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人生:【顛父人生Toni Erdmann】人生只有當下

有時,近距離看所謂的事業成功,其實弱不禁風;轉個角度,會發現破綻處處,不忍卒睹。主要癥結,可能是一昧地將成功化為可衡量的、可換算價值得目標來追求;譬如,職位、市場大小、薪資報酬、事業規模;越想要以有效率的方法,強化競爭優勢來取得,手段就漸漸失去分寸;當人不在意手段的內涵,人性的溫度便逐漸冷淡,人生價值逐漸崩毀。當成功來到的時候,他的回饋要不像紙糊的窗一樣薄弱,要不就像廉價塑膠椅,毫無品格可言。

也許我們不妨將成功的追逐轉換為人性內涵的提升,把目標更易為活在當下,人生就不至於有那麼多劇烈苦痛的取捨,永遠在空洞的數量與寂寥之間擺盪。在提昇的旅程中,儘管有跌宕起伏,也能自我嘲諷,淡然處之;因為時光芢苒,是呈現不同的風景,增添體驗的心境。那麼,我們無需汲汲營營,而能珍惜生命歷程的千絲萬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個離婚獨居、帶點嬉皮性格的父親,在心愛的小狗死去後,決定去羅馬尼亞探望女兒伊尼絲(Ines)。伊尼斯在管理顧問公司上班,派駐在首都布加勒斯特。

當父親在她辦公大樓大廳佯裝一般訪客露面時,她正與客戶匆匆走過。在這異地擦肩而過的場景,對比父親身著鬆垮格紋短袖襯衫、手提細繩布袋的隨性,而伊尼絲一身衣架子,頂著俏領低胸絲質襯衣,套上剪裁俐落黑色套裝;其間的唐突對比,彰顯父女的遙遠距離。

也許因為伊尼絲早就獨立,一頭栽進自我中心的世界,她與家人(母親與繼父)漸行漸遠,更何況是分居已久的父親?現在,伊尼絲對父親不請自來感到錯愕。

其實,伊尼絲瞥見了父親的身影。她壓抑不耐的情緒,讓秘書安排會面,帶他回住處。當父親在廚房弄家常菜,想讓女兒嚐嚐手藝時,他看見伊尼絲疲累過度,癱在沙發上熟睡,不忍叫她起來。沒想到,她醒來時已過了半個早上,錯過客戶簡報會議。她氣得咒罵父親,指責他為了逃避小狗死去的悲傷,來這裡摧毀她的事業。父親只有無奈搭車離去。

孰知,父親並未離開布加勒斯特。他穿起西裝,戴上誇張的假髮和暴牙,以東尼(Toni Erdmann)為名,神出鬼沒地出現在伊尼絲的各種社交場合。東尼一會兒化身為企業家,一會兒變成德國大使。他雖然舉止滑稽突梯,言談不著邊際,但很受到伊尼絲公司、客戶、姊妹淘的歡迎。因為,在爾虞我詐、行禮如儀的商業場合中,充滿虛偽、低俗與算計,他們看不到這樣脫格瀟灑的人物如此自得其樂地活著。在這裡,父親比伊尼絲還受到歡迎。

伊尼絲的客戶專案進行得不順利,她想更上層樓,爭取轉調上海這個大市場的機會似乎變得渺茫。她的消遣奢華,卻對日益枯竭的心靈毫無助益;她和公司男同事交往,也淪為個人洩慾的行事曆,只圖對方助性,自己連愛撫都懶得做。

上司要她舉辦小組活動,提振士氣。她花了不少心思,在住處準備精緻餐點飲料。她要穿上緊身小禮服,卻卡著拉不上又脫不下,偏偏這時門鈴響了。響了一會兒,她好不容易脫下衣服⋯⋯索性不穿了,連內褲都扯下來!伊尼絲毫不遮掩、強作鎮定地開門,對陸續上門的同事說,今天的小組活動是天體營。同事莫不瞠目結舌!有的尷尬離去,也有人躊躇再三,脫光了再回來。

小組活動成了冷清的裸裎相對。門鈴又響了,進來一隻黑色大毛怪!嚇壞了大家。不一會兒,大家覺得大毛怪看似無害的驅魔吉祥物,一起玩了一陣子。大毛怪離開後,伊尼絲想起來他是誰,披件浴衣,追了出去,和他在公園緊緊的擁抱。

後來,父女倆在德國老家,奶奶的喪禮相遇。伊尼絲說她換了顧問公司。爸爸接著說:
「我想起妳小時候學騎腳踏車的樣子。我追了出去,追著一路騎到公車站的女兒。當這些事情過去,你才了解,我們總是汲汲營營,忙這忙那的,生命卻不停流逝。我們要怎麼把握時光呢?那些時刻只存在當下,錯過就一去不復返了呀⋯⋯」

請看這段影片預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