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莫內的守護天使(下):巴吉爾 Monet’s Guarding Angel】

莫內因病回家休養,家人見莫內對繪畫的熱愛始終不墜,態度軟化了起來,便向政府繳交免徵兵捐,讓他不必再服兵役。但莫內得依家人要求,轉到瑞士畫家夏爾・格萊爾(Charles Gleyre, 1806-1874)的門下習畫。在那裡,他認識了巴吉爾、雷諾瓦、希斯里等人。在那一段不算短的蟄伏歲月中,巴吉爾(Frédéric Bazille, 1841-1870)堪稱是同夥的護衛天使。

巴吉爾自畫像(Autoportrait)巴吉爾(Frédéric Bazille)油畫1962,108.9 cmx71.1 cm,芝加哥藝術學院(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

巴吉爾具備了令人稱羨的黃金單身漢條件:高大英挺,舉止有節,家境富裕,卻沒有浮華習性,也不曾傳出花邊新聞,有人因此懷疑巴吉爾的性傾向。

巴吉爾父親支持兒子畫畫的條件是必須同時研讀醫學。他因而付得起挑高寬敞的公寓,享有獨立的畫室和數個起居空間。他曾先後邀莫內、雷諾瓦一同住進來,說是分攤租金,實際上是減輕朋友的經濟壓力。巴吉爾常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買下他們的畫抵租。經濟狀況一直不好的畢沙羅也常來串門子,打牙祭,甚至打地鋪住了起來。如果沒有巴吉爾,很難說印象派的火苗是否能夠延續下來。

巴吉爾和室友們住過幾個地方,康達明街(Rue de la Condamine)9號是其中之一。他們的公寓位於蒙馬特西側的巴蒂尼奧勒區(Batignoles),馬奈的畫室也在附近。《巴吉爾畫室》是一幅共同創作,大部分由巴吉爾執筆完成。他畫這幅作品時,莫內已搬出去與女友同住,空下來的房間由雷諾瓦遞補。當時,年輕畫家們還沒闖出名號,他們多以馬奈為中心,在附近的咖啡館或彼此的畫室聚會,外人稱他們為「巴蒂尼奧勒幫」,也有人直接稱他們為「馬奈幫」

《巴吉爾畫室》是一幅見證「巴蒂尼奧勒幫」的作品。站在畫架前,提著杖、作出評論姿態的是馬奈;在馬奈身後,右手摸著鬍鬚、專注地聽評論看畫的是莫內;左側站在樓梯上的是左拉,他扶著護欄和下面的雷諾瓦交談;畫面最右邊,在牆角彈鋼琴的是巴吉爾的朋友,來自波爾多貴族世家的愛德蒙・梅特(Edmond Maître),他以收購這群朋友的早期作品(特別是莫內)聞名,是印象派的天使收藏家。畫面中間的高個兒是巴吉爾本人,由馬奈親自執畫筆描繪,由此可見兩人的交情。

《巴吉爾畫室》畫中有畫。高掛在左側牆面、靠近天花板的是《手持漁網的漁夫》(Le Pêcheur à l’épervier),面對觀者的牆上、緊臨沙發上方的是《梳妝》(La Toilette),這兩幅都是巴吉爾的作品;《梳妝》之上的大型作品是雷諾瓦的《兩人風景》(Paysage avec deux personnages),他曾送交1866年的巴黎沙龍,但遭退件。巴吉爾將這幅作品放在最顯眼的位置,象徵對友誼的珍視以及對抗體制的決心。當時,他們正討論要舉辦獨立畫展,然而這個想法被突如其來的普法戰爭打斷。

就在《巴吉爾畫室》完成的1870年,普魯士首相俾斯麥,為實現大國崛起的夢想,在評估雙方戰力後,藉國王名義發出一封向法國皇帝挑釁的電報,誘使路易・拿破崙憤而宣戰。在惶惶不安的氣氛中,莫內一家和畢沙羅等人逃往英國避難,沒什麼錢的雷諾瓦被徵召入伍,而充滿愛國心的巴吉爾則自願從軍打仗。普法雙方僅僅交戰一個月,法軍就節節敗退,路易・拿破崙不得不投降,但俾斯麥並不滿足,下令部隊繼續往巴黎前進。許多巴黎市民組成國民自衛隊,馬奈和竇加也奮勇加入,決心保衛巴黎。

結果,法國戰敗,繳付巨額賠償金,割讓阿爾薩斯(Alsace)和洛林(Lorrain)部分地區。國民自衛隊在巴黎公社起義事件後潰散,許多人遭到逮捕處死,但馬奈和竇加倖免於難,雷諾瓦也全身而退。流亡到英國的莫內和畢沙羅反而因禍得福,藉由畫家朋友[1]的介紹,認識了一位在倫敦避難的畫商,這讓瀕臨困境的窮畫家延續創作的生機。不過,二十九歲的巴吉爾卻沒這麼幸運,他在一場戰役中,遭槍擊身亡,讓親朋好友心慟不已。巴吉爾的父親匆匆趕到風雪中的戰場收屍,將兒子運回南部家鄉埋葬。

過了幾年,忍不住思子之情的父親,亟想蒐購兒子的作品和有關他的肖像畫。他知道雷諾瓦曾畫過巴吉爾。

作畫的巴吉爾(Frédéric Bazille) 雷諾瓦(Pierre-Auguste Renoir)油畫 1867, 105 cm x 73.5 cm 巴黎 奧賽美術館(Musée d’Orsay, Paris)

這幅《作畫的巴吉爾》也隱含了「巴蒂尼奧勒幫」的密碼。1867年某天,希斯里和巴吉爾在畫室裡以垂死的蒼鷺和燕子作靜物畫。雷諾瓦目睹此景,端出畫架,拿起筆畫《作畫的巴吉爾》。這幅畫裡,牆上掛了一幅莫內的雪景油畫,莫內是這群朋友中最早入圍巴黎沙龍的畫家。隔年,馬奈為左拉畫肖像,就是從這幅雷諾瓦的作品獲得靈感,採取類似的隱喻手法,訴說與左拉之間相濡以沫的友誼。

這幅作品完成後,由馬奈收購,有贊助雷諾瓦的意味。1876年,巴吉爾的父親向馬奈提議換畫。他的籌碼是一幅尺寸大上四倍多的作品,是兒子生前向莫內購買的《花園中的女人》。馬奈欣然同意了巴吉爾父親互換收藏的提議。

《繁星巨浪》已經出版: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8178

《繁星巨浪》張志龍著,布克文化,九月十五日出版。

[1] 這位畫家朋友是夏爾-弗朗索瓦・杜比尼(Charles-François Daubigny, 1817-1878),著名的鄉土風景畫家。他介紹的畫商是Paul Durand-Ruel,後來成為印象派最重要的推手之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