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塞尚的寧靜革命(下):蘋果的立體空間】

年輕時,塞尚曾躊躇滿志地說:「我要用蘋果來征服巴黎!」然而要達到這個地步所需的時間,超過塞尚的想像。他三十五歲才賣出第一張畫,五十六歲時第一次舉辦個人特展。

在偉大畫家的行列裡,塞尚作品中的靜物畫的比例可能是最高的一位。從新古典主義所主導藝術的理論和邏輯位階來看,靜物畫的定位是個入門的類型,畫得再好,頂多被歸類「藝匠」罷了,靜物畫得極好的大師,多把靜物安插在位階較高主題當陪襯。塞尚卻罕見地一再畫靜物,他認為無論是蘋果、碗盆或是門窗,都有其靈性,他的使命不在於畫出靜物的外在特徵,也不僅止于個人觀察的感受,而是透過不斷的嘗試,畫出實體感,接近它們存在的主體性,而非人的感受。

一籃蘋果(法:Le panier de pommes / 英:The Basket of Apples) 塞尚(Paul Cézanne)油畫 1893, 65 cm × 80 cm 芝加哥藝術學院(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Chicago)

畫靜物的另一個緣由,可能是因為在塞尚觀察自然之後,領略了新的思維和突破點,但還不是那麼有信心掌握這些元素,所以想藉靜物來實驗論證。沒想到他的鑽研,竟讓靜物畫的層次上昇到前所未有的境界。

用找碴偵錯的方式來看《一籃蘋果》,會發現這幅畫不怎麼穩定,充斥矛盾的結構。或許桌面不平整的關係,玻璃瓶微微歪向左邊,倚在用磚塊墊起來的籃子。籃子裡的蘋果灑了出來,散在一張鋪著零亂白布的桌上。仔細看這張桌子,桌板似乎由右往左、由後往前傾斜,較寬的右邊桌板有棱有角,左邊前面卻糊在一起,左邊後面則短了一截。桌上唯一平穩擺著的是一碟麵包捲(或餅乾)。只不過,從層層疊起的下層麵包卷來看,大約是與觀者的視線平行或稍低的位置;但從最上面兩塊麵包,甚或整個桌面來看,卻是高處俯視的角度。如果真是這樣,但我們怎麼又會同時看到桌板的側面呢?

舞蹈課(法:La classe de danse / 英:The Dance Class) 竇加(Edgar Degas)油畫 1873-1876, 85 cm x 75 cm 巴黎 奧賽美術館(Musée d’Orsay, Paris)

自文藝復興時期以來,畫家用透視法在平面的畫布上創造景深,但也限定了畫家和觀者欣賞繪畫的視角,畫面裡的景象定位也都受到視角的限制。

舉竇加的畫為例,無論是《棉花交易辦公室》《舞蹈課》,兩幅畫的視角都是從左上方俯視,沿著畫面的地板線條,就知道視線的夾角位於畫面右邊遠處,於是主角配角的形體大小,人物景致的近親遠疏,都嚴謹地根據這個視角線型描繪,依序定位。

然而,這並非真實世界的視覺體驗。我們觀看事物不會像拍照一樣地定住一格,是隨時在移動中瀏覽而得到綜合印象。塞尚要教我們的是:他嘗試超越透視法,打破平面畫布預先設定的僵固視角,創造移動觀看的可能。

【繁星巨浪 藝術講堂】開課報名中,詳情請見:http://bit.ly/2A7U9A2

《繁星巨浪》張志龍著,布克文化,九月十五日出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