯不休。我下定決心,一如既往地幫助他,但希望他會搬走,我會盡可能地妥善安排。」[4]

儘管西奧的信裡強烈地透露對梵谷保持距離是兄弟關係唯一的出路,然而,一個多月以後,兩人又和好如初,彼此讚賞對方,還說無法想像分離的日子。

《繁星巨浪》已經出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繁星巨浪 藝術講堂 三月份下午班、晚間班】開始報名囉:http://bit.ly/2o04fyq

[1] 方形展廳(Salle Carrée)完工於1661年。1763年,方形展廳是羅浮宮開放為藝術品展覽的第一個展廳。

[2] Johanna van Gogh (Trans), Robert Harrison (Ed). Van Goghs Letters – Unabridged & Annotated. Retrieved Nov 15, 2015 from http://www.webexhibits.org/vangogh/letter/17/459.htm

[3] 薇爾・梵谷(1886年8月)給友人Line Kruysse的信,寫於努能。Johanna van Gogh (Trans), Robert Harrison (Ed). Van Goghs Letters – Unabridged & Annotated. Retrieved Nov 15, 2015 from http://www.webexhibits.org/vangogh/letter/17/etc-462a.htm

[4] 西奧(1887年3月14日)給薇爾的信,寫於巴黎。Johanna van Gogh (Trans), Robert Harrison (Ed). Van Goghs Letters – Unabridged & Annotated. Retrieved Nov 15, 2015 from http://www.webexhibits.org/vangogh/letter/17/etc-fam-1886.ht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