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解構印象(終):莫內的睡蓮——炫光魅影訴空靈】

隨著畫作銷路打開,莫內定居在在吉維尼(Giverny),也逐漸遠離早期窮得要自殺的窘困。他在鎮上買下一塊約兩英畝大的地,上面有農家房舍,穀倉和田園。他親自規劃景觀植栽,引水入園,造橋鋪路,在此度過漫長的晚年生活。

後來,他更買下原來附近的房屋土地,擴充庭園,親自選擇花木植栽,雇用日籍園丁,打造充滿日式風格的伊甸園。莫內60歲以後的作品,多數自庭園取景,其中最為人熟知的,是以睡蓮為主題的大型作品,總計創作達250幅之多。

睡蓮(法:Les Nymphéas / 英: Water lilies) 莫內(Claude Monet)油畫 1917-1919, 100 cm x 201 cm 夏威夷 檀香山美術館(Honolulu Museum of Art, Honolulu)
睡蓮(法:Les Nymphéas / 英:Water lilies) 莫內(Claude Monet)油畫 1920-1926, 219 x 602 cm 巴黎 橘園美術館(Musée de l’Orangerie, Paris)

從這兩幅《睡蓮》作品,我們會發現天空消失了,空氣或其衍生的水氣、煙霧和氛圍也不再是描繪的主體對象。他描繪的對象,不再是沈浸在陽光、大氣、雲霧、雨雪的天候條件下,物體所呈現的柔焦景致,紀錄瞬間即逝的感受;他將滿池的睡蓮推到觀者眼前,成為畫面的主角。

他對於睡蓮的輪廓,勾勒得更加自由而不規則,形體的描繪更為抽象,色彩的呈現也變得主觀而不從於自然,充滿夢幻、想像力與空靈的象徵意味。他藉由睡蓮池的生命樣態,折射出他內心世界所藴育的自然景觀。

《睡蓮》系列的創作始自1902年,持續到他生命最後的1926年(86歲)。這代表作畫期極長的莫內,不但經歷19世紀後期印象派與後印象派的興起與殞落,也受到20世紀初野獸派的叱吒風雲。我認為,在這些直逼歷史畫規格的《睡蓮》系列作品,莫內或多或少吸收後輩藝術家的技巧、理念與風格,例如:塞尚描繪自然所致力展現的靈性、蒼勁與結構的力量;梵谷運用彎曲線條描繪自然所反映的內在熱情及燃燒的靈魂,或是高更運用特殊色彩於自然景觀(例如紅色的草地、綠色的海、黃色的山丘等等)所產生的某種神啟象徵哲學觀的隱喻,抑或馬諦斯恣意讓豔麗色彩成為揮灑概念的主角。

雖然莫內終其一生在印象派的領域耕耘,但他與時俱進地融合新的創作元素,產生更高層次的印象主義作品,讓印象派能量持久不墜,受到世人喜愛,無怪乎莫內一直被視為印象派的代名詞。

莫內一生創作不輟,唯有在艾莉絲和長子尚分別於1911年、1914年相繼去世時,精神大受影響,加上染患白內障,才中斷作畫。然而莫內終究展現強韌的藝術熱情,向貝多芬、竇加等人奮戰到底的精神看齊,繼續作畫。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際,在總理喬治・克里蒙梭(Georges Clemenceau, 1841-1929)的安排下,莫內創作壁畫規格的《睡蓮》系列作品,獻給法國政府,陳列於羅浮宮旁的橘園美術館(Musée de l’Orangerie)。其中兩幅長達12.75公尺的作品懸掛於獨立的橢圓形空間,讓進去參觀的人彷彿頓入與世隔絕的冥想空間。

自從確立印象派的理念作畫以後,莫內幾乎不曾再用過黑色——光線消失的顏色——入畫。莫內於1926年12月去世時,前總理克里蒙梭也在床側陪伴。當他看到旁人以黑色布帘覆蓋棺木時,他連忙阻止:「不行!這不是莫內的顏色!」 克里蒙梭隨後派人換上花色的布,以彰顯莫內終生對色彩的喜愛與堅持。

《繁星巨浪》已經出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繁星巨浪》張志龍著,布克文化,九月十五日出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