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梵谷生命的啟航(二) 傳道士】

梵谷離開畫廊一個月後,跑到英格蘭東南部,蘭茲吉特(Ramsgate)的一所小學當代課老師。蘭茲吉特位於英吉利海峽邊,是許多水手和商人往返英格蘭和歐陸的港口城市,相當的國際化。文生憑著能操荷、英、法、德語的優勢,積極覓尋傳教士的職務。

二十三歲的梵谷之所以能通曉多國語言,除了生活不離閱讀,極為好學以外,也與他的成長環境有關。荷蘭語原本就是日耳曼語系的分支,德、荷兩語的近似度高,德語的學習相對容易;至於法語,則是當時荷蘭中上層家庭的時尚,是社交場合很受歡迎的語言;而遍設於歐洲的谷披爾畫廊,更是提供他操練這些語言的絕佳平台。

儘管他的條件優越,但工作機會始終沒有降臨,連正職教師的缺也沒有。代課老師的報酬只有住宿和食物津貼,沒有分文薪資,他很快就把之前的儲蓄用罄。想去倫敦的時候,他得徒步遠行。他在信上寫道:

「上星期一,我從蘭茲吉特步行到倫敦,一趟長途的旅程。從一開始到抵達坎特伯里[1]時,天氣一直很熱。傍晚,我又走了一大段路程,到了小池邊的幾株大山毛櫸和榆樹下,稍事休息。凌晨三點半,鳥兒開始在曙光裡囀唱,我再度上路,這時候走起來很舒服。中午抵達占松[2],在浸濕的草地之間,可以眺望船舶往返的泰晤士河,我想那邊的氣候,經年陰霾。就在那兒,一輛載貨馬車順路載了我幾英里。不久,馬伕在一處旅館停下來辦事,我擔心要等很久,就自個兒上路。黑夜降臨時,我抵達倫敦郊區,然後又疾走穿過長長的街道,走到城市的另一端⋯⋯」[3] 這段兩整天的單程路途至少有130公里,我不確定他是否到過務珍妮家「站崗」?他信上倒是提及走訪幾個教會,企求謀得一職,但終究懷才不遇,只好回到荷蘭。

在親人安排下,文生在書店工作了幾個月,感到索然無味,他決定考大學,以取得傳教士的資格。

他苦讀好幾個月,速學希臘文和拉丁文,但沒能考取。後來,他進入一所教會所屬的短期學校。三個月後,因不善即席演說,只能生硬地背誦,考試再度敗北。

然而,教會一位資深牧師彼得森(Abraham van der Waeyen Pieterszen),有感於他對上帝的虔誠和傳播福音的渴望,派遣他到比利時南部礦區的華斯美(Wasmes)村傳教。初期的生活費得由父親支付,待試用期滿,獲得正式任命,教會才會給薪。

文生之前在英格蘭的時候,他就曾申請過礦區傳播福音的工作,但因年紀太輕遭拒。他曾經用法、德、英文翻譯抄寫《仿效基督》[4],這本書讓他知道,世間的一切都是過眼雲煙,我們應該抗拒誘惑,遠離安逸,忍受在世的憂患,以謙卑、服從、素樸的態度生活,心繫死亡的時刻,靜待最後的審判,以謝主恩的心情,追求上天的幸福。這項礦區傳教的任務,提供他親身實踐《仿效基督》教義的機會,因此,他對於這項安排充滿感激。然而,當他到華斯美礦區時,完全沒預料到眼前的景象如此殘破……

【繁星巨浪 藝術講堂】2018年一月 晚間班/下午班 開始報名:http://bit.ly/2AuCGm2

《繁星巨浪》已經出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繁星巨浪》張志龍著,布克文化,九月十五日出版。

封面圖片:聖經(英:Still Life with Bible), 1885,65.7 cm x 78.5 cm ,梵谷美術館(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1] 坎特伯里( Canterbury),距離倫敦東南東方約100公里處的城市。

[2] 占松(Chatham),距離倫敦東南東方約50公里處。

[3] 文生(1876年6月)給西奧的信,寫於蘭茲吉特。果云(譯)(1997)。《梵谷書簡全集》(頁66)。藝術家。(Irving Stone Ed. 1937. The Complete Letter of Vincent van Gogh.)

[4] 《仿效基督》(The Imitation of Christ)又譯為效法基督,或師主篇,或遵主規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