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風格:【以色列紀行(五)傾軋糾結、騷動不息的耶路撒冷(下)】

為什麼我一進耶路撒冷舊城,看到的是伊斯蘭教堂呢?何以它成了耶路撒冷地標呢?你是否知道伊斯蘭教堂蓋在猶太教聖殿遺址之上?

在西元前的一千年時光裡,耶路撒冷是一座猶太人的城市,曾設有聖殿。西元後,耶路撒冷成為羅馬帝國版圖,周邊地方成為「猶太行省」。猶太人曾試圖叛亂獨立,但遭到鎮壓驅逐,流散在外兩千年。此後,猶太行省更名為「巴勒斯坦」,開始演變為阿拉伯人的定居處。

七世紀時,繼猶太教與基督教之後,耶路撒冷發生另一件神蹟。西元621年的某一天,遠在麥加的默罕默德,在睡夢之中被天使迦百列叫醒。天使受命帶他到耶路撒冷聖殿山,經由天梯,登上七重天。穆罕默德看到第一重天由亞當掌管,第二重天是耶穌⋯⋯第六重天是摩西,第七重天則是亞伯拉罕。最後,他見到真主阿拉。就某種意義而言,阿拉就是猶太教與基督教的耶和華,但不同教派對全能上帝的認識與詮釋有不小的差異,若要釐清,恐怕治絲益紛。

七世紀末,阿拉伯帝國勢力強大,耶路撒冷也成為領土範圍,他們遂在穆罕默德「夜行登宵」的神蹟發生地——聖殿山,建立圓頂清真寺及阿克薩清真寺。

圓頂清真寺

回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另一個極為糾結的歷史現場,莫過於西牆,也就是俗稱的「哭牆」。據說這塊殘壁,就是「第二聖殿」的遺跡,也因此成為猶太人紀念民族傷痕與中興復國的象徵。他們在這裡撫牆膜拜,誦經禱告。「哭牆」名稱的由來,即在於猶太人哀痛聖殿重建的遙遙無期。

左:進入「哭牆」的廣場。 右:「哭牆』近照。

邇來,不少猶太人想要在哭牆現址建立「第三聖殿」,甚至有不少以色列內閣成員也誓言支持。但這願望恐無實現的一天。為什麼?因爲哭牆的另一邊,雖是第二聖殿遺址,卻已聳立展現伊斯蘭教神蹟的清真寺;除非大家已準備好要打另一次世界大戰!

現今,整個耶路撒冷區域都在以色列控制範圍,以色列也將此地定為首都。然而,在聯合國協助下成立不久的巴勒斯坦國,將首都定在耶路撒冷東城。緣此,以色列索性在城東築起長長的圍牆,區隔東西。

圖左側圓頂清真寺已成為耶路撒冷舊城地標,而圖中偏右的圓頂建築為阿克薩清真寺。這兩座清真寺位於「第二聖殿」原址的聖殿山上。它的另一側牆面,就是哭牆。

如果你還不會被這紛雜的歷史弄昏了頭,容我再補充一個光怪陸離的政治現實。雖然以色列在第一次中東戰爭奪得耶路撒冷,並定都於此,但因其此地獨特的種族、宗教、歷史與文化因素,聯合國不予承認。因此,世界各國的大使館都設於特拉維夫,而非耶路撒冷。

或許,耶路撒冷累積了太多糾結對立、壓迫驅離與宗教傾軋的歷史,讓人覺得沈重,這絕非一句輕便的妥協與容忍可以淡化、解決。

走在耶路撒冷舊城街頭,我穿梭於涇渭分明的猶太區、穆斯林區、基督徒區和亞美尼亞區。雖然這些巷弄所販售的紀念品截然不同,呈現的耶路撒冷意象也大相徑庭,但要做生意的共同目的,卻讓不同教徒的商店一致歡迎世界各地的遊客。

曾有人說,比起政治、宗教與教育機構,商業機制的運作最為純粹,因為它會掏洗掉最多人性的雜質。我無意高舉商業活動潛在的超級功能,但在此地,卻有幾分道理。

註:主題照片是我在耶路撒冷城郊的雞鳴堂(Church of Saint Peter in Gallicantu),為現場旅客讀一段經文的照片。相傳耶穌受審前一夜,監禁於此。頗令人稱奇的是,在我身後的陰影彷彿是翅膀的意象。

2 Comment

  1. Hsiaoyi yu says: 回覆

    為現場旅客朗讀了哪一段經文呢?

    1. richardchang says: 回覆

      我記不得誒~來找找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