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風格【塵沙遠颺尋埃及 (二) 埃及學的起點: 金字塔、獅面人身像與太陽船】

第一個階梯金字塔問世後,過了八十八年,在其西北方二十多公里處的吉薩(Giza),史上最大,也是第一個完美正方形底座(四邊皆為230公尺),高約146公尺的胡夫金字塔(Pyramid of Khufu) ,於西元前2560年完成。胡夫金字塔在接下來的3800年間,一直是全世界最高的建築物。


清晨朝陽浮出大地之上,尚有薄霧縈繞,胡夫金字塔像是一面巨大三角型牆面,矗立於遠方。


左: 金字塔的各個立面原來都是平滑的高級石灰岩,但千百年來不斷被盜走,作為建材。這與長城古城牆的遭遇類似。

右: 每塊岩石大小不等,從2-5噸都有。用我當比例尺,胡夫金字塔使用這般大小岩石超過兩百萬顆!

在胡夫金字塔附近不遠處,另有個體積壯碩的卡夫拉金字塔(Pyramid of Khafre),是胡夫法老王的孫子所建。它的底長比古夫金字塔短五公尺,高度為143公尺,但因前者頂部風化更為嚴重,因此兩金字塔高度目前皆約為137公尺。


卡夫金字塔頂端仍保有一小部分光滑平面。我猜主要原因是這金字塔的斜角更大,盜取較不容易。

卡夫拉金字塔前,矗立著更引人喟嘆遐思的獅身人面像(Great Sphinx of Giza )。而人面的主人正是胡夫法老本人,四千五百多年來不懈地守衛著自己的金字塔。

一七九八年七月二十一日,當拿破崙率領大軍擊敗統治當地的馬木路克軍隊,他遙指金字塔,激情喊道 :「士兵們,四千年的歷史在俯瞰著你們!」當時,獅面人身像只有頸部以上在地表,獅身完全身陷在地底下。整座雕像要到1936年才經由大規模挖掘得以重見天日。這座獅身人面像,不但是埃及最大的一座同類型雕像,更是境內最早的紀念性雕刻。

獅面人身像
拿破崙與獅面人身像 (法:Bonaparte devant le Sphinx / 英:Bonaparte Before the Sphinx) 尚-李奧•傑洛姆(Jean-Léon Gérôme)油畫 1886, 62 cm × 102 cm 加州 聖西米恩 赫斯特城堡 (Hearst Castle, Saint Simeon, California)

在獅身人面像抖落幾十世紀的塵土,驕傲地展現其英姿才十八年,考古人員在附近又發現一個陪葬的太陽船遺址,經考究為一艘為胡夫法老王轉世時準備,規劃載他遨遊西方世界的御用船隻。船葬前,古埃及人將船隻還原拆解為1224塊組件,小心翼翼地個別封裝,彼此之間復塞滿阻隔物體保護。

胡夫法老王船

1956年,這批遺物出土後,學者花了許多年研究這批數量龐大的船身零組件與結構,繼之花四年時間重組這艘令人不可思議的陪葬船。這類稱為太陽船的陪葬船,是取其搭配如太陽神永恆的法老王所擁有。而這艘屬於最大金字塔建造者的胡夫法老王船,不僅船身巨大(44公尺長,6公尺寬),造型流線優雅,船艙與船身設計細節更散發奢華美感,盡現穿越時空的不朽經典。

請容我再重述一次,這個時期(西元前26世紀,距今超過4500年)的世界其他角落(除了兩河流域以外),多還處在新石器時代,文字尚未產生,所謂的船隻,也不過是挖空樹幹中心的獨木舟。但古埃及人不但已有文字、繪畫,製作木乃伊,有政府組織,他們聘請工匠(而非奴隸),運用先進的工程技術打造金字塔,雕刻獅身人面像;此外,埃及96%土地為沙漠,在全境毫無良材的貧脊環境下,古埃及人從黎巴嫩進口木材,打造出毫不遜於現代奢華設計的船艇,如此超時先進的文明怎能不令人好奇探索,欲一探究竟?說不定,上焉者找到復興強國之策,下焉者尋獲死後復活的秘方?

在拿破崙踏上埃及土地之時,西方人對埃及的了解停留在古希臘的著作,或聖經上的描述,但那都已是超過兩千年的古老記載與傳說了。因此,我揣測拿破崙讀過西羅多德的《歷史》,獲悉埃及在世界仍懵懂未知時,已然點亮人類文明之燈;在西方不斷想重回希臘羅馬先賢的文哲詩書以尋獲人類疆界的啟示時,心懷重建新羅馬帝國夢的拿破崙,決定率領一百七十五位學者隨行埃及,並下令軍隊將他們安排在隊伍中間,以便得到最安全的保障。從此,古埃及的文字、歷史、天文與建築等知識得以重見天日,打開西方世界前所未見的埃及熱。

寫到這裡,您是否覺得哪裡怪怪的?難道後來生活在尼羅河土地上的歷代埃及人不知自己的文字(譬如象形文字)與歷史嗎?何以需要等到拿破崙以降的西方人來重新發現? 簡單的答案是,他們不僅不懂自己的文字,不清楚自己的歷史,更弔詭的是,許多現代埃及人不認為身上所流的血和古埃及人有關!

這是我此行念茲在茲,亟欲解開的謎題。將來會在專文剖析爬梳其中的脈絡。

【繁星巨浪 藝術講堂 三月份下午班、晚間班】開始報名囉:http://bit.ly/2o04fyq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