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塞尚的寧靜革命(完):失重狀態的空間】

到了《丘比特石膏像與靜物》,塞尚的實驗更加激進,觀者很難從一兩個視角出發來理解這幅畫的空間狀態。畫裡面有一尊看起來髒髒的斷臂石膏像,立在桌上,底座旁躺著東倒西歪的水果和洋蔥。石膏像的左側,一塊凹折的布,裹著兩顆洋蔥;它們似是後面畫板上,畫的一部份,卻又像是從平面的畫板延伸到立體空間的實物。石膏像右側遠方,有一個畫著雕像的傾斜畫板,地上還有顆滾了下來的水果。在這畫面空間裡,幾乎沒有一樣東西是平穩的,彷彿是脫離地心引力的失重空間。

石膏像與靜物 (法:Nature morte avec un Cupidon de plâtre / 英:Still Llife with Plaster Cupid) 塞尚(Paul Cézanne)油畫 1895, 70 cm x 57 cm 科陶德藝術學院(Courtauld Institute of Art, London)

要理解看似零亂無頭緒的畫,就先從畫的主角——石膏像談起。塞尚用綠色勾勒丘比特石膏像的輪廓陰影,亮面部分除了白色底色,還沾了若干駝黃色漬——這是桌面的色調,也是水果和地板的亮面色彩;這個將環境色彩點綴在物體上的做法讓主角與畫布指涉的空間客體產生互動連結。

邱比特腳趾朝的方向,暗示我們欣賞此畫的起點。他的左腳盤結在後,軀體跟著引身往右上方挺起,這個動作,牽引了空間的扭轉。這個原本可能較為狹窄的空間,從丘比特左腳後面的大顆洋蔥頭對應的左邊畫板開始扭轉開來,開展到丘比特臀部後面的畫版——它的角度與丘比特的肩膀平行。最後再往上開展到那幅以石膏像為主角的畫板。也就是說,塞尚藉著一個彷彿有扭曲空間神力的石膏像靜物,帶領觀者進入一個前所未有的空間。

在這個扭曲的空間裡,塞尚刻意屏除特定視角的景深,像是讓人在無重力狀態下,由畫面左下角往右上方旋轉漂浮,凝視這個空間並迅速描繪下來,完成了這一幅轉動空間動態的畫作。這個創新的概念,直接影響了二十世紀的畢卡索,以及他和布拉克(Georges Braque, 1882-1963)所開創的立體畫派。然而,《丘比特石膏像與靜物》之於立體畫派,僅是塞尚對其產生諸多影響的起點。

《繁星巨浪》已經出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繁星巨浪》張志龍著,布克文化,九月十五日出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