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塞尚:建構渾沌初始的世界(上)Paul Cézanne】

保羅・塞尚(Paul Cézanne, 1839-1906)出生于普羅旺斯地區的埃克斯(Aix-en-Provence)。父親路易-奧古斯特・塞尚(Louis-Auguste Cézanne)沒上過學,靠著自力學習,讀書識字,後來因經營帽子生意而致富,因而擴大投資規模,開設銀行,擁有大批房產。路易-奧古斯特雖擁有鉅產,富甲一方,但缺乏血統、學歷、官方淵源等社經條件,難以融入上流社會,所以希望兒子能研讀法律,將來擔任法官,得以提升家族地位。連馬奈擔任法官的父親都希望兒子依循相同的仕途之路,以光耀門楣,由此可見法官在19世紀法國的影響力與地位的象徵。

一開始,保羅依從父親的期待學習,但後來發現繪畫才是個人志趣所在,因而同時雙修法律與美術。在某次地方美展,塞尚獲得第二名佳績之後,父親勉強同意兒子的請求,讓他前往巴黎深造。

塞尚到巴黎以後,常前往羅浮宮、盧森堡宮臨摹作品。他尤其喜歡卡拉瓦喬、委拉斯蓋茲和德拉克洛瓦的作品。1863年,他的畫在路易・拿破崙舉辦的「落選者沙龍」(Le Salon des Refusés)中展出,也親眼看到《草地上的午餐》

草地上的午餐 (法:Le déjeuner sur l’herbe / 英:The Luncheon on the Grass) 馬奈(Édouard Manet)油畫 1862-1863, 208 cm × 266 cm 巴黎 奧賽美術館 (Musée d’Orsay, Paris)

雖然馬奈作品風格不為學院認同,但對於可望脫離傳統束縛的新興畫家而言,馬奈無疑地成為勇於突破窠臼的破口,這些年輕人莫不前呼後擁地追隨,紛紛以他的作品主題或畫風為本,衍生出別具新意的作品。我認為,《田園牧歌》就是受《草地上的午餐》的啟發而創作的。

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選擇尋常的郊外場景,讓西裝革履的男士和衣衫褪盡的裸女席地而坐,產生驚世駭俗的感官衝擊。他意在打破大尺寸畫作必須承載宗教、哲學、歷史等上層意涵,挑戰學院藝術的道德枷鎖,同時也衝擊傳統透視法的表現方式。

田園牧歌 (Pastoral) 塞尚(Paul Cézanne)油畫 1870, 65 × 81 cm 巴黎 奧賽美術館(Musée d’Orsay, Paris)

《田園牧歌》是一幅向馬奈致敬的作品,但規格小得多,主題指涉的內容全然是個人感受的抒發,如《惡之華》詩篇般散發黑色綺想的作品。塞尚帶領觀者進入渾沌初始、天光暈開的世界。在這裡,仿若天地初開,與天地共生的女人(是繆思或維納斯之類的神吧!)或伸著懶腰,或伏地起首,抑或綰髮遙望水界;男人們則來自現實的世界。其中兩位背對觀者,臉都朝向右方一座類似希臘神殿的巨柱結構,它的外觀有點扭曲變形。這不是塞尚畫壞了,而是一種特殊手法。這種手法,應是借鏡文藝復興時期畫家運用的一種隱喻技巧。

大使(The Ambassadors) 小霍爾班(Hans Holbein der Jüngere)油畫 1533, 207 cm × 209.5 cm 倫敦 國家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 London)

最有名的例子,應屬小霍爾班(Hans Holbein der Jüngere, 1497-1543)的名作《大使》。這幅精美華麗、充滿細節隱喻的畫,展現法蘭西駐英大使(圖左)的傲人經歷以並展現與來訪主教友人(圖右)的友誼。

畫裡除了以各種器物、書籍來象徵主人的身分、年齡、學問素養(包括幾何、算數、天文和音樂)以外,最突兀的是前方地板上有個橫空飛出的變形碟盤物體。要看出端倪,可以順著主教的左手腕往左下方側看,就可以看出骷顱頭的立體圖形。這幅畫原設定懸掛在手扶樓梯側面的牆上,觀者若從畫的右上方,沿著樓梯往左下走,便可以在斜角俯視的位置上,看出3-D立體圖形。這種表現手法,當然有炫技的成分,但也有警世的意味,暗示儘管在世汲汲追求,生命有其極限,待肉體化為一只頭骨時,一切成為虛幻。

回到塞尚的《田園牧歌》。他放置一座變形的神殿石柱,目的與炫技無關,純是象徵幻滅。問題是誰的幻滅?畫面中間的男士右手托著腮,左手撐著身體趴在斜坡上,朝觀者望來的,是塞尚本人。他的姿態讓我們聯想到德拉克洛瓦的《薩達那培拉斯之死》[1]

畫中的亞述帝國國王。當敵人兵臨城下之際,他下令隨扈結束妻妾的生命,焚毀王室。薩達那培拉斯俯臥在床上,目睹一生擄獲的奇珍異寶、後宮佳麗,都將化為灰燼而幻滅。那麼,在《田園牧歌》裡的塞尚是不是想表達:任何欲念的追求,終會化成幻影,即便是宮廷大廈也會變成廢墟?

《繁星巨浪》已經出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繁星巨浪》張志龍著,布克文化,九月十五日出版。

[1] 有關《薩達那培拉斯之死》一畫,請參閱《繁星巨浪》第二章〈打造理想美的世界〉一節中,有關德拉克洛瓦的段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