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塞尚的寧靜革命(上):從印象到後印象的風景】

普法戰爭(1870 年)結束後,塞尚從普羅旺斯搬回巴黎郊區。原先因戰爭而離散的畫家朋友又聯繫了起來,聚在一起籌備印象派畫展。這群朋友中,他和畢沙羅的交情最好,視之為父執輩的良師益友,他們經常一起作畫,影響了塞尚的畫風。他過往的作畫特徵,如:神話般的奇想世界,巧妙轉借前輩大師的創作元素,充滿隱喻的設計以及喜用大塊面的黑色油彩等等,逐漸從畫布消褪;塞尚開始走到戶外作畫,將自然的景物大量地以光所反射的色帶色塊描繪,把主觀的情境寓言轉換為對自然環境的感受。

曼西池塘(法:Pont de Maincy / 英:Maincy Bridge) 塞尚(Paul Cézanne)油畫 1879-1880, 58.5 cm × 72.5 cm 巴黎 奧賽美術館(Musée d’Orsay, Paris)

 

《曼西池塘》是這個時期的代表作品,也在今年來到台灣。塞尚專注演繹自然帶給畫者的感受,傳遞幽靜清新的恬適感,而不像早先激昂地抒發己見。塞尚喜歡在風景畫的前景放置一兩株樹,帶領觀者進入畫的主題;從畫面的設計而言,它有一種框住畫景的效果,產生遠景若近的親切感。

《曼西池塘》富有印象派的精神,但不脫古典精神的嚴謹構圖,注重平衡對比,例如:兩側對稱的拱橋,左邊拱橋的倒影連結前景和遠景的樹木橫枝等等。此外,塞尚描繪的實物,不會像莫內或其他印象派畫家一樣,讓樹幹、建築物等的形體,消蝕在光影之中;他堅持描上線條,毫不扭捏地呈現物體本身的幾何線形;即便是樹葉也以緊密排列的長方形或圓柱形圖案描繪,呈現類似馬賽克的視覺效果,不但產生透光折射的鑲崁色澤,也強化實物對象的結構感。因此,整幅畫呈現寧靜的存在感,而非稍縱即逝的感性回憶。

路邊轉角(法:La Route tournante / 英:Turn in the Road) 塞尚(Paul Cézanne)油畫 1881, 61 cm x 73 cm 波士頓美術館(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到了《路邊轉角》,房子簡化成積木,矮牆則像拋物線般從左延伸到畫的右邊之外。光所反射的視覺色彩,不再是形成物象的主體、詮釋的主角;過分強調光,造成我們忽視自然(個體或群體)的精神力量,低估透過觀察形體所產生的獨特存在感。塞尚大膽地將畫面幾何圖形化,讓平面的畫變得立體,畫面呈現層次分隔的趣味。

在接續馬奈去除透視法所產生的虛擬三維空間後,塞尚藉由新的技法,讓實物的立體感回到平面美術上。《路邊轉角》追求的不再是個人對環境感受的表達,而是在繪畫世界探索新的可能,標示著塞尚走出印象派主義,開闢一條尚未有人走過的新路徑。

《路邊轉角》完成後,塞尚回到普羅旺斯定居。在離群索居之後,他運用的光譜色彩越來越少。他發現色彩的使用過於豔麗浮濫,會減損事物實體精神的展現,就像如果某人穿的衣服充滿七顏六色,他的深層氣質與獨特個性就會被掩蓋淹沒。

塞尚所描繪的線條也不講究精美平滑,甚至刻意地樸拙平實,道理就像過於精緻的臉蛋肌膚或極其光滑的建築牆面,難以呈現深厚的生命底蘊或展現存在感的印記。但也因此,塞尚主題的選擇和畫面的呈現很少會讓人一看就有為之側目的驚喜或為之同感歡樂憂傷。

塞尚不把觀者的喜好品味納為作畫的考量因素,堅持開拓一條未有人跡的道路;如果沒有相當的素養和自由的心靈,不容易領略這看起來不怎麼美的新形態藝術。

【繁星巨浪 藝術講堂】開課報名中,詳情請見:http://bit.ly/2A7U9A2

《繁星巨浪》張志龍著,布克文化,九月十五日出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