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塞尚不朽的人物(上) 穿紅背心男孩】

塞尚早期的人物畫——如《舅舅多米尼克》系列,彷彿是來自渾沌初始、從天神降世成為凡人的類型;他們雖失去神力,但仍有力拔山河的體魄,犀利懾人的眼神,只要看過一眼,就知道他們的出身非凡。塞尚成熟時期的人物畫,則取材自毫不起眼的鄉野民間,但由於他運用新繪畫的概念來喚出一種粗礪質樸、精神永恆的形體,讓他們成為繪畫史上不朽的人物。

穿紅背心男孩(法:Le Garçon au gilet rouge / 英: The Boy in a Red Waistcoat) 塞尚(Paul Cézanne)油畫 1888-1890, 89.5 cm × 72.4 cm 華盛頓 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畫中的男孩無力地倚在簾幕之旁,他惹人憐的無辜表情,比胳臂大不了多少的鵝蛋臉以及顯得過長的左手臂等特徵,總讓我聯想起安格爾的《大宮女》;如果說男孩是宮女的後裔——至少是精神上的傳承——或許更能貼近地看待這幅畫的定位。34歲的安格爾在1814年創作了《大宮女》,送到巴黎沙龍展出,並未獲得好評。然而,安格爾最終成了新古典藝術的掌門人,也恐怕是最後一位學院美術的大師。《大宮女》最明顯的特色在於安格爾不顧真實身體比例,創造慵懶惑人但抑鬱寡歡的軀體線條;其次是為了烘托如絲綢般的膚觸,他讓宮女無意識地將輕柔細緻的布帘勾扯在小腿之上。

經過七十多年,新古典已成為歷史,集體推翻傳統的印象派也過了繁華盛開的時期。塞尚的《穿紅背心男孩》,不講究男孩細嫩的五官肌膚,也不刻意精雕服飾的質感。塞尚僅用鮮豔的紅色窄身夾克來暗示男孩該有的活力,然而,在多愁善感的陰鬱面容下,他纖細的身形垂吊著無力的手臂,倚靠在厚實的布帘旁,強烈對比青春的蒼白與虛無。

在印象主義之後,塞尚重新高舉線條的地位,但取法有異。他用樸實的線條來切割畫面,以便在沒有景深的畫面中產生分隔的立體空間感,形成一種全新而值得玩味的畫面結構,這對於20世紀的立體畫派又是一大啟示。雖然他的線條運用大膽奇特,整幅畫看起來卻完全不會教人難以接受,甚至呈現出幾分典雅,主要原因可能是塞尚非常注重光色的處理,以及巨大線條切割所產生類似雕像的體積感;厚重的布帘量體則與孱弱的身體產生明顯的反差,讓我們感受男孩低吟的靈魂。

塞尚經過印象派的洗禮,了解觀察自然的重要,掌握如何運用敏銳的視覺把光在物體的變化萬千呈現出來。然而,他覺得過分注重光,會溶蝕事物形體的存在感;繪畫成為掌握逝去光陰的個人感受,美則美矣,但忽略自然萬物存在的意義和各自內在的精神。因此,他持續地開發新的概念和技巧,強調事物的體積感,喚出天地萬物的存在魂魄,開拓出嶄新而廣闊的繪畫領域。

《繁星巨浪》已經出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繁星巨浪》張志龍著,布克文化,九月十五日出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