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塞尚終極的追尋 (下)】

聖維克多山與黑堡 (法:La Montagne Sainte-Victoire et le Château Noir / 英:Mount Sainte-Victoire and Château Noir) 塞尚(Paul Cézanne)油畫 1904-1906, 65.6 cm × 81 cm 費城美術館(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在蔥鬱茂盛的樹梢所框起來的《聖維多克山與黑堡》,塞尚運用色塊和簡單的幾何圖案來佈圖。乍看之下,天空和山的光影,有印象派處理的手法,但是建築物的線條以及山的輪廓依然維持實物體積感。整幅畫之所以能協調統合,一方面,主要是象徵樹林的(綠色)團狀色彩層疊,能與幾何圖案形成的黑堡不突兀地結合,像是大自然共存實體架構的一部份;另一方面,從樹林和建築物延伸到山脈及天空帶有黃光的稀疏色塊,統合了空間的整體感。

聖維克多山(La Montagne Sainte-Victoire) 塞尚(Paul Cézanne)油畫 1902-1904, 73 × 92 cm      費城美術館(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依這幅《聖維克多山》取景的位置判斷,我認為是在埃克斯北方,塞尚畫室附近的瞭望點。畫面可約略分為三個部分:前景一簇簇有栗色、翡翠綠、暗岩灰色等的角錐色塊,應是坡邊的樹叢和岩塊;中間一大片鉻黃間雜著橘色和草綠色的區域,是低地的平原、房屋和農田;遠景則是藍色的天空和聖維克多山。

這幅畫的處理手法與先前的系列相比,更顯得前衛。從細部筆觸觀察,看得出塞尚每下一筆都經過再三的琢磨。巨大的山體由左往右延伸,左側山脈的兩條脊線清晰地往右往上,交匯於山頂,主導了畫面線條的運動方向。因而畫家在中景的色塊處理——譬如橘色屋頂的方向和黃色土地的區塊形狀——多呈現與山體運動的方向成平行、對比的形態,以俾產生呼應、平衡的效果。前景的岩坡和樹叢則多為直立的結構,穩住整個畫面。

對應聖維克多山嶙峋裸露的峭壁,塞尚採用不規則形狀、由數條刷紋組合的各式色塊,像是富有寶石光澤的鑲崁玻璃(和《曼西池塘》處理樹葉的方式相近),小心翼翼地切割填滿將近六成畫面的平原和近景,它們匯集的大地色彩,呈散發的光折射到山體,渲染了天空,形成天、地、物的相互輝映。塞尚誠懇恭敬地接近聖維克多山,讓山體的輪廓線條擁有實體感,確立永恆的存在,以不同的色塊的幾何形體呈現對象的質量感,反射的光譜和萬物共存的氣息。自然的具象形體在他的畫布變得抽象,但是屬於自然的生命和靈性穿透而生。這是聖維克多山系列繪畫最偉大的成就,他透過不斷的反省與實驗,以抽象的方法表達實體的精神力量,用層疊的色彩傳達光的運動,建構自然世界與個人心靈的通道,為20世紀繪畫展示新的高度與可能發展的方向,因此,塞尚被許多藝術家公認為現代繪畫之父。

1906年10月15日,67歲的塞尚一如往常外出作畫,天空突然下起大雨,他全身濕透,仍繼續作畫。稍後在返途中昏厥,路人把他抬到送洗衣服的兩輪台車上,由馬匹拖運回家。隔天一大早,他又返回丘陵上的畫室工作。他寫信給兒子,囑咐代訂兩打貂毛筆,還寫道:「我仍費力地工作,似乎還畫得下去,沒什麼比這更重要的了。感知是我創作的根基,我想那永遠不會毀壞。因此,我漸漸能擺脫站在我背後驅使我進行模仿的惡魔,對我來說,它已經不具什麼威脅了!」[1]

當晚回家時,塞尚面如槁灰。連續一個星期,他沒有力氣出門,留在家裡繼續畫。10月23日早上,遠在巴黎的妻子和兒子在還來不及趕回家的路上,塞尚已因急性肺炎去世。

【繁星巨浪 藝術講堂】2018年一月 晚間班/下午班 開始報名:http://bit.ly/2AuCGm2

【擁抱絲路:挑戰不可能的夢想】我的絲路大夢:http://bit.ly/2AyvBnF

《繁星巨浪》已經出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繁星巨浪》張志龍著,布克文化,九月十五日出版。

[1] John Reward (Ed) (1941). Paul Cézanne Letters (Oct 15, 1906). Da Capo Pres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