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風格:【以色列紀行(一) 馬薩大:猶太人必需建國的聖地 Masada】

離開了一百年前阿拉伯勞倫斯所攻克的阿卡巴後,我們進入以色列邊關。之後,往北開了兩百多公里,來到寸草不生、盡是遼濶曠野的馬薩大(Masada)

西元一世紀時,不願接受羅馬帝國統治的九百多名猶太人,流亡到南部曠野山上的馬薩大。羅馬軍隊窮追不捨,最後聚集五千兵力,圍城直至彈盡糧絕。猶太人因不願成為帝國奴隸,決定全城自盡。

之後,猶太人亡國兩千年,離散世界各地。他們間或受到部分政權容忍,但更多的時候受到歧視、隔離、驅逐、虐待或屠殺。十八世紀末,或許由於法國大革命揭櫫的理想,當地開始了猶太解放運動;其後,拿破崙更一步鼓勵猶太人走出隔離社區,參與公眾事務。這股解放運動也迅速蔓延整個歐洲。

然而,當各國政權更替或產生政治動盪時,猶太人常成為代罪羔羊,又受到程度不一的壓迫,於是有了復國的想法,認為只有生活在自己的國家,才能有長期安身立命、繁衍民族命脈的可能。直到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猶太人在英美協助下,於巴勒斯坦地區獨立建國,國名為以色列。

對於以色列來說,馬薩大是個誓死保衛國家的精神堡壘,也是永遠不能遺忘的亡國之恨。至今,以色列軍隊口號中,仍然呼喊:「永不淪亡—馬薩大」,以作為保衞家國的堅決承諾。

在以色列期間,我試圖掌握猶太人的面貌,但除了從穿著判斷極端正統猶太教人士(蓄鬍、穿圓盤帽、白襯衫,長度及膝的黑外套。英文名稱為Haredi 哈雷迪猶太教徒)以及帶小圓帽(謙卑帽)的人士外,我實在辨別不出他們的生理特徵。於是,我問了情報局退休的嚮導。

我們的猶太嚮導

我:什麼是猶太人?感覺多是白人(Caucasians)?
嚮導:猶太母親生的子女就是猶太人!(然後他指著自己的臉)你覺得我像白人嗎?
我:有人告訴我,因為當嚮導經常曬太陽,你是被曬黑的!(我自己聽了都想笑!)喔~所以你是阿拉伯裔?

這下他愣住了幾秒,我感覺問了一個極敏感的問題。

嚮導:猶太人原是這附近出生的民族,膚色和我一樣偏褐色。耶穌的皮膚跟我一樣!但猶太人第一次亡國時(西元前六世紀),被巴比倫人驅逐,猶太人開始流散到葉門、敘利亞、埃及、北非;第二次亡國,也就是馬薩大被攻陷的時期,許多人流散到歐洲。我們家族就在葉門生活了兩千多年。

我有點半信半疑,因為他很愛開玩笑,葷素不拘。於是繼續追問。

我:喔~哪你們什麼時候回到以色列的?
嚮導:1920年代,以色列還沒建國,猶太人陸續在這裡買了很多地,但缺乏人手,於是號召附近同胞回來工作。我的祖父就帶著家人,從葉門騎驢子回來找工作。當時,褐色皮膚的猶太人占七八成;後來歐洲猶太人大量移入,特別是俄羅斯——隨便偽造文書,就取得血統證明!所以,現在這個國家的白人超過五成⋯⋯這個國家根本被俄羅斯黑幫給霸佔了⋯⋯

我聽他越講越激動,說的情節好像跟俄羅斯操控美國大選一樣刺激。但,我們被阿拉伯裔(巴勒斯坦人)司機催著上路,因而中斷這個話題。

我會在接下來的旅程繼續介紹以色列和猶太人的故事。

攀上馬薩大有兩種方式,可以搭纜車,也可以沿途步行而上。遠方的湖水是死海,死海的另一邊是約旦。
如今,馬薩大成為緬懷先人烈的勝地,有人藉舊時空間舉辦猶太儀式,也有人在此手謄舊約聖經,以傳遞淵遠流長的猶太文化。
在瑪薩大穴室抄寫希伯來聖經的猶太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