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人生:【英雄典範:阿拉伯的勞倫斯 Lawrence of Arabia】

想像一下,所謂「成大事、立大業」的人物。是在激烈競爭中,不斷轉型購併,終於成就大型企業的經營者?或饒勇善戰、功勳彪炳的戰將或運動家?或是歷經各種職務歷練,成為優秀的政治家?呃⋯⋯但若隨手列舉檯面上的人物,他們所成就的事業固然令人稱羨,但基於私利的動機,似乎難以達到令人尊敬的典範;要不,就是在承平時期,基於優勝劣敗的淘汰,在競爭下所創造的佳績;亦或,出自學而優則仕的文官,或善於調和鼐頂的民選首長,但他們鮮少能夠掙脫窠臼,也缺乏悲天憫人的情懷。

我對於「成大事、立大業」的人物想像,並非來自傳統的優渥背景,因此不會沾染「拾階而上,築夢踏實」的標準流程上,所形成的短視近利或機關算盡的勢利氣息。他們一路自我充實,不懈準備,倒不是為了特定的職涯階梯,而是基於熱情,找到投入的興趣;也因為這股純粹的熱愛,他們將這門興趣與人生起了廣泛連結,甚至用來面對艱困的課題與挑戰。

有一天,當冷門又吃力不討好的任務來臨,只有他應允承接。在別人抱著看好戲的心態,冷眼旁觀時,殊不知他已具備面對挑戰所需的個性與能力;見招拆招,化險為夷。他屢屢能在絕處逢生,除了運氣,也因為他的理想與魅力吸引許多無私夥伴相助,進而成就一番大業。

———————————————————————

如果世界文化遺產有電影類選項,我會毫不思索的推薦它;如果你想藉一部電影了解約旦建國的背景,感受約旦曠谷沙漠的滄桑浩瀚,那一定不能錯過這部電影;如果你嫌時下的英雄片富於感官刺激,卻不切實際又缺乏深度,那麼這部電影是英雄片的救贖。它是——《阿拉伯的勞倫斯》

《阿拉伯的勞倫斯》不僅基於真人真事,而且勞倫斯的一生充滿傳奇色彩,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典範。繼上週約旦紀行專題,我將接連兩週介紹勞倫斯——電影人生與真實故事,然後,我會回到約旦行的最後景點,瓦地倫(Wadi Rum)。這麼安排,是因為瓦地倫是勞倫斯帶領阿拉伯人起義的根據地,也是電影拍攝的主場景。唯有如此,你我才能一起充分感受阿拉伯半島的人文歷史與曠野風情!

當你按下《阿拉伯的勞倫斯》電影播放鍵,螢幕一片黑,動也不動,連續數分鐘只聽見以鼓樂和小號為主奏的交響樂,別以為影片受損或機器有問題,那是導演大衛連的刻意安排,藉此氣勢滂礡,洋溢大漠風情的交響樂序曲,引領觀眾進入二十世紀初,勞倫斯所引領風騷的阿拉伯世界。

一次世界大戰時,中尉勞倫斯(彼得奧圖飾)被政府派駐阿拉伯半島。這裡不是英國的主戰場,也不是重兵投入的策略重地。長官派他來當費薩爾王子——眾多阿拉伯起義軍領袖之一——的聯絡官,就近了解並監督王子在這場戰事的意圖。同時,長官覺得勞倫斯毫無軍人英姿,一副死老百姓模樣,滿口不正經的譏諷。把他丟到阿拉伯荒地,是要操練他,希望勞倫斯「回來時能像個男人」!

長期在情報單位畫地圖的勞倫斯,深知英國支持阿拉伯人起義,是為了從土耳其手中,取得阿拉伯半島的殖民者地位,使其成為附庸國。因此英國政府想整合費薩爾的軍隊,使之成為英國武裝部隊的一部分,這樣,英國便可在一開始就牢牢掌握阿拉伯。

勞倫斯對於這種滿口仁義道德,卻自私傲慢的殖民主義感到噁心。他想真正的幫助阿拉伯人推翻鄂圖曼土耳其統治,實現獨立建國的夢想。要達到這個目的,阿拉伯起義軍必須在英國不知情的情形下,主動攻克海港要塞阿卡巴,證明阿拉伯人能靠自己的力量革命,具有戰場主導權,讓英國成為其盟友,而非變成英國的附庸。這是勞倫斯念茲在茲,自我期許的使命。
勞倫斯認為,要在阿拉伯半島打贏戰事,不能靠重兵集結的迷思,這只會將自己暴露在危險的沙漠之中。他認為:「阿拉伯沙漠就像一個沒有船隻航行的海洋。在這片大海中,貝都因人(沙漠遊牧民族)能去任何想去的地方,進行他們所擅長的游擊戰。這是貝都因人名聞遐邇的作戰模式,也是阿拉伯應該採取的策略。」

於是,他策劃了一起不可能的任務,要穿越無人挺近、毫無水源的高山和沙漠,出其不意地攻擊土耳其人所佔領的阿卡巴港。阿拉伯人聽了覺得不可思議,卻深受感動。問他需要多少人隨行?勞倫斯說:五十個人!什麼?一、二十倍的人都不夠啊!

但勞倫斯不只通曉阿拉伯語,對阿拉伯文化、信仰乃至於地形和沙漠民族的作戰模式知之甚詳。他認為這趟遠征艱險,不宜帶大批部隊,引人注目,反易招致現代化的土耳其軍隊殲滅。他的想法是,在行軍至中途時,設法宣傳阿拉伯人團結反抗土耳其的理想,鼓動當地部落首領加入襲擊,敵人便措手不及,來不及反應。

我覺得,勞倫斯是這麼想的:無需萬事俱備,有熱情的信念和清楚的目標就可以出發;只要理想夠純粹,你有整個宇宙的力量來幫助你完成。於是,他穿上白色阿拉伯人的服裝,帶領部落勇士出發⋯⋯

請看這段預告片,你會訝異這五十五年的影片畫質與氣勢,一窺這長達近四小時電影風華片段: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