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人生:【情關何處去(二)藍色大門 Blue Gate Crossing】

人的一生總面臨一個問題:「究竟我要的是什麼?」無論在什麼階段,年紀多大,只要你有選擇,這個問題將如影隨形地伴你到人生的終點。

回首青春年少,經濟不自主,考試大關無從閃躲,能選的就是和誰做朋友,跟誰在一起。(當時怎麼 知道,多年以後,朋友的選擇也逐漸減少了呢?)只不過,在不斷躁動變形的身體和賀爾蒙不斷交互影響下,心情跟著上下起伏,舉止也變得荒謬可笑。本來用以指引的血型、生肖和星座的都跟不上而不管用了;荒謬的是,突如其來的歌詞或夢中出現的徵兆彷彿更具參考價值。

但夢醒過後,一切的糾葛沒有消失,原來想要的東西,在不知不覺間走味變調,怎麼做都會影響另一個人,甚至產生風暴。你(妳)不了解這多重關卡代表什麼意涵,為什麼人生這麼難這麼沒得選擇?經歷這一切的最後,似乎因為各奔西東,或陰錯陽差而分道揚鑣,你(妳)懷疑自己的青春究竟留下什麼?

如果,有高中生問你,你會怎麼告訴他要留下什麼?(請別說什麼功課、成績、品德之類的殭屍語錄,或青春無敵,不必庸人自擾的無感贅詞)當然,你也可問問屬於青年或壯年的自己,留了什麼給未來?

林月珍暗戀學校的陽光男孩張士豪(陳柏霖)。她緊盯他的行蹤,搜集他喝過的寶特瓶,寫過的原子筆,交過的作業卷,甚至還偷他十號半的籃球鞋和蛙鏡。看不到他的時候,就把這些東西從箱子裡倒出來,撫物思人。林月珍沒有勇氣面對張士豪,遂做了一張他的面具,要死黨孟克柔(桂綸美飾)戴上,孟克柔也樂意假扮男孩,因為她真心喜歡林月珍,兩人可以藉此相擁共舞。

後來,孟克柔禁不住林月珍一再請託,一起盯梢張士豪,幫忙傳情書。每當追蹤情事穿幫,林月珍就躲了起來,孟克柔總被推上去背黑鍋,她甚至還發現情書的署名是自己!張士豪一度以為根本是孟克柔找理由接近他,但她總是兇巴巴的,沒好臉色回應。他卻開始喜歡這位講義氣、有個性的酷女孩。每次看到她出現,總會重複超憋的自我介紹:「我是張士豪,天蠍座,A型,吉他社,游泳隊。我還不錯啊!」

現在,張士豪決定要追她,每天騎腳踏車跟在後面,到她媽媽的攤子吃水餃,幾乎到了形影不離的地步。

孟克柔:你到底想幹嘛?
張士豪:就是要追妳!
孟克柔:我很麻煩的!
張士豪:我也很麻煩啊!

孟克柔的麻煩是,她喜歡女生——死黨林月珍。但她還有另一個麻煩,眼前的男生也著實可愛!這是怎麼回事?張士豪的陽光,正朝著矜持、尷尬、沈悶的孟克柔照射過來?她懷疑怎麼有如此正面的男生,於是質問起來。

孟克柔:告訴我一個秘密!
張士豪:我很討厭游泳,我很討厭,但是想上大學。我尿尿都是分岔的啦!蓮蓬頭,噴水式,從來都不會一直線。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妳不要跟別人講喔!

孟克柔的心打開,但也更困惑。她想測試一下自己究竟是什麼?才能決定要什麼。

孟克柔:也許女生和男生接吻,就知道是不是同性戀。那你想吻我嗎?
(兩人尷尬生硬地吻了一下)
張士豪:妳有感覺嗎?
孟克柔:要再吻一次。
張士豪:你不是同性戀嗎?
(兩人再吻了一次後,孟克柔狠狠地瞪著他,別過頭走開)
張士豪:(扯開喉嚨)算分手嗎?喂!算分手嗎?

孟克柔終於知道自己是誰,也知道該往何處去,但她不可能告訴林月珍,否則這友誼就沒了。她掙扎糾結,覺得這世界很不公平。半夜,她睡不著,眼睛看著天花板,隔著枕頭問媽媽。

孟克柔:爸離開的時候,妳是怎麼活過來的?
媽媽:(心頭一震,卻故作鎮定)我就說嘛,你失戀啦?是不是每天來店裡面吃水餃那個男生?沒關係,哪個人沒失戀過嘛~
孟克柔:到底是怎麼活過來的嘛?
孟媽:我不知道,我就這樣活過來啦,我真的不知道。
孟克柔:就是這樣活過來的?好希望趕快看到那一天喔。

蟬聲漸遠,夏日將盡。好像發生了很多事,卻沒結果的兩人在街上相遇。

張士豪:整個夏天都快過完了,怎麼什麼都沒有做?
孟克柔:對啊!只是跑來跑去,什麼都沒做。
⋯⋯
張士豪:總會留下些什麼吧?留下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大人⋯⋯

來聆賞配有張懸《喜歡》歌曲的《藍色大門》片段⋯(怎麼會這麼搭呢?一定要打開!)

發表迴響