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塞尚:建構渾沌初始的世界(下)Paul Cézanne】異次元世界的異星人

事實上,《黑鐘》靜物畫呈現的藝術高度,只是個開端,我們會在他中年成熟時期的作品中會看到塞尚靜物畫更驚人的發展。

當我們視線轉移到《舅舅多米尼克》系列,會看到一個新奇世界的人種,他們的誕生彷彿出自上帝之手,親自搓捏形塑。塞尚為了呈現他們和地球上芸芸眾生——經過數萬年演化適應,野性漸失,性格馴服, 但自私而缺乏獨立思考能力的地球人——有所區別,他刻意用調色刀作畫,不作細部磨平和絲光處理;說是畫,卻更像雕刻。

舅舅多米尼克:律師(法:L’avocat (l’oncle Dominique)/ 英: Uncle Dominique as a Lawyer) 塞尚(Paul Cézanne)油畫 1866, 62 cm x 52 cm 巴黎 奧賽美術館(Musée d’Orsay, Paris)

 

舅舅多米尼克:僧侶(法:L’Oncle Dominique en moine / 英:Uncle Dominique as a Monk) 塞尚(Paul Cézanne)油畫 1866, 65.1 cm x 54.6 cm 紐約 大都會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他們不是像米開朗基羅畫筆下的男性——充滿精壯肌肉的完美天神。塞尚的「多米尼克」人,個個神情凝重,思緒深沈,一舉手作勢,就能讓眾人噤聲,聆聽其言。

轉過頭,當我們毫無心理準備地迎向未知世界的通道,打開門,冷風颼颼吹襲,一不小心就會踩空跌落。站穩腳,倚門望去,陡峭斜坡的融雪如洪流般奔騰。抬起頭,山坡崖邊的樹緊抓著地,抵抗沛然莫之能禦的大雪崩塌,有的連根都暴露出來,有的已倒下淹沒;可避難的朱紅色斜頂房屋,也顯得岌岌可危,它們要不脆弱地孤立於山腳下,要不就是受到層層嘯聚的烏雲,籠罩於頂。環顧四周,遍尋不著安身立命之處。

融雪的埃斯塔克(法:Fonte des neiges à l’Estaque / 英:L’Estaque, Melting Snow) 塞尚(Paul Cézanne)油畫 1870, 73 cm × 92 cm 私人收藏(Private Collection)

塞尚著手此畫的1870年,普法戰爭爆發,好友畢沙羅和莫內遠走英倫,而年輕的巴吉爾同年畫完《巴吉爾畫室》後,於戰場上陣亡。法軍在這場戰爭中節節落敗,路易・拿破崙投降,第二帝國宣告終結,由資產階級和奧爾良貴族建立起的第三共和取而代之。

然而,普魯士軍隊不善罷干休,繼續往巴黎進攻。巴黎市民則成立了「國民自衛隊」 進行對抗,他所景仰的馬奈和竇加也參與其中。此時,法國首都的局勢可謂風雨飄搖:對內,巴黎市民不信任這個由資本家和貴族聯合起來的政府,能夠解決社會巨大的階級差異和經濟衰落所產生的內部衝突;對外,他們不滿共和政府與普魯士軍隊簽署屈辱的停戰協議,於是組成自己的軍事和政府組織,來捍衛自己的尊嚴,確保屬於人民的共和體制。

塞尚本人則因父親幫忙繳付徵兵稅而逃過徵召,從戰事紛亂的巴黎回到普羅旺斯。苟安於埃斯塔克的塞尚,是否以這幅畫來隱喻家國正處於內外交迫、進退失據的窘境?

【繁星巨浪 藝術講堂】開放報名中 ! 詳情請見:http://bit.ly/2wPrDVh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