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知識分子的良心——左拉(中):我控訴!】

十九世紀末,法國發生了一件大冤案——「德雷菲斯事件」,不但影響法國政治長達百餘年,甚至還對二十世紀以色列建國產生推波助瀾的作用。左拉對於此案投入極深,不但頻遭死亡威脅,最後也可能因此案死亡。今天不聊藝術,請跟著我一起看,知識份子良心改變國家未來的故事。

已是國際文學大師的左拉,對這個牽動層面既廣且深的議題,義憤填膺。左拉應允協助後,在《費加洛報》(Le Figaro)[1]闢一個專欄,先是讚揚副議長謝禾-蓋斯特納的仗義直言,然後駁斥泛濫成災的反猶情緒。陸續刊出幾篇文章後,就招來各方的猛烈抨擊,包括威脅取消訂報,甚至恐嚇報社停刊,《費加洛報》只得宣布不再刊登左拉的專欄[2]。但這並沒有讓左拉裹足不前,他接連自費印發《告青年書》、《告法蘭西書》的小冊子,呼籲年輕人和全體人民要勇敢地站出來,對抗不公不義的邪惡力量。

1898年1月11日,軍事法庭審理結束,宣判伊斯特哈奇無罪開釋,而皮卡爾中校則因洩露軍事機密最,判禁閉兩個月,同時迫使國會摘除謝禾-蓋斯特納的副議長職務[3]。左拉對此感到無比的憤怒,隔天晚上奮筆疾書,寫下《致共和國總統的一封信》,交給《震旦報》( LAurore[4]的總編克萊蒙梭。在這長達四千五百字的文章裡,左拉幾乎以自訴狀的形式,具體陳述這個案件的來龍去脈,要求總統[5]別再托辭無權過問法律案件的實質不作為,他寫道:

「總統先生,事實就是這麼簡單,而且令人驚駭,那會是您總統任內的汙點。請別再說您無權過問,只是因為您被憲法和親信囚禁起來。但是,身為一個人,您的責任很清楚,您有能力處理,您一定得擔起您的責任。我沒有一刻感到絕望,我知道真理會取得勝利。我再一次強調,我深信真理正在向前邁進,沒有任何事能阻擋它。這起事件才剛開始,現在的情況再清楚不過:一方面犯罪者不想讓事實曝光,而另一方面捍衛正義者將用他們的生命來見證光明。我在其他地方說過,現在我在此重複:真理若被埋藏在地下,它會累積莫大的能量;一旦有天爆發,一切都會被炸開。時間會證明一切,我們將會知道究竟有沒有為這毀滅性災難做好準備。」[6]

接著,他連續用六行簡短有力的句段,全以「我控訴!」作為開頭,分別指名道姓控訴參謀本部檢察官帕蒂少校、前後任戰爭部長、軍事參謀本部部長副部長、三名作偽證的筆跡專家、前後兩次的軍事法庭以及惡意散發不實指控和掀起仇恨的媒體。文末,他寫道:

「在提出這些控訴時,我完全明白我的行為觸犯了1881年7月29日人際頒布的有關新聞法律第30及31條的誹謗罪,我故意以身觸法。

至於我控訴的人,我並不認識他們,我從未見過他們,我和他們沒有恩怨或仇恨。對我來說,他們只是傷害社會的邪惡力量。我在此採取的行動只不過是用革命性的方法,點燃真理和正義的炸彈。

我只有一個目的:以人道的名義讓光照到黑暗的角落,讓飽受折磨的人得到應有幸福。我的激烈抗議只是從我靈魂中發出的呐喊。他們若膽敢傳喚我出庭,讓他們這樣做吧,讓審訊在光天化日下舉行!

我等著。

總統閣下,我謹向您致上最深的敬意。」[7]

《震旦報》的總編輯——也是將來兩度擔任法國總理的克萊蒙梭[8]——讀過這篇文章後,深受震撼。為了強化這篇文章的力道,他建議把主標題改為《我控訴…!》,副標題為《埃米爾・左拉致共和國總統的一封信》。1月13日,《震旦報》的頭版全頁刊出此文,標題字體《我控訴…!》印得和報刊名稱一樣大,當天的發行量從例行的三萬份,史無前例地增印為三十萬份 。原本官方以為事件風波隨著伊斯特哈奇的無罪開釋而平息,左拉的這封信,無疑掀起滔天巨浪。

左拉《致共和國總統的一封信:我控訴!》的報刊照片。

左拉不再以道德勸說的方式呼籲,也不用嚴詞批評來形成壓力,因為這絲毫無法改變鐵了心的軍政集團,影響不了右翼的愛國主義者,也喚不醒希望維持現狀安定的順民。他以自身當人肉砲彈,用「毀謗罪」點燃引信,逼迫政府必須還擊,否則緘默就代表被指控的對象認了罪。左拉的目的就是希望進行一場公開的審判,讓所有的真相能夠攤在陽光下,還原現形。

【繁星巨浪 藝術講堂】開課報名中,詳情請見:http://bit.ly/2gweRoh

《繁星巨浪》張志龍著,布克文化,九月十五日出版。

[1]《費加洛報》於1826年創刊,是法國最具歷史、也是現今發行量最大的全國性報紙。

[2] 傅先俊(1997)。《左拉傳》(頁234)。業強。

[3] 傅先俊(1997)。《左拉傳》(頁235)。業強。

[4] 《震旦報》於1897-1916年間發行。

[5] 當時總統為菲利・福爾(Félix Faure, 1841-1899)。

[6] Émile Zola (Jan 13, 1898), J’accuse…! Letter to the President of the Republic . LAurore. (Retrieved Nov 15, 2015 from Wikisource translations https://en.wikisource.org/?curid=6792)

[7] Émile Zola (Jan 13, 1898), J’accuse…! Letter to the President of the Republic . LAurore. (Retrieved Nov 15, 2015 from Wikisource translations https://en.wikisource.org/?curid=6792)

[8] 喬治・克萊蒙梭(Georges Clemenceau, 1841-1929)分別於1906-1909和1917-1920期間擔任法國總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