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莫內的繆思(下):卡蜜兒 Monet’s Muse: Camille】

莫內的經濟狀況一直是在勉強溫飽的邊緣徘徊。他不斷創作,必要時也去咖啡館或鄰里之間幫人畫肖像畫。當初在《花園中的女人》還來不及完成時,債主就已登門討債,並搶走許多畫,要他拿錢來贖。之後,卡蜜兒懷孕,隔年生下兒子,負擔更重了。他們經常居無定所,巨大的經濟壓力無時無刻不折磨著這對尚未成婚的伴侶,沮喪的莫內曾欲尋短來結束一切。此外,未婚生子更讓莫內父親不能接受,認為有失門面,也因此不同意他們的婚事,更別說讓兩人一起回家。

到了1870年,鰥居十多年的父親或許感到來日無多,他終於接受兒子的請求,讓他和卡蜜兒成婚。婚後,他們到老家附近的特魯維爾(Trouville)邊畫畫邊度蜜月。不久,普法戰爭爆發,他帶著妻小到倫敦避難。

隔年,父親去世,莫內繼承一筆不小的遺產,加上女方的嫁妝,他長期以來的困頓生活,終於獲得紓解。於是,他有餘裕到荷蘭旅行作畫,返回法國後,他們在巴黎西北邊的阿戎堆(Argenteuil)住了下來,一段恬適穩定的生活方才展開。

撐陽傘散步的女人 (法:La Promenade ou La Femme à l’ombrelle / 英:The Walk, Woman with a Parasol) 莫內(Claude Monet)油畫 1875, 100 cm x 81 cm 華盛頓 國立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1875年前後,是莫內畫卡蜜兒最多的時期。在《撐陽傘散步的女人》中,風吹過原野,捲起天上的雲絮。卡蜜兒圍著透明頭紗,帶兒子漫步於原野上,遍地的小花像風鈴般擺盪,搖曳著莫內對母子的溫馨親情。霎時之間,有人叫住了他們,她以維納斯之姿,轉身過來,舞動著裙擺,回眸凝望觀者,小孩也天真地注視著。只是,畫中撐著傘的卡蜜兒背著光,似乎點出她個性陰鬱的一面。

隔年,莫內獲得一個報酬頗豐的委託案,受邀為百貨公司大亨恩尼斯特・荷西德(Ernest Hoschedé)作畫。因為作品得配合空間與環境的特色,莫內必須到荷西德的別墅工作,就近取景。在那幾個月的期間,莫內和荷西德夫人艾莉絲(Alice Hoschedé)產生了特殊的情誼。

1877年,卡蜜兒生了第二個胎之後,身體狀況變得虛弱。此時,傳來恩尼斯特・荷西德破產的消息。莫內立即伸出援手,將這對夫妻和他們所生的六個孩子,一併接過來住。恩尼斯特將家人送來以後,隨即避至比利時躲債,待追債鋒頭稍緩,才回到巴黎的報社上班,但也很少和家人在一起。

之後,卡蜜兒的健康更加惡化,莫內得努力賣更多畫來照顧妻子,撫養兩個食指浩繁的家庭。1879年8月,卡蜜兒知道將不久於人世,她思及九年前的婚禮過於草率,沒有神職人員證婚,擔心自己死後上不了天堂,而極度不安。莫內遂請來神父,在愛妻床邊舉行了天主教婚禮儀式。五天以後,卡蜜兒離開人世。守在床邊的莫內,一面看著死去的妻子,一邊畫下《臨終的卡蜜兒》

臨終的卡蜜兒(法:Camille Monet sur son lit de mort / 英:Camille Monet on her deathbed) 莫內(Claude Monet)油畫 1879, 90 cm x 68 cm 巴黎 奧賽美術館(Musée d’Orsay, Paris)

對於這幅畫的動機,各界有不同的解讀:像是畫家怎能忍住喪妻的悲痛,職業性地拿起畫筆,完成這幅作品;或者,相反地,說他不忍愛妻離去,所以為她穿上婚紗,表示要和她永結同心,記錄最後的容顏。

19世紀時,請畫匠來到逝者床邊畫遺容,是中上家庭普遍的習俗。依當時天主教儀式,家人會為死者更衣,鋪上白紗,獻上鮮花,周圍插上蠟燭,祝福死者美好圓滿地踏上天堂之路。莫內本人就是畫家,由他執畫筆是極其自然的,我認為無需過度揣測。

在《臨終的卡蜜兒》畫裡,卡蜜兒偏著頭,嘴唇無法閉合。莫內沒有美化死者的儀容,但令人困惑的並不是他堅持描繪親眼所見的面容,不顧親友的感受,這畢竟是畫家堅持的藝術理念;教人不解的是他事後和友人一段談話,他這麼冷靜地描述卡蜜兒死後的面龐:「在一個曾經與我非常親密,直到過世時仍與我如此親密的女人床前,我不自禁注意到她的面容。我在她靜止的臉龐,研究死亡後的顏色變化,有藍色、黃色和灰色等我無法形容的色調。[1]

卡蜜兒入葬以後,莫內幾乎只畫風景畫,而艾莉絲也不允許他畫別人家的女人。1892年,艾莉絲的先生恩尼斯特去世。隔年,莫內與艾莉絲結婚。

1886年,想必是懷念卡蜜兒的關係,莫內以繼女蘇珊(Suzanne Hoschedé)為模特兒,畫了兩幅《撐陽傘的女人》。我還記得第一次在奧賽美術館,來到這兩幅畫前,看見她們如真似幻地佇立在疾風勁吹的草原上,自己像被點了靜止穴般,任何形式的武裝防衛都派不上用場,任她佔滿不設防的心靈空間,感受無垠的寂寞空虛。

撐陽傘的女人(面右) (法:Essai de figure en plein-air : Femme à l’ombrelle tournée vers la droite / 英:Study of a Figure Outdoors: Woman with a Parasol, facing right 1886) 莫內(Claude Monet)油畫 1886, 131cm x 89 cm 巴黎 奧賽美術館(Musée d’Orsay, Paris)
撐陽傘的女人(面左) (法:Essai de figure en plein-air : Femme à l’ombrelle tournée vers la gauche / 英:Study of a Figure Outdoors: Woman with a Parasol, facing left) 莫內(Claude Monet)油畫 1886, 131 cm x 89 cm 巴黎 奧賽美術館(Musée d’Orsay, Paris)

《繁星巨浪》已經出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繁星巨浪》張志龍著,布克文化,九月十五日出版。

[1] 這個與之對話的友人,是法國總理喬治・克里蒙梭(Georges Clemenceau)。John Berger (1985). The Eyes of Claude Monet from Sense of Sight (p. 194–195). Pantheon Book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