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塞尚:建構渾沌初始的世界(中)Paul Cézanne】

時光的凝結

塞尚到巴黎之後的10年間(1861-1871),他的作品總是出現一個又一個不同於常人世界的異次元空間。這些空間裡縈繞著濃鬱的空氣,厚重的結構,時間彷彿凝結,人的形象仿若神祇,量體感若浮雕般的永恆存在。對年輕的塞尚來說,繪畫是他探索生命、空間、宇宙等終極意義的藝術。

黑鐘(法:La Pendule noire / 英:The Black Marble Clock) 塞尚(Paul Cézanne)油畫 1869-1871, 54 cm x 73 cm 私人收藏

《黑鐘》這幅畫,讓我聯想起美國影集《Lost檔案》。故事從一架客機在南太平洋上空失事開始。飛機墜毀在ㄧ座遺世孤立的小島上,當倖存者耗盡機艙殘骸內的剩餘物資後,只能靠笨拙的捕魚技巧和島上的野食維生時,他們在森林的深處,發現了一個金屬密封的艙門。驚駭之餘,打開門,垂吊繩索進入漆黑的通道。在地底,驚然發現一個文明世界才有的室內空間,屬於1970年代的家居設計。

當他們正困惑於眼前的景象時,一首70年代流行的老歌 (Make your own kind of music, by Mama Cass Elliot) [1]

從遠處的房間傳來,他們屏著喘氣聲移動腳步,追索音樂的源頭。他們沿途看到貨架上存放沒有到期日、永不腐壞的白底黑字標籤罐頭,再往內走,還有久居叢林孤島生活所難以想見的溫馨客廳、廚房和盥洗設備。此時,觀眾和進入洞穴的人不免有時空錯置的虛幻感受:這是前人預見世界浩劫後,所建造的避難碉堡?或者,飛機失事只是個精心設計的事件,看餘生者如何懦弱地爭食求活?

而在塞尚的《黑鐘》空間裡,桌上有一個血盆大口的蚌殼,似乎在吞噬時間以及一切存在的意義後,逕自嘲笑著。

塞尚的靜物畫從來都不單純,我懷疑畫家的意圖僅止於畫面元素的直白演繹。一個大膽假設是:這幅畫的構圖靈感源自馬奈的《奧林匹亞》

奧林匹亞 (Olympia) 1863, 130.5 cm × 191 cm 巴黎 奧賽美術館 (Musée d’Orsay, Paris)

首先,畫面強烈的黑白對比便是馬奈在當代繪畫的一大特色。再者,從構圖來看,《黑鐘》桌巾比擬《奧林匹亞》的床褥;大理石黑鐘取代了黑人女僕,黑鐘所觀照的對象——巨型蚌殼,則是取代了毫不掩飾色慾交易的裸女身體,它誇張的紅色蚌口,不正對應交際花毫不扭捏的神情?而女僕手捧的花束則換成了玻璃花瓶。還有,連桌子後面的分隔牆與左側的黑色空間,都有《奧林匹亞》人物後面半屏牆面的設計元素。

《奧林匹亞》的出現,宣告舊時代的結束;那麼,由吞噬一切的存在但失去肉體的蚌殼、無花可插的空瓶和指針消失的鐘所構成的畫,除了象徵生命的虛無以外,代表塞尚企圖在傳統層次不高的靜物畫賦予更深的承載意義。

事實上,《黑鐘》靜物畫呈現的藝術高度,只是個開端,我們會在他中年成熟時期的作品中會看到塞尚靜物畫更驚人的發展。

【繁星巨浪 藝術講堂】開放報名中 ! 詳情請見:http://bit.ly/2wPrDVh

《繁星巨浪》已經出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繁星巨浪》張志龍著,布克文化,九月十五日出版。

[1] 這首歌是Cass Elliot在1969年底所發行的單曲 Make your own kind of music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