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塞尚不朽的人物 (下): 最昂貴的紙牌對奕】

塞尚把從自然觀察的心得,運用在人物畫上。其過程應是得先好好地觀察頭、手臂、身軀和衣服,思考這些形體和空間的互動與對照,反思它們與自然萬物的依存關係。他或許明白,這種終極意義的追求,可能窮極一生都不可得,但他不放棄追尋。

我想,塞尚之於繪畫,就像科學家之於研究一樣,他將繪畫視為不斷實驗探索的過程,他從自然觀察到的東西,會在靜物畫實驗;獲致了若干成果後,繼之在人物畫應用、再實驗;當他獲得某種統合感的掌握,再運用在風景畫。這幾種類型的畫,不必然有邏輯順序。對塞尚來說,水果、建築、人,都是自然(萬物)的一部份。在實驗的過程中,他發現線條會產生畫面的切割感,也可以在去除僵化的透視法後帶給平面繪畫立體的空間,而幾何圖形更能演繹實物的量體感。因此,塞尚的人物臉型多半簡約成幾何圖案的輪廓,襯托立體質感,與其粗獷大膽的線條銜接呼應。

塞尚除了深諳巨大線條切割畫面帶來的空間景深,立體幾何圖案所產生的體積感外,他也發現平行線與直線的背景提供人物的浮雕感,而且光影色彩與畫面結構的協調對比,對於創造人物畫的永恆感,至關重要。

塞尚著名的系列創作《玩紙牌的人》,共有五個版本:一幅是五個人物組成的(三人玩紙牌,兩人旁觀),一幅四個人物(三人玩紙牌,一人旁觀),有三幅是兩人組。奧賽美術館所收藏的兩人組版本,是展現「不朽的人物」完整意念的終極作品。

玩紙牌的人(法:Les Joueurs de cartes / 英:The Card Players) 塞尚(Paul Cézanne)油畫 1894–95, 47.5 cm × 57 cm 巴黎 奧賽美術館(Musée d’Orsay, Paris)

《玩紙牌的人》描繪兩位尋常的埃克斯工人坐在咖啡館(或小餐館)玩紙牌的場景。桌上的酒瓶(或水瓶)標示兩人對弈的界限。從兩人穿著和對陣姿態來看,他們的人生似乎就是為了這場博弈做準備。以帽子為例,左邊的是硬挺的材質,帽檐向下,右邊的是鬆軟的布料,不規則的帽檐向外翻起;服裝部分,左邊那位身著咖啡色外套搭配土黃的長褲,右邊則是上下相反的配色;就身體的姿態來看,左邊貼著椅背向後靠,好整以暇地抽著菸斗,右邊那位身體微傾向前,手肘占了過半的桌面,兩邊的桌巾下檐都與他們上身的角度平行呼應。我們不見他們的眼睛、嘴唇等洩露情緒的表情,好像一切的對陣,就是為了這場牌局。他們的投入既深且久,以致身體、衣服、坐姿莫不似風化成石,與周遭環境連成一氣,彷彿天地肇始,對弈已在。

1961年,包括《玩紙牌的人》在內的一批塞尚作品,送到塞尚故鄉埃克斯舉行特展。在展出期間,一共有八幅畫作不慎遭竊,成為轟動國際的刑案。感傷扼腕之餘,法國文化部長敦促郵政當局發行一套四張的繪畫郵票,喚醒國人對法國藝術的重視。失竊的《玩紙牌的人》也是這組郵票的主題之一[1]。我懷疑,此舉的目的,是法國政府欲藉郵票的高發行量、高曝光度,以嚇阻名畫的脫手轉賣。

幾個月以後,失竊的畫作全部尋回,但失而復得的說法莫衷一是。一說是警方在馬賽某處停車場的無主車輛發現了失物,較可信的消息,是一樁檯面下撮合的交易。自1960年起,來自科西嘉島和馬賽的黑幫組織,數度偷竊藝術品,向失主或保險公司勒索,並頻頻得逞。埃克斯的塞尚畫作盜竊案,應該也是循例私下付贖金而結案的[2]

《玩紙牌的人》系列中,迄今唯一由民間收藏的版本,構圖和奧賽美術館的版本相當接近,原擁有者是一位希臘船運大亨[3]。2011年,他過世以後,這個作品由卡達皇室以超過2億5千萬美元的巨額收購,當時創下有史以來畫作交易的最高拍賣價[4]

【繁星巨浪 藝術講堂】2018年一月 晚間班/下午班 開始報名:http://bit.ly/2AuCGm2

【擁抱絲路:挑戰不可能的夢想】我的絲路大夢:http://bit.ly/2AyvBnF

《繁星巨浪》已經出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繁星巨浪》張志龍著,布克文化,九月十五日出版。

[1] 其他三張郵票分別是馬諦斯、布拉克和拉弗里奈(La Fresnaye,1885-1925)的作品。

[2] Catherine Schofield Sezgin (Sept 4, 2014). Unresolved ’72 Theft Of Montreal Museum Of Fine Arts – The 41St Anniversary Of The Theft: And Still Counting. Retrieved Nov 13, 2015 from http://unsolved-1972-theft-montreal.blogspot.tw

[3] George Embiricos。

[4] Alexandra Peers (Feb 2, 2012). Qatar Purchases Cézanne’s The Card Players for More Than $250 Million, Highest Price Ever for a Work of Art. Vanity Fair.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